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1311 宿命之战(6)
    人在绝境之中无故发笑,很有可以是一种状况,那便是自强不息,竭嘶底里,

    可是右使此时的容貌,却并不像是走投无路的绝望与疯狂。

    “阎帝,你真的以为……大局已定了吗?”

    血沫随着话语不时的涌出,由此可见,右使确实受创不轻,可是他的语气,并不消极,并且隐隐之中,居然还氤氲着一种很不寻常的亢奋。

    “诺奇耶夫,你恐怕历来没有想过自身会有明天吧?以前都是你审问他人,代天执法,如今轮到自身死到临头,不知道此时此刻,你心里有什么感想?”

    右使已如瓮中之鳖,黑无常也不急着将之了却。

    对付伴侣,直接杀死他,那是最愚笨的方式。

    “大家这么多年的‘交情’,我可以让你公布颁布一下临终感言,我置信各位都会很有兴味。”

    黑无常面带冷笑,眼神阴森,极尽讥讽之能,痛打落水狗。

    右使不怒反笑,愁容越发的绚烂。

    被几具红袍尸体围绕在中间,他那身曾经残破的金袍,再加上下面沾染的血水,种种要素堆叠在一同,居然隐隐渲染出一抹悲壮的颜色。

    “愚笨、无知、冥顽不灵。”

    他一字一顿,貌似慨叹。

    这显然并不是什么临终感言。

    黑无常眉头拧起,正要出声,可是随即,一道厉风,破空而至!

    “咻!!!”

    所过之处,气爆声响彻不竭,衔接成串,尖锐而顺耳!

    事出突然,可是从尸山血海里淌出来的对危机的敏锐直觉还是让黑无常下看法作出了反响,可匆促之下,毕竟还是不成防止的慢了半拍,

    他腰肢扭动,提起死神之镰欲图横于侧身,可是还没等他完全转头看清状况,一股澎湃力气便狠狠撞击在死神之镰之上。

    黑无常眼神收缩,情不自禁的悄然变色,即使他咬紧牙关欲图稳住身形,可是在山呼海啸般的巨力冲击下,最终还是不成按捺的双足离地而起,如断了线的风筝般倒飞出去。

    “铮!”

    那道金光在撞击之下改动轨迹,擦着死神之镰以及黑无常的脑门激射长空!

    几根头发漂扬而下。

    曾经末尾撤离的亚当目击黑无常飞来,立刻拉快后撤速度。

    随后,黑无常砸落在他脚下不远的位置。

    亚当眼神一闪,渐渐俯首。

    一群人影闯入了他的视野。

    难怪。

    他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合错误。

    昨晚偷窥圣殿激战奥斯维辛的时分,圣殿的阵容里清楚还有一集团,可是明天却不见了,感情是搬救兵去了。

    “阎帝,别来无恙?”

    圣殿左使,安户川!

    手持破日弓。

    身后还跟着一群红袍主教,放眼望去,足足有十名之多!

    算上昨天加明天惨死的,此次圣殿出动的主教,曾经抵达了恐惧的十八位!

    这简直曾经快要接近圣殿全部的红袍主教数量!

    由此可以充沛看出,此次圣殿关于黎明之刃势在必得的决计。

    左使的到来,须臾之间便改动了战局。

    “左使大人,你来的或许晚了一步。”

    眼看伴侣再添强援,李宝塔却不惊不乱,扭头看向半途杀到的左使,面如止水,给人的觉得,就似乎早有预料。

    当然,更有可以,只不外是在故作镇定,没有把内心最真实的表情流露在脸上。

    未战先怯,向来是兵家大忌。

    “来得晚吗?”

    左使目光从地上的残破尸体上扫过,似乎死的是有关紧要的路人,表情无任何摆荡,脚步不竭,率领十位红袍主教走进战圈,在右使身边停下。

    “死在阎帝手中,他们也算是死得其所,主会接纳他们的灵魂,他们曾经完成了自身的使命,死的无上光荣。”

    这种口吻,就像是神棍在洗脑。

    目光对视,左使神色很是安康,哪里有半分传言中重伤未愈的样子?

    “只需阎帝还在,那来得就不算晚。”

    黑无常撑着死神之镰,迅速从地上爬了起来,不顾嘴角血水,立刻挨近在李宝塔身边。

    崔畔和白无常异常也是如此。

    很显然,圣殿是刻意的兵分两路,隐藏实力,用心极为险峻,右使与左使一明一暗,为的,就是麻木一切人。

    要不是如此,即使收到音讯,左使也不成以如此之快的赶到。

    昨天,和奥斯维辛的大战那般困难惨烈,战死了三名主教左使都没现身,此等耐烦,何等阴毒?

    “你们还真是用心良苦。”

    李宝塔轻叹。

    “别曲解,我们此次的目的,只是黎明之刃罢了,碰到阎帝,只能算是不测之喜。”

    左使道:“龙国渭水一战,半途中止,我不时引以为憾,想必阎帝异常也是如此,既然在这离人渊相逢,那不如让我们将那场未终了的战争,画上一个应有的句号吧。”

    虽然左使的语气不急不缓,可是眼神深处,还是闪烁着仇恨以及怨毒的光芒。

    龙国渭水一战,是他们圣殿的羞耻,更是他自身的羞耻。

    这半年来,他深居简出,疗养伤势同时,不时辰刻都在期盼着雪耻的机遇。

    而如今,他终于比及了这一刻。

    “还能战否?”

    左使扭头,问向右使。

    “一点小伤,缺乏挂齿!”

    右使擦拭嘴角血水,豪迈一笑,气势再度高涨,澎湃如潮。

    “阎帝,我早就说过,这维客甘峡谷,就是掩埋你的深渊,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我会让你做个明白鬼!”

    右使现学现用,将黑无常的话还了回去。

    “阎帝,引见一集团,给你看法一下!”

    随着右使掷地有声的话音,一道健硕的身影,从一群红袍前方走出。

    “我们圣殿异端判决所执行司,阎帝,想必你应该不会生疏吧?”

    右使回头,愁容诡异。

    李宝塔不言不语,神色安静,无声注视来人。

    “没想到在这里见面了。”

    对方启齿,在十几米外站定,离人渊混浊的光线,映照出他的面容。

    要是京都城的纨绔主在这里,必定能一眼认出他的身份!

    曾经龙国第一公子!

    李家大少。

    李昊天!

    冥冥中似乎有所注定。

    渭水一战的几位主角。

    都到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