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1134 红颜祸水
    一样米养百样人。

    这世上确实存在体寒之人,但恐怕也不至于凉到如此境地。

    莫非这个花魁今晚身体不适?

    可是从始至终,李宝塔并没有觉失掉对方神态有任何异常。

    这个时分,他也没法去讯问,看了眼从孟达出去后便缄默不语的虞美人,暂且将疑惑压下。

    “马爵,我没你这么伟大,自身看上的女人,还能大小气方的让给他人。我早就说过,她,我要定了,谁不服,想要横刀夺爱,大可以试试。”

    孟达此时曾经不再遮遮掩掩,张扬霸道,妄自尊大,貌似对虞美人志在必得。

    “行,那我倒要看看,你能怎样样。”

    马爵嗤笑,继而对李宝塔道:“李兄,你先带虞小姐走,这里我来处置。”

    不得不招认,其实从那次在酒楼吃饭被宰就看得出来,这位马爵爷确实是一个颇具义气的人物。

    李宝塔也没客气,放下酒杯,拉住了虞美人的手。

    触感虽然美妙,但是却一片冰凉。

    虞美人甚是灵巧,一点挣扎统一都没有,依从的跟着李宝塔站起了身。

    这般场景落在孟达眼里,更是让他妒火沸腾,眼角都止不住的抽搐。

    “给我站住,谁让你们走了?”

    李宝塔漠不关心,脚步不竭。

    对方的无视让孟达的妒火如火山迸发,再也无法按捺。

    “嗖!”

    破空声骤然响起。

    孟达不再废话,腰部扭动一记鞭腿就朝李宝塔砸了过去。

    迅猛而华美,一看就和那种混吃等死的行尸走肉有着本性的差异。

    “孟达,你他妈……”

    马爵神色一变,他知道孟达心胸狭窄,这也是两人逐渐各奔前程的主要缘由之一,他以为孟达只会记恨在他头上,没想到居然会如此霸道的直接对李宝塔出手。

    今晚是他叫李宝塔出来的,并且是当着那位的面,要是李宝塔被打伤,他可没方法交差。

    并且,他知道,孟达拳脚功夫可十分不俗。

    这哥们恐怕得吃亏了。

    固然,包厢表里,不论是马爵方面还是孟达方面的那些公子哥,看到如今,都觉得很是面善的李宝塔勇气可嘉,敢和孟少抢女人,但是异常的,他们也觉得李宝塔很是愚笨。

    孟少,那可是连马爵爷都敢打的人物,和他叫板,那不是自找罪受?

    就在一切人觉得这哥们马上会为自身的勇气付出点代价的时分,眼见着就要被踢中的李宝塔挥出一掌,后发却先至,精准拍击在孟达的小腿上。

    “砰。”

    看似轻描淡写,却直接将孟达凌厉的一腿直接拍飞。

    孟达目露惊讶,但是反响也极为迅速,右脚落地后,左腿顺势一个盘旋踢再度甩了出去,举措如行云流水,极具欣赏性。

    要不是场所不合错误,甚至有人忍不住要鼓掌叫好了。

    腿绷直如钢鞭,脚尖如钻,直接砸向李宝塔的肩头。

    “李兄小心!”

    马爵一口吻还没完全松下去很快就又提了起来。

    李宝塔终于松开了虞美人。

    一个矮身,险而又险的躲过孟达的一腿,这次,李宝塔没再等孟达稳住平衡,异常一脚朝孟达站立的右腿踹去。

    还敢还手?

    孟达阴翳的眼神里徒然泛起一抹严酷,作为支撑的右腿猛然跺地,整个身体瞬间腾空,与空中平行,右脚直奔李宝塔的头部。

    包厢里那些头牌纷繁捂住红唇,眼冒金星。

    不提他们,就连包厢表里的爷们都蔚为大不雅观不雅观。

    这含怒而来的一脚假定踹中,恐怕至少逃不了一个脑震荡的下场,才直起身的李宝塔眼神安静,一只手掌伸出,居然不成思议的将孟达的脚腕给一掌握住。

    着急担忧的马爵神色一滞。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他是军人家庭出身,是正儿八经的大院子弟,往常没少见那些尖头兵操练,虽然自身拳脚不咋地,但最少眼界还是有的。

    前两天他之所以在春熙路路上搭讪,地道是由于对方的一张帅脸,他当真没有想到对方身手居然也如此了得。

    不愧是花魁娘子,孤陋寡闻,定力惊人,如此惊变,虞美人一点镇静都没有,站在李宝塔的身边,看着李宝塔握住孟达的脚腕,眼中泛起了一丝异彩。

    时间似乎出现了耐久的停顿。

    孟达眼神哆嗦,身体悬空的瞬间,与李宝塔的视野完成对视。

    李宝塔淡淡一笑,继而猛然甩手。

    没有由于孟达的显赫背景而有半分留情。

    双脚离地身体悬空的孟达无处借力,被李宝塔直接甩飞了出去。

    “轰!”

    如人体炮弹,孟达砸在包厢正面的墙壁上,挂不才面的壁画都被震落。

    孟达跌落在地上,身体抽搐了下,嘴里不成按捺的涌出口血水,一脸的痛苦之色。

    满堂皆惊。

    孟达的几个哥们,一时间都愣在了原地,甚至忘了去扶持。

    马爵也是愣了半晌。

    “孟达,早就通知过你,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要你往常低调一点,这不,终于撞到铁板了吧?”

    马爵盯着躺在墙边大口喘着粗气的孟达,愁容绚烂,所谓的幸灾乐祸,大致应该就是这幅嘴脸了。

    上次被孟达殴打住院,不时被马爵爷引为奇耻大辱,别看外表上没流露什么,但不时憋在心里耿耿于怀,如今逮到机遇,哪能不痛打落水狗?

    “孟大少,你不是很能打吗?躺着干什么?爬起来啊!”

    大少,也是分层次的,马爵爷和孟少这种级别的争斗,普通状况,这些大少还真不想参合出来,可这个时分听到马爵爷有点‘狐假虎威’的叫嚣,包厢里有极普通公子哥,真的忍不住笑出了声。

    “老子明天不弄死你!”

    士可杀不成辱,更何况关于孟达这种大少公子而言,面子在某种水平上,比命还重要。

    他确实也算是一个硬汉,单手撑地,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站起,强忍酸痛,面目狰狞的朝李宝塔冲了过去,途中,随手将茶几上的一个酒瓶拧在手中,冲到李宝塔面前,扬手就朝他的头砸来。

    李宝塔眼皮都没抬一下,抬手抓住孟达的手腕,用力往下一拽,然后提起一脚,像是踹渣滓般,再度将孟达踹飞出去。

    包含虞美人在内,包厢内的这些巴山夜雨的佳丽都为之一怔。

    好一个潇洒的帅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