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1203 不患寡而患不均
    “索尼真的是你幕后掌控的?”

    吃完饭,沐语蝶照旧有些难以消化这个音讯。

    索尼可是倭国无足轻重的超级企业之一,对倭国的经济展开有着不容无视的作用,谁能想象,它真正的老板,居然是一个龙国人?

    到了这个份上,李宝塔也没有否认,过度的谦逊,不免就有装逼的嫌疑了。

    看着坐在沙发下风轻云淡摇头若无其事品茶的男人,沐语蝶眼神灼灼,就似乎看到了一座移动的金山。

    这个时分用金山来描画,真的一点都不算过火。

    索尼集团毕竟价值几何,她自然知之不详,可用屁股想稳居世界百强的超级商业航母,那必定破了千亿大关,并且,更关键的,是索尼在她们这个行业的影响力,

    她虽然一步步见识到这个男人的蜕变,或许更确切的说,是揭开微妙的面纱,可是对方逐渐显露的峥嵘,还是有点超出了她的预期。

    不论怎样说,这个男人,可还不到三十岁啊。

    沐语蝶历来没有否认过自身志向,假定可以的话,哪个女人不想嫁一个可以依托的男人?如今社会上不是盛行着一个很尖锐的论调:大少数女人之所以选择嫁给爱情,是由于她们没有嫁给金钱的机遇。这话听起来虽然苛刻,但却未尝没有必定的道理。哪怕沈嫚妮,刚才在餐桌上似乎不经意将如此惊人的音讯抛出来,难道就真的没有一点炫耀的意思?

    不论嫚妮再如何特立独行不慕名利,她毕竟还是一个女人,是女人,就不免会有那点虚荣心。

    沐语蝶可以了解,但是她却并不羡慕,由于这也是她的男人,即使不能和沈嫚妮一样暗中正大,但是彼此的待遇总不会差太多吧?

    她了解这个男人,绝不是一个一视同仁的人。

    “想如今,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分,我还想着这是嫚妮打哪捡回来的穷鬼,如今想来,还真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了。”

    沐语蝶叹息,不提李宝塔是索尼拥有者的身份,哪怕以他在东海闯出来的名声,敢对他这么说话的人物,当真不多见了。

    “你说你这玩低调玩的有点过火了吧?一个国际寡头伪装成平民百姓,你这是来体验官方疾苦还是玩弄人来的?”

    姜明珠也是一脸活灵敏现的震惊,甚至还夹杂着一丝小老百姓面对小人物那种天分的敬畏,似乎和李宝塔曾经逐渐融洽的关系又一下子瞬间拉远。

    李宝塔笑了一下,说了一句很经典的台词,“我对钱真的没有兴味。”

    沐语蝶撇了撇嘴,觉得他照旧在摆谱,毕竟即使在有钱的人,恐怕都不会觉得自身钱多。或许只需姜明珠清楚,这个男人说的是大假话。

    “都说小别胜新婚,嫚妮,我就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明天见。”

    沐语蝶站起身方案告辞,还刻意使出一个成年人都懂的暧昧眼神。

    沈嫚妮也不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面不改色,清冷而冷静,却也没辩驳,倒是李宝塔竟出人预料的一同站起了身。

    “我也该走了,早晨我得去战国会所一趟。”

    战国会所和这个男人的关系,两女都清楚,只不外让沐语蝶惊讶的是,这个男人倒还真的异乎寻常,换作别的男人,必定趁热打铁沉溺于嫚妮的温顺乡之中了。

    “那我送你一程吧。”

    沐语蝶道。

    李宝塔也没客气。

    “嫚妮,我们就先走了。”

    无论沐语蝶还是李宝塔,两人都表示得落落小气,一同分开了别墅。

    “小姜,你房里的灯,物业派人来修了吗?”

    沈嫚妮回头关心问道。

    “曾经修好了。”

    姜明珠摇头道,这个被沈嫚妮信任有加的保姆不只仅将李宝塔和沐语蝶之间的事藏在心里,并且对李宝塔上午来过的事只字不提。

    “你还真是狠心啊,居然舍得让嫚妮独守空闺。”

    开车驶出春秋华府,沐语蝶叹息道。

    “两情若是耐久时,又岂在野朝暮暮。”

    沐语蝶噗嗤一笑,忍俊不由,剜了眼男人。

    “你就扯吧。说假话,你毕竟是要干什么去?是不是外面又养了什么狐狸精了?”

    李宝塔哑然失笑:“你胡言乱语些什么,我真的是去战国有点事罢了。”

    见他不似说笑,沐语蝶也没有就这个话题多谈。

    “我之前还奇特,为什么之前嫚妮还不时严防死守,可这次去了一趟倭国,就这么随意的陷落了,敢情你居然是索尼的大Boss,你毕竟还有多少微妙瞒着我们?”

    这话假定往深里想点,未尝没有搬弄是非的嫌疑,可李宝塔自然不会小题大做,归根结底,在感情上,大少数人都是无私的,沐语蝶不是何采薇,有点无伤大雅的小心机,是很正常的事情。

    “有人说,在感情里是没有微妙可言的,说这话的人,既不懂感情,也不懂微妙。”

    李宝塔的回应有点了如指掌,作风十足。

    沐语蝶惊讶的看了他一眼,愁容妖娆:“你说话越来越有哲学性了,算了,你不情愿说我也不问,但我通知你,我不求能和嫚妮同等候遇,但是你也不能太公允,一碗水即使不能端得很平,倒也不能歪得太凶猛,不然会泼的知道吗。”

    李宝塔莞尔道:“你觉得以嫚妮的性情,她会亏待你这个姐妹吗?”

    沐语蝶开着车,神色细心:“那不一样。”

    李宝塔轻叹道:“你总不能让我再下令投拍一部影片让你当女主角吧?我说过了,真的不是我下的命令,我基本上很少参与索尼的详细事物,”

    “那倒不至于,我只是提示你,我不会让你为难,但是你也不能太过无视我的感受。”

    自从上了她的床那一刻起,李宝塔就明白这种艳福不是那么好享用的。

    沐语蝶在污秽横流的文娱圈都能长袖善舞支配逢源这么多年,用屁股想想都明白不会是一个复杂的女人,

    当然,李宝塔也不是那种提了裤子不赖帐的人,这妖精将自身交给了他,提这种要求在道理之中,基本不算过火。

    “担忧吧,我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