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1312 一世人,两兄弟
    “头,我们还撤吗?”

    眼前的情势,无疑迸发了庞大的变化,卡耐基不由再度末尾踌躇。

    亚当充沛发扬墙头草本性,中止撤离指令。

    “……不急,看看再说。”

    “在这异国度乡重逢,这可相当不容易,阎帝,你就没什么话要对我们的执行司说吗?”

    右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面带浅笑,慢条斯理。

    “不要着急,我给你时间。”

    看似小气,可实则他也需求时间来暂时压制胸口伤势。

    双方相对而立。

    血腥惨烈的大战,一时间似乎止歇上去。

    空气中的血腥味照旧浓而不散。

    一切人都明白,这只不外是暴雨前的安静。

    “没想到,你居然投靠了圣殿。”

    李宝塔渐渐启齿,语气无悲无喜,无波无澜。

    “我也没想到。”

    曾经在龙国可谓一手遮天的李家大少淡淡一笑。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弄人吧。”

    距离渭水一战,至今不外半年时间,时间不算长,这位曾经的天之骄子面容没有太大的变化,可是他的气质,却迸发了天翻地覆般的改动。

    这种觉得说不清,道不明,却异常清楚的真实存在。

    曾经的李昊天,虽然城府深沉,可李宝塔还是可以看穿他的笑里藏刀,但此时对方再度站在面前,就似乎掩盖了一层布,他曾经无法再随意看透对方的心思。

    大起大落,固然可以给人构成致命的打击,很可以让人绝望沉沦一蹶不振,但是异常,从高峰跌落,从权倾天下到一无一切,这种遭遇,也能促使人迅速步入成熟。

    半年的时间,这位曾经的李家大少不只完成了从一个世家子到圣殿执行司身份的转变,他的心思,也似乎失掉了长足的生长。

    “你就是李昊天?”

    黑无常启齿,神色不善。

    渭水一战,他虽然不在场,也没有和李昊天打过照面,但是不代表他对李昊天其人没有耳闻,再加上那副与阎帝有三分神似的西方面孔,这个圣殿异端判决所执行司的身份,基本不难猜想。

    对方没有回应,这愈加必定了黑无常内心的猜想。

    固然,李昊天和阎帝有血缘关系,可是在他们这种血煞人物眼中,‘血缘’这两个字的重量基本无足轻重,况且,渭水一战迸发后,在孟婆的命令下,大军东进,压入龙国首府京都城,虽然没有明面上讨论,可地府之中,谁不知道阎帝与他血亲间的恩怨纠葛。

    “李昊天,你能活到如今,都是由于阎帝手下留情,对你网开一面,不然你早就成了一堆灰了。你不感恩也就罢了,居然还以怨报德,与圣殿狼狈为奸。”

    黑无常语气森然,毫不留情。

    “别忘了,如今在渭水河畔,圣殿可是头也不回的丢弃了你,你丢掉你在龙国的一切,其中至少一半缘由可以归咎到圣殿头上。你居然对此视而不见,认贼作父,皈依你的仇人,做他们的忠犬?”

    李昊天眼神哆嗦。

    “黑无常,你的口才,什么变得这么好了?别的不学,学不入流的搬弄是非那一套。”

    左使接过了话。

    “龙国迸发的一切,与我们圣殿有何关系?执行司之所以有家不能回,有国不能归,明明都是由于阎帝的‘功劳’。假定不是阎帝,那位斑斓的宋小姐,应该早就与执行司完婚了,执行司愈加不成以出如今这里。”

    左使的话,看似轻描淡写,可实则极度刁钻尖利,字字诛心。

    说着。他不留痕迹朝身旁看了眼。

    他们圣殿如今的执行司,虽然不发一语,可是双手正渐渐攥紧,足以见他的内心,没有外表上看起来的波澜不惊。

    “当然,这些都曾经是前尘往事,困于过去,不会给人带来任何益处,只会让人沉沦于在有限的痛苦之中,不得摆脱。进程,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是结果。”

    “你们龙国有句古话,叫做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失掉世俗的权益,谁又能必定相对是一场坏事?”

    左使重新收回目光,投向他们‘觊觎’多年的地府之主。

    “人生很长,一次胜负,决议不了命运,这次输了,只需想方法下一次赢回来就好了,你说对吗,阎帝?”

    “头……这是什么状况?地府似乎和圣殿的阿谁什么执行司看法。”

    卡耐基神色惊奇。

    亚当眯起眼,目光在那两张一致的西方面孔上扫动着。

    “去年对西方不时秋毫无犯的地府突然一变态态,大举东渡,八面威风,兵压龙国京都城,震惊世界,缘由就是由于阎帝在龙国京都渭水被圣殿伏击。圣殿对阎帝念念不忘这么多年,可不时难以摸透阎帝的行迹,可那次为什么可以那么精准的把阎帝堵在龙国京都?我听说,圣殿那次之所以那么心中有数,是由于龙国外部有人给圣殿通风报信,那人在龙国位置不低,并且和阎帝关系匪浅,貌似是阎帝的……哥哥。”

    “阎帝……的……哥哥?”

    卡耐基呆若木鸡。

    这可以说是惊天秘闻了!

    亚当继续不疾不徐道:“圣殿伏击虽然失败,可首领被设计,还是不成防止的引爆了地府的怒火,圣殿势大,难以啃动,孟婆将目的对准了龙国,一个国度,不成以为一集团作出太大牺牲,为了停息地府的怒火,阿谁给圣殿通风报信的罪魁祸首被推了出来,不外不知为何,阎帝并没有杀他,从那以后,这集团就偃旗息鼓了。”

    “或许,是由于所谓的血脉之情吧。”

    亚当知道的曾经不少,虽然还称不上详尽,可大体上简直八九不离十。

    “阎帝放了他一马,结果他却投靠了圣殿,如今和圣殿一同,想要阎帝的命?”

    卡耐基嘴唇嗫嚅。

    “是啊,你说幽默不幽默?一对兄弟,却区分站在了两个冰炭不洽的友好阵营,彼此想方设法的想要致对方于死地。”

    亚当笑了笑,眯着眼望着那边,悄然叹了口吻。

    “真是好一个一世人,两兄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