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1244 剑来!
    “啪啪啪……”

    万籁俱寂的宴会大厅,骤然响起了急促而猛烈掌声,十分突兀,呆愣的众人都下看法循声扭头。

    桃夭夭也和一切人一样,偏头看到身边激动忘形一集团在那用力鼓着掌的柳曼,面无表情。

    感遭到全场的注视,柳曼似乎也觉察到自身的行为过于特立独行,手掌渐渐停顿了上去。

    可很快又一阵掌声响起,就像是在照应她,也缓解了她的压力。

    鼓掌的是秦破城。

    秦家主亲身带了头,犹疑毕竟该不该鼓掌的宾客才放下了顾忌,掌声稀稀疏疏的响起,逐渐蔓延,直至雷动。

    落败的塞西利奥心境必定不太美妙,可是他并没有再胡搅蛮缠,认输之后,也没再向秦羽衣邀战,很快分开了宴会厅。

    这位来自意国黑手党的超级高手这次龙国之行,无疑栽了一个庞大的跟头。

    虽然他早就听说过这个西方古国地大物博微妙莫测,可是也没想到随意蹦出来一集团就能击败他。

    并且,他很清楚此次他的落败并不是由于轻敌大意,而是彻彻底底的技不如人。

    分开宴会厅大门的时分,塞西利奥情不自禁的回头看了一眼。

    阿谁年轻人,置身于雷鸣般的掌声中,不骄不躁,神色依然云淡风轻。

    塞西利奥回过头,不再停留,以更快的速度跨越大门。

    这个国度,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再来了。

    ……

    千岛湖。

    秦长公主和一个年轻男人散步于幽静小路上。

    作为杭城顶级的别墅区,千岛湖的风景自然无需多撰。

    星光撒在湖面上,波光粼粼,烟波浩渺,如梦如幻。

    “你明天出手,就不怕塞西利奥发现你的身份?”

    别墅区很大,也很僻静,古树参天,给人散步于森林公园的错觉。

    除了这对男女之外,再无任何人打扰。

    “流露了又如何?自从渭水一战后,我的身份,早就无微妙可言了。”

    和秦羽衣散步的,自然是李宝塔,秦氏盛情相邀,他也不好推脱,只能来千岛湖留宿一晚。

    “确实。”

    秦羽衣颔首,回想起如今在京都城的史诗一战。

    “圣殿在渭水的伏杀方案失败,圣殿支配双使都身负重伤,圣殿可谓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短时间内必定不会再有大举措了。并且这里是龙国,圣殿再弱小,也得顾忌国度的影响。”

    李宝塔摇头一笑。

    “是啊,这里也算是我的避难所了。”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秦羽衣嘴角挂着轻柔的弧度,“其实我觉得,你能有昔日的成就,圣殿还真的是居功至伟,要不是来自圣殿的庞大压力,你也不会提高的这么快,地府也不成以在短短的几年之内展开为如今的规模。”

    李宝塔并没有辩驳,随手摘下一片树叶捏在手中把玩。

    “贫贱险中求就是这个道理,任何杀不死我们的东西,都会使我们变得愈加弱小。”

    秦羽衣看了他一眼。

    “我想,终有一日,圣殿会向你们求和的。”

    李宝塔目露惊讶之色,继而笑了笑。

    “为什么这么说?”

    “由于我对你有决计,地府不会止步于此,我置信在你的率领下,地府有朝一日必定可以跨越圣殿,走到世界之巅。”

    李宝塔和她对视,缄默了一会儿,苦笑道:“你太看得起我了,我自身都没有这个自信,圣殿展开了几个世纪。其底蕴,远远不是地府可以比拟的,谈跨越,谈何容易。”

    转身,看着浩瀚的千岛湖,他捏着树叶,有些入迷。

    秦羽衣也随之停住脚步,站在了他的身边,陪他一同欣赏千岛湖的美景。

    “可是你也别无选择不是吗?即使死,你也会死内行进的路上。”

    李宝塔眼神摆荡了一下,缄默不语。

    确实,这条道途,他曾经没有退路,要么一路走毕竟,要么和战死在渭水的孤魂一样,其差异只是在于死在哪里罢了。

    “你惧怕吗?”

    耳畔突然传来的话语音调不高,和湖面上吹来的风混杂在一同,愈加显得低渺,可是却让李宝塔为之一怔。

    缄默半饷后,他悄然一笑,面朝着湖面,渐渐道:“怕啊,怎样可以不怕,当你肩扛着一切人的信仰与希望的时分,就知道这份压力,毕竟有多大了。”

    这番话,哪怕就算是在宋洛神面前,他都没有说过。

    “所以。”

    秦羽衣偏过头,展颜一笑。

    “要加油噢。”

    李宝塔再度一愣,继而转头,和本不食人世烟火的秦长公主对视。

    对方的眼中,此时宛如倒映着漫天星河,让人铭心刻骨。

    李宝塔觉得,自身这辈子,或许都很难遗忘此刻的画面。

    “假定你哪天真的倒在了路上,我会给你收尸的,即使收不到尸体,我也会给你在麓祁山脚下立一块碑。”

    李宝塔哑然失笑。

    “我没得罪过你吧?有你这么诅咒人的吗?”

    秦羽衣并不像开玩笑的样子,神色恬静。

    “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对视半饷,李宝塔逐渐收敛笑意,重新扭头,望向千岛湖,轻声启齿。

    “谢谢。”

    秦羽衣没再回话,两人并肩而立,无声欣赏着千岛湖美景。

    “喂,如今在战国,那些鬼王挡住了我,招致我都没能和你打上一场,直到如今,我都觉得有些遗憾。”

    秦羽衣突然道:“我还从未和人皇交过手,你能满足我吗?”

    李宝塔颇为不测。

    “你要和我打?”

    秦羽衣点了摇头。

    “三叔从小就教诲我,和强者对话,才干更快的找到自身的缺乏,发现缺陷,减速提高。况且,我也很想亲身感受一下,这个世界上最顶尖的高手,毕竟有多高。”

    这娘们,倒还真是一个武痴啊。

    李宝塔暗自苦笑,继而再度确认道:“你真确实定要和我打?”

    “怎样?你怕我输不起?”

    秦羽衣笑道:“我和你可不一样。”

    话音落地,她手臂抬起,眼神在一瞬之间,变得比月华还要闪亮。

    “剑来。”

    铮!

    一柄长剑如天外飞仙,裹挟着清丽的剑鸣,划破长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