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1397 鹤儿姐
    上午。

    阳光正好。

    和风暖和。

    李安正沿着波光潋滟的千岛湖散着步。

    世人追逐金钱名利,确实不是没有道理,比起他之前所寓居的衰败廉租房,这里简直就像是天堂。

    “吼!”

    突然,一道嘶吼声响起,打破了湖畔的安静,正在眺望远方的李安闻声扭头,只见一道黑影从树丛中蹿了出来。

    毛发稀疏。

    四肢细弱。

    矮小威猛。

    一双震慑人心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面前的人类,两只前爪在地上不安分的摩擦,似乎随时都会扑过去。

    这不是一只普通的狗,而是一只严酷的藏獒。

    传言中,一只上等的藏獒,足以单挑狮虎,哪怕有言过其实的成分,可假定骤然有这么一只畜生蹿到面前,并且死死盯着自身乘机而动,普通人,恐怕瞬间就会被吓尿。

    当然,李安同志的定力不时超群,面临风险,没有表示得那么不胜,没有莽撞的随意乱动惹起这只藏獒的攻击,硬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一人一獒无声对视,并且对峙。

    “吼!”

    似乎面前这集团类如此镇定的表示,让这只毛色纯白的藏獒十分的不满,它再次对着李安嘶吼了一声,并且张开了血盆大口,显露了尖利狰狞的牙齿。

    左近树上鸟类遭到惊吓,惊慌四飞。

    可李安同志视若无睹,照旧面不改色,面对一头足以构成致命要挟的凶猛牲畜,他不只没有退后远离,反而居然难以置信的向前走去。

    一步。

    两步。

    ……

    一人一獒的距离越来越近。

    假定这个时分藏獒发狂,他必定是很难有多少反响时间的。

    可奇特的是,直到他走到了这头藏獒的跟前,这头表示得凶神恶煞八面威风的犬中之王不时没有发起攻击。

    然后,胆魄惊人的某同志居然还不知死活般,弯下腰伸手摸了摸藏獒毛茸茸的脑袋。

    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可藏獒犬中王者的威严也不容侵犯,这个时分,这头大白獒本应该一跃而起给这个离经叛道的人类一个血淋淋的阅历,可是诡异的是它却并没有这么做,相反,而低下了硕大的头,刚才严酷的容貌全部消逝,血盆大口合上,眼睛眯起,看样子,似乎还很……享用?

    这一幕,看傻了躲在树后的一个小女孩。

    “大熊,你怎样这么没有骨气?!我要和爹爹说,把你给丢了!我雷鹤儿没有你这么丢人的狗!”

    愣了半晌,然后她气呼呼的从树前面走了出来。

    她原本想增加熊故意吓吓站在湖边发愣的这个家伙,可谁知道大熊居然如此不争气。

    没吓到对方也就算了,居然还这么灵巧,简直还不如一只泰迪有骨气!

    看到小主人,这只大白獒立刻跑了过去,哪怕小主人狠狠的揪住它的耳朵,它依然不时的摇头晃脑甩着尾巴,像是讨好。

    李安直起身,看向这个小女孩。

    目测不外六七岁的年岁,穿着小皮鞋加公主裙,扎着两个朝天辫,婴儿肥的脸蛋肉呼呼的,心爱的像个娃娃。

    毫不夸张的说,这头藏獒都要比她高。

    这么一个小姑娘站在一个凶猛藏獒身边,构成的画面无疑极不协调。

    “小妹妹,你把手松开,这么做很风险。”

    李安启齿道。

    哪怕这个小女孩清楚就是这头白獒的主人,可是她这么拧藏獒的耳朵,疼痛安抚下,难保不会激起藏獒的凶性。

    兔子急了况且咬人,更何况还是这种猛兽。

    要是这藏獒真的发狂,一口下去,这小女孩恐怕凶多吉少。

    原本不栓绳子任由这么风险的宠物四处乱跑,这是一件很不担任的行为,可是李安并没有喝骂,相反好意提示。

    “你喊谁小妹妹呢?”

    李安的以德报怨并没有让对方领情,小女孩松开了藏獒的耳朵,小脸上不只没有半点愧疚,反而一双大眼睛瞪着李安,掷地有声的道:“谁是你妹妹?叫鹤儿姐知道吗?不然,我就让大熊咬你!”

    说着,她还故意摩擦了下细碎的牙齿,似乎是想营建出一种‘凶神恶煞’的容貌。

    李安啼笑皆非。

    那只大白獒似乎看出了小主人的不愉快,不时往小女孩身上蹭,可小女孩一点都不客气,直接提起小脚将藏獒踹到一边。

    人虽不大,可力气当真不小。

    李安眼皮一跳。

    不顾大白獒冤枉巴巴的趴在地上看着自身,言行举止格外惊人的小女孩瞪着李安。

    “喂,大熊为什么肯让你摸?除了我以外,它历来都不会让其他人摸的。”

    李安无言以对。

    小女孩皱起眉,似乎又要要挟再不回答就要放狗咬人了。

    “雷鹤,你又在玩弄人是吗?”

    一道轻柔嗓音由远及近响起。

    基本不像是一个六七岁小女孩的雷鹤儿下看法转头,看见来人,脑袋瞬间缩了缩,前一秒张牙舞爪的容貌彻底消逝不见,吐了吐舌头,弱弱的喊了一句:“秦姐姐。”

    秦羽衣走到李安身边,看了眼趴在地上的那只大白獒。

    “你曾经被赞扬过那么屡次,假定再这样,你这只大熊恐怕真的会被送走了。”

    李安闻言不只莞尔。

    感情这个小女孩并不是单纯的看他不爽,而是一个惯犯。

    “秦姐姐,我知道错了,我保证,以后我必定牵好大熊,再也不会有下次了。”

    雷鹤儿抬起一只小手作宣誓状,哪还看得出一丝刚才面对李安的趾高气扬。

    “带着你的宠物回家吧。”

    秦羽衣平淡道。

    雷鹤儿如蒙大赦,立刻踢了踢趴在地上的大白獒。

    “起来回家!”

    大白獒立刻屁颠屁颠的爬了起来。

    雷鹤儿像是骑马一样,直接跨着坐在大白獒背上,画面让人提心吊胆,不由替她捏一把汗。

    “秦姐姐,再见。”

    她自身似乎基本不知道自身行为的风险性。临走的时分,还甜甜的和秦羽衣打了声招呼,很有礼貌,只不外转身的时分,当目光扫过李安,她暗暗严酷的瞪了眼,似乎是再说‘这次算你走运,下次给我小心点!’

    看着小女孩一颤一颤骑着大白獒远去,李安忍俊不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