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1130 友谊价
    “马少是不是和你说什么了?”

    当代表‘全村最后希望’的李宝塔同志一回来,虞美人便将目光投放在他的身上,态度确实有点热情,李宝塔还没坐下她便笑着开了口。

    多么洞察人心的一个姑娘呐。

    李宝塔也坦诚,在虞美人身边重新坐下后看了眼回到自身座位的马爵,照实回应道:“马少刚才在跟我夸虞小姐。”

    “哦?是吗?”

    虞美人似乎有点讶异,密长的睫毛眨动了下。

    “马少对我的意见,可不时不小,他居然还会说我的坏话?”

    李宝塔回想起刚才马爵说的话,不由笑了笑。

    “马少刚才不时在说虞小姐不染纤尘,出淤泥而不染,让他敬慕得紧呢。”

    这话,虽然听起来文雅,可实际其实有点调侃,甚至可以说调戏的意味了,但是以两人各自的身份,并且是在这种场所,说这样的话,压根算不上什么。

    别看来这里消遣的男人个集团模人样仪表不凡,可门一翻开那各种荤段子是换着把戏的来,可比这要赤裸下流多了。

    马爵是个奇葩,这个巴山夜雨的花魁也非寻常女子,闻言噗嗤一笑,手捂着嘴。

    “敬慕?李少说话真是幽默,我看马少想要的,只不外是我这具身子吧。”

    果真是在风月场所混知名堂的人物,不是普通的拖泥带水。

    李宝塔也没有想到对方如此直接,闻言笑了笑,没回话。

    “我知道马少不时对我念念不忘,他必定不是喜欢我,只不外是想享用降服我的快感罢了,由于不论再怎样说,我好歹也算是这里最出众的排面,把我抱上床,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

    虞美人轻言缓语,不消沉不哀伤,语气很漠然,看得很通透。

    “做我们这行,再怎样花团锦簇,却没有清楚的四季,等春天一过,就是冰凉寒冬,马少什么人物?能看上我,是我的福气,只不外我只是想将我的春天尽量的延伸一些罢了。好在马少锱铢必较,不时没有和我计较。”

    李宝塔自然了解她话里的意思。

    做小姐这行当,无论做的再如何初级,最值钱的,无疑是‘花径不曾缘客扫’的那段时期,就比如虞美人,她之所以不时如此受追捧,就是由于她不时‘洁身自爱’,如若出现第一个入幕之宾,那她的身价、名望、乃至在这座巴山夜雨里所遭到待遇,都会随之迅速下跌。

    这是基本不消去争议的志向。

    所以别看虞美人如今很景色,现代那些名妓,谁没有景色过,可是能得善终的,又有几人?

    这些话,应该算是推心置腹了,可是让李宝塔稍微不解的是,他并不是虞美人的熟客,并且这还是第一次点她的牌,普通人况且都知道逢人且说三分话的道理,更何况像虞美人这种八面小巧的欢场中人?

    难不成真像刚才马爵说的那样,这位花魁看上他了?

    这个笑话可一点都不好笑。

    一见钟情不是不存在,但只可以迸发在普通女人身上。

    像虞美人这种人物,在这巴山夜雨中迎来送往,见过陪过聊过的男人,何以计数?

    真当她是那种见个帅哥就会意花怒放走不动道的花痴少女了?

    李宝塔没受马爵的迷惑,哪怕也觉得这个花魁对他确实有点过炽热情,但是也心如止水,没有想入非非。

    “虞小姐何必如此消极,这巴山夜雨里往来无白丁,以虞小姐的条件,假定情愿的话,在其中挑选一个良配,想必基本不是什么效果。”

    虞美人笑道:“李少真这么觉得?”

    李宝塔立刻摇头:“当然。”

    虞美人盯着他,嘴角与眼波在灯光下一同摇曳。

    “那我挑李少行吗?”

    李宝塔一怔,继而哑然一笑。

    “虞小姐,你可别拿我开玩笑,我这人比拟细心,小心我当真了。”

    “李少,谁和你开玩笑了。”

    虞美人启齿,意味深长:“我说的话,向来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只需李少看得上我……”

    李宝塔挑了挑眉,着实有点惊讶这个花魁为何突然变得如此豪迈。

    要不是知道马爵不会说谎,他都忍不住怀疑对方以前的纯真笼统都是装出来的了。

    虞美人美则美矣,但说句真假话,对欢场中的女人,他当真不怎样感兴味,可是在这个时分坐在他人旁边,说话也不能太过直接。

    “虞小姐,这次能来你们这巴山夜雨,都是仰仗马少请客,像虞小姐的身价,我即使有心,恐怕也承当不起啊。”

    作为巴山夜雨的花魁,虞美人的出场价是五十万。

    五十万,当真算不上多贵,特别能来这里消费的,都不是普通人,不会太将五十万看在眼里,可要知道,出场价只是出场价,并不是过夜费。

    想要当虞美人的入幕之宾,拔得头筹,必定不是区区五十万可以办到的。

    “李少,我对你说的都是真心话,可你却遮遮掩掩,是不是有点不太小人了?”

    马爵什么人物?可以和他交冤家,并且马爵刚才的态度那般客气,必定不是泛泛之辈。

    虞美人显然没有把李宝塔的话当真。

    李宝塔沉吟半晌。

    “……那冒昧的问一下,想要与虞小姐共度良宵,不知道需求多少破费?”

    这话虽然照旧有点委婉,但好歹也算是一个嫖客和小姐应有的对话了。

    “不贵。”

    虞美人很有职业素养,并不觉得遭到了欺负,笑带浅笑的启齿:“一千万罢了。”

    李宝塔挑了挑眉。

    一千万?

    普通人谁敢想象,一个小姐的过夜费,居然抵达了可怕的八位数?

    “李少,我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我和马少,也算是老冤家了,我可以给你一个友谊价。”

    虞美人眼望着李宝塔,笑意温顺,手里端着个透明晶莹的高脚杯,杯中酒水悄然荡漾,在灯光的映托下,确实是一副美不胜收的场景。

    李宝塔不由笑了。

    友谊价?

    这个花魁莫非真的是今晚春心荡漾,铁了心要‘出台’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