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1421 小人物的妥协
    “安子,你先在车里等我。”

    匆忙说了一句,由于这辆捷豹整集团外形瞬间迸发了变化的罗豪迅速推门下车。

    李安坐在车里,目击他走到捷豹旁,然后弯腰敲了敲车窗。

    不知道他说了句什么,旋即一个黑衣女子从捷豹上走了上去,长相不错,大约三十岁支配的年岁,穿着七八公分的白色高跟鞋,气场很足。

    “杜总,你怎样在这里?”

    罗豪陪着笑,悄然弯着腰,透着些佝偻意味。

    “怎样,是不是坏了你坏事了?”

    这个杜总冷冷一笑。

    罗豪赶忙解释道:“杜总,你千万别曲解,只是我有一个哥们从金陵过去,我只是想招待招待他,把他送到这里我就方案立马回去的。”

    “噢?”

    杜总皮笑肉不笑。

    “这就是你不接我电话的理由?”

    罗豪神色一变,下看法摸向裤兜,这才发现手机被放在包里落在了车里。

    “杜总,我哪会不接你电话,只不外刚才吃饭的时分,我把手机静音了,没听到……”

    “啪!”

    罗豪话还没说完,对方扬起手就是一巴掌甩了过去,洪亮响亮,势鼎力沉,没给任何面子。

    “罗豪,别以为我是傻子,我杜秋敏混了这么多年,还不知道你们男人是什么德行?逛窑子就逛窑子,说什么招待冤家。怎样,敢做不敢认啊?”

    猝不及防的罗豪被抽了个结结实实,不成按捺的往行进了一步,可并没有流显露任何怒火,握着脸,弯着腰低着头,不敢作声。

    “别忘了,你明天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靠谁得来的!开着我的车拿着我的钱来玩女人,呵,你还真是出息了啊!”

    杜秋敏冷笑不及。

    李安原本依照罗豪的吩咐老实的坐在车里,可看到罗豪被打了一耳光,自然无法再置身事外,推门下车走了过去。

    出了个大丑的罗豪听到脚步声,只能抬起头,若无其事的挤出一抹愁容,朝自身的老板引见道:“杜总,我给你引见一下,这是我的哥们,李安。”

    杜秋敏朝李安看去,神色冰凉。

    “安子,叫杜总。”

    罗豪逆来顺受朝李安使着眼色。

    “罗豪,你应该清楚我杜秋敏是什么性情,今晚的事,我记住了。”

    似乎不屑于与李安交流,杜秋敏基本没给李安启齿的机遇,冷冷的甩下一句,继而重新拉开捷豹车门,随即“嗡”的一声油门大作,很快拂袖而去。

    捷豹眨眼消逝在街道止境,李安收回目光,看向前几分钟在车里还豪气冲天的罗豪。

    “罗哥,没事吧?”

    罗豪揉了下脸,摇了摇头,本想尽量装作什么事都没迸发过,可与李安的目光对视,脸上还是逐渐显露了一个甘美的笑意。

    “抱愧,安子,让你看笑话了。”

    李安摇了摇头。

    “安子,今晚我恐怕陪不了你了,你先回酒店,等我把事情处置完再联络你。”

    罗豪歉声道。

    “罗哥,你不消管我,有事你就先去忙吧。”

    李安也很深明大义,并没有追问。

    “抱愧。”

    罗豪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显然有点急切,没再多说,很快便上了林肯朝捷豹消逝的标的目的追了过去。

    李安站在路边,目送着林肯消逝在视野,神色安静,没有任何被丢弃的怨念。

    虽然罗豪至始至终都从未说过这一个多月来阅历了什么,可一集团无依无靠手无寸铁的来这座吃人的城市打拼,哪能真的容易。

    ……

    白金酒店的效力确实无可挑剔,每天早上还有收费的早餐配送,昨晚被放了鸽子的李安同志最后乘出租车回来,还很有闲情逸致的在浦江边转了转,然后才回到酒店休息,明天一早吃完酒店送来的收费早餐没过多久,门铃声便响了起来,翻开门一瞧,是昨晚匆匆离去的罗豪。

    “罗哥。”

    李安喊了一声,把人放了出去。

    “昨晚睡得怎样样?”

    罗豪愁容满面的走进房间,把手里拎着的两个袋子放在沙发上,肉体情十足,完全看不到昨晚的狼狈。

    脸上的耳光印也曾经消了。

    “这么好的酒店,我还是头一次住,哪能那么安心的躺下,昨晚在窗边看了半天风景才睡。”

    李安也是若无其事的笑着回应。

    “瞧你说的,不就是一个酒店吗,我们还年轻,未来还很长,以后发财了,我们也可以建一个酒店!”

    罗豪自始自终的豪气冲天。

    李安笑了笑,没接茬,问道:“罗哥,吃早餐了吗?要不我让酒店再送一份下去,滋味还不错,并且收费。”

    “不消了,我在路上吃过了。”

    罗豪摆了摆手,在沙发上坐下。

    “安子,昨晚把你一集团丢在那里,真实是不好意思……”

    他愁容收敛,语气老实,再度向李安致歉。

    “罗哥,你这样就太过见外了,我们同事那么长时间,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你要是再这样,这酒店我都住不下去了。”

    李安轻声道。

    罗豪看着他,复又笑了笑,继而再度掏出烟,扔给李安一根。

    “啪。”

    他掏出火机将烟扑灭,夹着吸了一口,缄默一会,缓声启齿。

    “安子,我们是哥们,我不会瞒着你,昨晚开捷豹那女的,是我的老板,我之所以可以这么快的在东海站稳脚跟,全是仰仗于她。”

    李安捏着烟,没点,安静倾听。

    咧了咧嘴,罗豪往烟灰缸里掸了掸烟灰,接着道:“也不怕你笑话,如今我走投无路分开金陵分开东海,抱着必定要高人一等的决计,结果找了一个星期的义务都没有找到适宜的。这狗娘养的志向就是这样,就喜欢把人往死里踩。饭馆酒吧工地倒是没有要求。什么人都可以干,可是我总不能换了一个中央还这么苟且偷生吧?所以即使一再受挫,可是我还是不死心的各大人才市场的四处跑,这里房租贵,为了节省开支,那一个星期我都是在广场公园睡的,被广场操持员赶过,被漂泊汉厌弃过,甚至还有人给我丢过钱。什么苦心人天不负那都是他妈忽悠人的鬼话,我这个年岁,又没有什么丰厚的履历,好企业怎样可以瞧得上我?我很清楚,可是我他娘的就是不甘啊,所以我早晨就干代驾的活,好歹把一日三餐渡过去,白昼继续投简历。”

    “我等啊等,过了半个月,可一切的简历照旧如杳无音信,没任何回应,那时分,我就在想,或许我罗豪这辈子就注定了就是一个废物。”

    罗豪夹着烟,看向李安,笑了笑。

    “我这妥协史,是不是和你想的完全不一样,一点都不精彩吧?”

    李安捏着烟,缄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