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1361 多才多艺的酒保同志
    “夭夭,你看,我没胡说吧,是不是看上去就像同一集团?”

    不远处的街边,一辆保时捷911无声停靠在夜色下。

    桃夭夭专心致志的盯着从奥迪走上去的男人,眼中也逐渐显露了不成思议之色。

    哪里是‘看上去’。

    这简直就是一集团!

    即使是双胞胎,恐怕也不成以相似到如此境地。

    “他真不看法你了?”

    桃夭夭难以置信道。

    柳曼摇头。

    “他似乎对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就似乎基本不看法我一样。夭夭,会不会真的只是一个巧合?”

    虽然长相普通无二,可假定真的是阿谁家伙,怎样可以会在酒吧当一个酒保?

    虽然可以伪装出不看法的样子,可身份的事可做不得伪,柳曼可是曾经亲身去酒吧确认过。

    “不论毕竟是怎样一回事,让邓叔去试试就知道了。假定他可以打得过邓叔的话,那么必定就是他!”

    桃夭夭低声道。

    闻言,柳曼看向阿谁西装女子。

    这个主意,是桃夭夭自身想出来的,为免出现像她一样对方故意装作不识的状况,桃夭夭让她父亲的保镖去试探这个酒保李安深浅。

    柳曼知道,这个保镖名叫邓先辉,曾在全国比武大赛上数一数二,从而被夭夭的父亲以百万年薪高薪延聘,实力自然无须置疑。

    可是她和夭夭都曾经看到过阿谁男人的出手,在那次秦氏寿宴上,阿谁男人以摧枯拉朽之势完败阿谁牛逼哄哄的本国佬,技惊四座!

    假定,真的是他的话,这个超级保镖上去也必定不够看。

    “可要是我们真的认错了怎样办?难道真的把人给绑了吗?”

    柳曼踌躇道。

    毕竟,她也不敢百分百确定两人就是同一集团。

    敢想敢做的桃夭夭没有回话。

    某位酒保同志自然不知道这场当街绑架事情实则是包藏祸心不在酒,下车后,目光投向那位西装革履别具一格的绑匪。

    然后。

    二话不说。

    直接开打。

    毕竟,这不是拍电影,和一个绑匪,还需求什么废话?

    一记武断干脆的直踹,直奔绑匪拽住白灵的那条手臂,伤人不是主要目的,为的只是先让白灵恢复自在。

    对方的说打就打显然让这位客串绑匪的超级保镖也有点始料未及,但不论怎样说,他没有遗忘测试车里年轻女子的身手,才是小姐吩咐他的主要义务。

    很武断的直接坚持了对白灵的约束,松手之后,邓先辉悄然侧身,躲开一脚的同时,左腿迅疾提起,闪电般踢向李安,下手比拟狠,足以以假乱真,让人完全看不出他这个绑匪只是客串。

    基本不知道自身对手是一个超级保镖的酒保同志也展现出超出常人的反响才干,神色安静,伸手刹那格挡,将对方腿推开的同时,踹出去的右腿改为横扫,铁链普通砸在‘绑匪’侧肋。

    “哼。”

    甫一交手就吃了点亏的超级保镖闷哼一声,情不自禁的往旁踉跄了几步,看向那张年轻的脸庞,眼神不由凝了凝。

    可是对方面如止水,一语不发,深谙乘势追击的道理,不给任何喘息的时间,再度朝他攻来。

    手化为掌,以凌厉无情之势,扫向人体薄弱虚弱的脖子部位,如此近的距离,一个不慎,恐怕这名绑匪先生就得落个班师未捷身先死的下场。

    关于一个绑匪假定还留无情面。那倒运的必定只会是自身,至于会不会惹上人命官司,李安倒不太担忧,毕竟如今是法治社会,即使法律不能给他的正义行为给予必定,想必白灵也不成以坐视不论。

    既然敢当街绑架,这绑匪显然也不是一个行尸走肉,临危不乱后撤一步,险而又险的躲过这要命的一击。

    邓先辉目击掌刀从自身脖前划过,那凌厉冰凉的风让他的肌肤情不自禁鸡皮疙瘩,他轻吸一口吻,暗自心惊。

    李安面不改色,一击不成,右手紧接甩动,带着相似螺旋般的旋转痕迹,徒然还击,一把扣住对方肩膀,刚猛的力道,让邓先辉神色都不免一变。

    小姐说。

    这只是一个酒保。

    可他妈旳。

    如今的酒保,都这么凶猛了?

    当然,这个时分也容不得他多想,被自家小姐坑了一把的超级保镖猛然震肩,骨节磕碰,致使肩膀从对手手中脱离,不甘不时处于自动,恢复自在后,邓先辉左手迅猛前探,一记多变小擒拿,啪的声扣住对手小臂。

    并不像是普通人毫无章法的一通乱打,两人你来我往,近身缠斗,一招一式就似乎武术大家在过招,抛开其他要素,假定只站在视觉不雅观不雅观感的层面来看,无疑很具有欣赏性。

    虎口遇险的白灵退到一边,原本方案立刻报警,可是看到李安和绑匪格斗的局面,情不自禁的末尾入迷。

    她固然对格斗一窍不通,可是基本的分辨才干还是有,假定不看法的话,恐怕她会以为这是一个特种军人。

    会赛车。

    会格斗。

    如今的酒保,都这么‘多才多艺’吗?

    “……夭夭……不会真的……是他……吧?”

    柳曼流利的咽了口唾沫,虽然邓先辉还没有落败,可是不时都在被对方压着打。

    一个拿着百万年薪的超级保镖被一个酒保打得难以招架。

    这不是天方夜谭?

    “砰!”

    李安的一腿被邓先辉躲过之后,砸在凯迪拉克的车前盖上,庞大的力道,让车前盖瞬间出现了一道惊心动魄的凹痕。

    邓先辉眼皮跳了跳。

    他如今必定不再置信这是什么酒保之类的扯淡话了。

    假定这他妈是酒保的话,那他早就可以退休了!

    小姐让他试探的,毕竟是一个什么怪物?

    把车前盖砸了一个大坑,可李安却像个没事人般迅速收腿,左脚跺地,借助反震之力身躯骤然前冲,像是炮弹普通砸进还未站稳身形的邓先辉怀里。

    波澜壮阔的冲击力瞬间迸发,邓先辉神色一白,矮小身躯须臾离地而起,摔在了路边的绿化带中,

    百万年薪的超级保镖,居然摔了个狗吃死,一身西服上也都是泥土与草屑。

    就在李安继续方案走过去的时分。

    一道嗓音传来。

    “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