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1183 舍利子
    眉须斑白,身上的袈裟与茅屋异常的破旧,但是却很洁净,显然刻意留意过,没有沾染上一滴泥土。

    听到喊声,老僧渐渐的直起腰,扭身,抬起头,混浊的目光与李宝塔四目相对。

    栖霞寺掌管宣威巨匠冲老僧施了施礼,然后无声退了出去。

    “李施主大驾莅临,有失远迎,还望海涵。”

    老僧歉声道,和宣威一样,他清楚和李宝塔是第一次见面,可像是很熟习一样。

    并且,语气十分谦逊。

    “隆空巨匠言重了,您被誉为在世的活佛,德高望重,晚辈怎敢劳你迎接?”

    李宝塔站在原地,看着慈眉善目的老和尚,眼神不瘟不火,无喜无悲。

    宫徵羽说他应该来这里看一看,也只是让他来这里看一看。

    毕竟,这是母亲,曾经生活过的中央。

    “李施主,还请外面坐吧。”

    老僧朝茅屋内伸了伸手。

    “不消了,晚辈只是来看一看巨匠,就不多做叨扰了。”

    李宝塔一动不动。

    “巨匠年岁已高,像这种农事,还是假手他人,不要太过劳累,望巨匠可以珍重身体,短命永安。”

    当年之事,曾经过去,虽然宫徵羽的语气里照旧透着怨气,但李宝塔置信宫徵羽心里也很清楚,母亲的死,其实真的怪不到面前这个白叟身上。

    人生在世,最少要做到恩怨清楚。

    “多谢李施主。”

    老僧脸上显现愁容,朝李宝塔施了施礼。

    李宝塔注视了他一会,然后点了摇头,旋即使方案转身分开。

    “李施主,还请稍等半晌。”

    老僧叫住了他。

    李宝塔回头,眼神徒然眯起,继而迅速伸出手,将一颗凌厉破空而来相似石子的东西牢牢的握在掌中。

    “初次见面,一点厚礼,不成敬意。”

    随着衰老的嗓音,李宝塔抬起手,渐渐的摊开手掌。

    一颗像是石头的东西静静的躺在他的掌中,分收回淡淡的温热,并且似乎还在隐隐的跳动,就像是一颗很小的心脏一样。

    “这是……舍利子?!”

    “李施主看法果真渊博。”

    老僧摇头一笑,似乎丢出去的只是一颗微乎其微的小石头,语气云淡风轻。

    “没错,这就是舍利子。”

    舍利子,高僧圆寂所化,可遇不成求,十分之稀有,每一颗,可以说都是佛家至宝!

    “这礼物太珍贵,我不能收。”

    无功不受禄,李宝塔当即拒绝,虽然着舍利子看起来没有传言中那么玄乎,愈加没有武侠小说里一出生便满天霞光的浩荡现象,但这么一颗小小的东西对佛家的意味意义太过庞大。

    “李施主此言差矣,舍利子固然珍贵,但交给李施主你,任何人都无可指摘。”

    李宝塔悄然皱眉,不解其意。

    老僧看了眼躺在他掌心的舍利子,笑道:“由于它原本就是你的。”

    在李宝塔疑惑的目光下,老僧目露回想之色,渐渐启齿:“当年,你母亲下山的时分,我就方案将这颗舍利子交给她,她没要,说等她下次上山再来取,让我代为保管,可是这一保管,没想到就是十余载。”

    老僧的目光下移,再度落在那颗鲜红舍利上。

    “如今,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李宝塔缄默半饷,五指逐渐攥紧,毕竟还是把那颗舍利握在了手中。

    “多谢巨匠当年对母亲的栽培。”

    老僧摇头一笑。

    “你母亲与我佛有缘,贫僧只不外是做了该做的事罢了。”

    “巨匠,那晚辈就先告辞了。”

    老僧双手合十,低眉垂眼,“那贫僧就不远送了。”

    “巨匠留步。”

    李宝塔点了摇头,最后看了眼当年培育出母亲也培育出宫徵羽的老和尚,旋即转身。

    老僧双手合十于胸前,直到李宝塔的背影消逝,都没有再俯首。

    “师叔,你真的把舍利子交给他了?”

    栖霞寺掌管宣威巨匠不知何时出如今了老和尚的身边。

    “掌管不会怪贫僧吧?”

    老僧渐渐抬起头,轻声问道,

    “当然不会,不论师叔做任何决议,宣威都必定支持。”

    宣威当即表态,可是说着,他却停顿了下。

    “掌管有话,但说无妨。”

    老僧看出了宣威的半吐半吞。

    “师叔,他虽然是青丝的孩子,可是不论怎样说,他如今毕竟是地府的阎帝,是一群邪魅的指点者,手上血腥有数,你把舍利子交给他,会不会算是……”

    顿了顿,宣威还是启齿,把话说完:“……助纣为虐?”

    老僧看向那片圆形拱门。

    “掌管,何为正,何为邪?”

    宣威缄默半晌,回应道:“契合大少数群众利益的为正,契合极少数群众利益的为邪。”

    老僧扭头,笑问道:“那掌管觉得,我们佛家代表大少数群众利益,还是代表极少数群众利益?”

    宣威双手合十,道了声:“阿弥陀佛。”

    “天道、修罗道、人世道、畜生道、饿鬼道、天堂道,皆在轮回之中,菩萨低眉,所以慈善六道,金刚怒目,异常降伏四魔,佛祖不只仅坐在天上,永远不要忘了,天堂之中,也有神灵。”

    “红尘之中,每集团都会披着一层外衣,在不同人看来,会显示出不同的颜色,就比如我们身上的袈裟,在信徒眼中,是绚烂而神圣,可假定落在道家仙家眼里呢?也不外花团锦簇,哗众取宠罢了。”

    “多谢师叔教诲,宣威受教了。”

    宣威面朝老僧,深深的施了施礼。

    “冥冥之中,皆有定数,当年之事,若我不允许青丝下山,那么一切都不会迸发。所以说,助纣为虐,并不恰当,这孩子满手的血腥,我至少要担一半的责任。”

    “师叔,你千万不要这么说,天意不成违。”

    “是啊,天意不成违。”

    老僧悄然叹息。

    “那颗舍利子,原本就是青丝之物,我理应交给她的孩子,假定这孩子以后真的迷失了本意天良,掌管担忧,我隆空自会担任毕竟,替天行道。”

    “师叔言重了。

    宣威道。

    他哪里看不出来,师叔这是把当年对弟子的亏欠,补偿到了这个孩子身上。

    地府之主,当世人皇,再加上舍利子的助力,假以时日,他的实力,会攀升到何种境地?

    无法推测。

    希望师叔没有看走眼吧,不然佛门还真的可以培育出一个可怕的恶魔。

    宣威神色严肃,渐渐闭上眼。

    “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