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1456 会迟到,但不会列席
    “蒋局。”

    “骆局。”

    和风暖和,万里无云,深受雾霾困扰的京都城可难得这样的好天气。

    两个区分指点不同安然系统的大佬握了握手,或许是受天气的影响,脸上都带着如出一辙的安然安祥愁容。

    只不外有点差异的是,两人装束有所不同。

    一个便装。

    一个制服。

    面前大楼上,警徽闪烁。

    “不知骆局大驾莅临,有何贵干?”

    失掉音讯亲身出迎的蒋匡义笑问。

    看着和自身职务在某种水平有所相似的同僚,穿着便装的骆闻舟收回手,开门见山道明来意。

    “我想探望一下宫徴羽。”

    语气安静,甚至还透着笑意,像是基本没有遭到风暴的影响。

    一身制服威严而庄严的蒋匡义缄默半晌,愁容逐渐收敛,轻声提示:“骆局,这个时分你见她,影响不好。”

    虽然不曾同事,接触也不多,但却并不影响两人之间的惺惺相惜。

    骆闻舟悄然一笑。

    “蒋局,我义务没你那么忙,明天是周末,我休假,如今是我的公家时间,我以集团的身份探望一个冤家,应该不违犯规则吧?”

    蒋匡义默然,看着意念已决的男人,眼神复杂,摇头道:“自然不影响。”

    他的提示,只能点到为止,既然对方不为所动,他也没法强行阻拦。

    “骆局,请跟我来。”

    他转身,表示了一下。

    并不像影视剧里那样隔着一层玻璃拿着电话才干交流,宫徵羽虽然被羁押,可是待遇却很不错,单人世,有床有空调,甚至还有电视,假定不是被限制自在的话,就和住酒店没什么区别。

    “你不该来的。”

    开着推门而入的骆闻舟,宫徴羽轻声道,虽然锒铛入狱,可是却没有任何的忐忑与惊慌。

    “于情,我们是冤家,于理,由于我的缘由你才被抓,我怎样可以置身事外漠不关心。”

    骆闻舟若无其事一笑,神色轻松,调侃道:“他们没欺负你吧?”

    宫徴羽并没有理会这个冷笑话,漠然道:“你不要自作多情,我被抓和你有什么关系。”

    骆闻舟并没有和她争论,环顾了房间一圈。

    这里的环境还算不错,独一的缺陷,就是没有窗户,看不见外面的太阳。

    自身搬了个椅子坐下,看着那张自身怎样也看不腻的容颜,完全不像是来探监的骆闻舟轻笑道:“徴羽,你说你怎样长得这么美不雅观不雅观呢?看了这么多年,我还是没有看腻,还真是奇了怪了。”

    这种话,当世之中,没几人敢说,也没几人会说。

    宫徵羽挑了挑眉。

    “你是来探望的,还是来乘人之危的?怎样,欺负我如今落难了,所以也来踩上一脚?”

    外界早已沸沸扬扬风起云涌,可她自身却似乎若无其事。

    “我哪敢,我说的可都是甜言蜜语。以前都强忍着,可是我如今不想忍了。”

    骆闻舟笑意不减。

    “徴羽,你说这世上怎样会有你这样的女子,夸你斑斓,你还不乐意。”

    宫徵羽把视野移开,似乎眼不见心不烦。

    “骆局,请留意你的身份,别忘了这里是什么中央,不怕被人听到,招致你的光芒笼统尽毁。”

    “怕什么,难道我就不能追求爱情了吗?况且,这里又没有他人,难不成他们还在这里装置了监听器?”

    骆闻舟不以为意,可是话音落地,轻挑之色还是渐渐的收敛起来。

    “抱愧,拖累你了。”

    他轻声启齿,语含歉疚。

    宫徵羽照旧看着门口,淡淡道:“说了,不关你的事。”

    “你担忧,一人做事一人当,若是谁想要牵连无辜,我相对不会允许。”

    骆闻舟眼神坚决,掷地有声。

    “我说了,这是我自身的事情,用不着你来多事。我是黑,你是白,你在这里谈这些,难道不觉得可笑?”

    宫徵羽神色冷淡,通情达理,终于再度与骆闻舟对视。

    “别把时间糜费在我的身上,去做你自身以为对的事。”

    “徴羽,你虽然身在江湖,可是比我们这些所谓庙堂之人,更要暗中正大,也更要问心有愧。”

    骆闻舟由衷说道。

    宫徴羽不为所动。

    “说完了吗?说完了就请回吧。”

    骆闻舟苦笑了下。

    对方明明如此的‘不识抬举’,可是他却偏生的情有独钟。

    “那你好好休息,就当是来度假的,担忧,你不会在这里呆很久的。”

    骆闻舟挪开椅子,站起了身。

    就在他方案转身的时分,身后突然传来声响,自始自终的平淡甚至可以说是冷淡。

    “你知道我什么性情,我不需求你充任什么英雄,别让我看不起你。”

    骆闻舟身形一顿,却没有回头。

    原地停顿了一会,他最后还是没有做任何回应,朝门外走去,脚步沉稳。

    当重新翻开门时,透过逐渐添加的门缝间隙,他才最后看了阿谁让他心动半生的女子一眼。

    这张脸,他看了这么多年,却不时没有看腻,也或许将不会再有看腻的机遇了。

    除黑举动轰轰烈烈的展开,就在川蜀女帝锒铛入狱没多久,随后一个音讯,如暴雨惊雷,震惊朝野表里。

    “骆闻舟,你涉嫌庇护,以权谋私,与不法分子勾搭,充沛面前维护伞,请跟我们回去接受反省,这是拘捕令。”

    俯首看了眼闯进自身办公室的一群人,骆闻舟不惊不慌,只是道了一句。

    “请等一等。”

    然后,他安静签完最后一份文件,随后放下笔,渐渐的站起身,望着八面威风一脸严肃的一帮人,神色冷静,安然的伸出双手。

    下楼一路,整个国卫大楼呆若木鸡。

    被誉为第一大街的长安大街,门可罗雀,所以很多人都有幸看到了这一幕画面。

    虽然不知道被抓的是何方大佬,可是被抓的位置,以及门口这车的阵仗,如此兴师动众的水平,恐怕谁都知道必定不会是小人物。

    不少人偷偷拍照。

    画面经过网络迅速传出。

    不明就里见山是山的平头老百姓不由拍手称快,只觉得又是一只大老虎落网,纷繁慨叹。

    正义或许会迟到,但相对不会列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