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1248 父母在,不远游
    东海大学。

    修建系三班,下课后,平民校花何采薇抱着书本往教室外走去。

    “刚才教授说的是真的吗?我们修建系往年真的无机遇可以去格罗茨留学?”

    先生们往外走去,还在兴致勃勃的讨论刚才教授在课堂上走漏的重磅音讯。

    “必定是真的,杨教授既然都当堂这么说了,那还能有假?只不外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杨教授说了,整个修建系,也只需三个交流生名额,机遇必定是留给那些尖子生的,以我们的效果,就不消抱什么梦想了。”

    “是啊,可那是格罗茨学院诶,全世界最好的修建学校,多少世界顶级的设计师都是从那里出来的……”

    “那又怎样样?谁叫你往常学习不细心呢?如今知道懊悔啦?要是你能有何采薇那样的效果,恐怕才无机遇去争一争。”

    很多先生都下看法将目光投向正跨出教室的那道身影上,视野里,充盈的都是羡慕,再无其他任何表情。

    和这个年岁的同龄人不同,她不攀比,不虚荣,甚至不谈爱情,没有文娱活动,课后时间,除了兼职之外,大少数都呆在图书馆,即使很多男生喜欢她,向她表示过爱意,其中不乏富家子弟,只需她摇头,可以活的比任何人都要荣耀,可是她不时不为所动,依照自身设定的人生轨迹锲而不舍的走着。

    这样的女孩,确实是很难让人爆发妒忌之心的。

    “采薇。”

    何采薇走出教室,很快就有一道声响叫住了她。

    “姚教员?”

    姚晨曦朝她走来,浅笑道:“我找你有点事,去我办公室说吧。”

    何采薇点了摇头,跟着姚晨曦分开了办公室。

    “喝点水吧。”

    姚晨曦虽然是东大的副教授,可没有任何架子,亲身给何采薇倒了杯水。

    “谢谢。”

    何采薇将水杯接过,有点猎奇的问道:“姚教员,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就是想找你聊会天。”

    姚晨曦愁容柔和,不像师长更像是一个姐姐,她坐在何采薇的身边。

    “你母亲的病比来好些了吗?”

    何采薇点了摇头,目露感谢道:“谢谢姚教员关心,我母亲如今好多了。”

    在遇到李宝塔之前,姚晨曦给予了她很大的协助,不时帮她努力的向系里院里央求奖学金助学金,做到了一个师表可以做到的极致,她的感谢起自肺腑。

    “那就好。”

    姚晨曦松了口吻,缄默半晌,启齿道:“采薇,系里方案安插几个先生去格罗茨留学的事情,你听说了吗?”

    何采薇摇头一笑:“刚才杨教授在课上就说了这件事,听到有这么好的机遇,同窗们都很兴奋。”

    “确实是一个好机遇,格罗茨毕竟是全世界数一数二的修建学院,从那里出来的人,身上都是带着光环的。”

    说着,姚晨曦停顿了下,看着何采薇的眼睛:“采薇,听到这个音讯,不知道你有什么想法?”

    何采薇一怔,眼神疑惑的看着姚晨曦,似乎有点不测。

    “去格罗茨学院进修,这种机遇,可以说千载难逢,哪怕在我们东大,这种机遇也是很少的,自然要留给最优秀的先生。”

    姚晨曦不急不缓道:“采薇,从你退学以来,我就不时在关注你,无论人品,智慧,毅力,以及努力水平,你都是我们东海大学这一届先生之中的佼佼者,假定你情愿的话,我可以帮你向学校争取这个机遇。”

    姚晨曦此话,等于说是把一个一步登天的阶梯摆在了何采薇的面前,格罗茨学院在修建系里的位置不亚于哈佛在商界的位置,从格罗茨走出来的修建师,可以说个个出路有限。

    换作任何一个先生,听到这么好的机遇砸到自身头上,恐怕都会兴奋得不能便宜了,可是何采薇反响很镇定,她的冷静,不为名利所坚决的质量,也不时是要姚晨曦最为欣赏的中央,甚至还要逾越了对她聪明的喜欢。

    这个世界上历来不缺乏聪明人,缺的是在诱惑面前,可以守住本意天良的人。

    她也是从这个年岁走过去的,知道长得斑斓的女孩,面临的诱惑毕竟有多大,并且还是处于家境极为清贫的状况下。

    她置信,教诲过这样一个先生,必定会是她教育生涯里的一个自豪。

    “姚教员,谢谢你,可是,我不想去格罗茨。”

    办公室安静了半饷后,何采薇终于启齿,可是她给出的回应,完全超出了姚晨曦的预料。

    “为什么?”

    姚晨曦情不自禁皱起眉,困惑不解道:“采薇,你要明白,格罗茨是一切修树立计师的念念不忘的宝殿,在那里,你可以更接近你的梦想。”

    “姚教员,我明白,格罗茨确实是一个通往梦想的捷径,可是我真的不情愿出国,谢谢你的好意,很多同窗都希望拥有这样的机遇,还是把机遇留给他们吧。”

    姚晨曦知道这个女孩的特性,外表懦弱,可骨子里却极端坚强,她只需做了决议,没人可以随意改动。

    她没再多劝。

    “可以通知我你不情愿去格罗茨的缘由吗?是由于你的母亲?”

    父母在,不远游,姚晨曦下看法觉得,相依为命的母亲,或许是这个女孩不情愿远走家乡的顾忌。

    可是何采薇并没有回答这个效果,她放下水杯站起身,朝姚晨曦鞠了个躬。

    “姚教员,谢谢你情愿把这么好的机遇给我,但我觉得,留在国际,我也可以一样追求我的梦想。”

    姚晨曦见状,暗暗的叹息一声。

    既然这孩子不情愿说,她也没有再紧逼。

    “我希望你能再好好的思索一下,毕竟选谁去还得需求学校和院里慎重的思索,你有中止充沛思索的时间,最好,你还是和你母亲商量一下,我置信她会给予你最好的建议。”

    姚晨曦站起身。

    “要是改动了主意,随时可以来通知我。”

    何采薇点了摇头:“姚教员,我先走了。”

    姚晨曦目送她离去,悄然叹息。

    她不明白,明明一个可以华美蜕变为白昼鹅的机遇,这个女孩怎样就如此随意的坚持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