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1029 富士山之约!
    “这是……”

    李宝塔猜到了一些,可是难以确定。

    “这就是我们甲贺流历代相传的宗主令,只需持有此令的人,才是甲贺流真正的首领。”

    安倍璇玑收回手,终于第一次在一个外人面前,道出了当年的密辛。

    “安倍瀚海不外出身奴隶之家,连姓氏都没有,我的父亲并没有介意他的出身,破格将他支出门下,甚至还赐予他家族姓氏,可是安倍瀚海不外一个狼心狗肺之徒,学成之后,不只不思报恩,反而野心渐生,盯上了宗主之位,但我父亲事前还年轻,还远不到退位让贤的时分,可安倍瀚海没有那么好的耐烦,等不及那么久,所以暗害了我的父亲。”

    “这就是你衣锦还乡,隐居在龙国的理由?”

    “没错。”

    安倍璇玑道:“整个甲贺流都屈服于安倍瀚海的淫威之下,统一者尽皆被格杀,我知道安倍瀚海必定也不会放过我,所以才不得不远走家乡,但是我无时不刻不想回来。”

    安倍璇玑盯着李宝塔,眼神灼灼。

    听到这里,李宝塔终于明白了安倍璇玑与安倍瀚海这对倭国当代最惊才绝艳的男女之间的恩怨。

    一个宗主令也代表不了什么。

    安倍璇玑所说的话,也不外是一面之词,但李宝塔以为她并没有说谎。

    虽然和安倍璇玑接触不多,但在他的直觉中不以为安倍璇玑会是一个含血喷人的人。

    “安倍小姐,杀安倍瀚海,此事非同小可,我虽然置信你的这些话,但是并不代表他人会置信。”

    “历史,总是由成功者书写的,我明白,只需安倍瀚海还活着,就不成以会有人置信我,即使他们明白我说的是真的,也不会去招认。所以,我基本没有指望过让他人置信,只需你置信就够了。”

    安倍璇玑眼神深邃而冷静。

    “只需安倍瀚海死了,本相,才会有大白的一天。”

    安倍璇玑的一番话,直白揭露了成王败寇的道理。

    李宝塔眼神闪烁,坚持缄默,一时间没有言语。

    安倍璇玑注视着他。

    “阎帝,我知道这个央求对你而言,确实有些强者所难,你作为地府首领,需求思索的方面很多,但是只需你情愿帮我杀了安倍瀚海,你有什么条件,我都可以接受。”

    此时此刻,双方的角色,突然像是转换了过去。

    有付出才会有报答。

    除了白日梦外,这世上再没有可以不劳而获的事情。

    安倍璇玑很清楚,如此大事,李宝塔不成以毫无条件的帮她,这是个十分志向的世界,利益兑换是基本准绳,她明天来,与其说是央求,倒不如说是来谈判的。

    “真的什么条件都可以?”

    李宝塔问道。

    安倍璇玑绞尽脑汁的摇头。

    只需可以诛杀安倍瀚海,为父报仇,她情愿付出一切。

    一切!

    李宝塔注视了安倍璇玑半饷,心绪不时转动。

    安倍璇玑不闪不避和他对视,从表情到眼神都透着坚决与坚决。

    杀安倍瀚海,这件事的影响,相对要比他昨晚在倭国皇居里干的那些事要大有数倍。

    没有人情愿去事出有因得罪一位人皇,更何况是诛杀了。

    可是,安倍璇玑的话却又让他不由有些心动。

    任何条件。

    要知道,站在他面前的,可是还要压崔畔一头的超级强者,距离人皇也不外半步之遥!

    仇恨,果真是人世最弱小的一种力气。

    “你真的思索清楚了?”

    李宝塔终于渐渐启齿。

    安倍璇玑听出了他话里的松动。

    很显然,对方情愿帮她这个忙,关键就是看她能不成以接受作为交流的条件了。

    “只需可以诛杀安倍瀚海,哪怕为奴为婢,我也毫无怨言。”

    安倍璇玑此次的话语愈加直接。

    “说笑了,没到这么严重的境地。”

    李宝塔吁了口吻,注视着安倍璇玑启齿道:“我可以帮你,但是事成之后,我希望你能入我地府,这就是我的条件。”

    安倍璇玑。

    天榜第一。

    假定可以将她收纳出去,那地府的实力,必定会瞬间向上迈一个台阶!

    “你不消立刻回答我,你可以细心思索后再给我回答,我可以等。”

    “不消思索。”

    安倍璇玑干脆武断。

    李宝塔确实不急,可是她不想再继续等候。

    “我允许你的条件。”

    “安倍瀚海身死之日,就是我安倍璇玑上天府之时!”

    李宝塔眼神一凝。

    “你想好了?加上天府,你就没有反悔的机遇了。”

    “需不需求我给你签一个字据或许卖身契?”

    安倍璇玑貌似玩笑道。

    “那倒不消。”

    李宝塔哑然失笑。

    “我只是希望你不是一时激动,可以权衡清楚。”

    安倍璇玑缄默了下,轻声道:“谢谢。不外选择来倭国之前,该思索的,我都曾经思索过了。”

    “我这算不算是乘人之危?”

    李宝塔笑道。

    “不算。你这应该是抱不服,雪中送炭。”

    李宝塔莞尔,“你这是在讥讽我吗?”

    安倍璇玑摇了摇头,眼神真诚,没有半点的怨愤与不甘。

    “很感谢你情愿帮我。”

    李宝塔摇头,轻叹道:“各取所需罢了。”

    招收一位半步人皇,可代价却是要去杀一名真正的人皇。

    这笔买卖,真的很难说毕竟是赚了还是亏了。

    可既然事已至此,话曾经出口,他也不成以再反悔。

    不再去思索利害得失,李宝塔笑着伸出手:“那么……协作愉快。”

    安倍璇玑伸出手,与李宝塔握在一同。

    似乎又回到了去年在樱花阁的初次相见。

    可是这一次的握手,曾经与去年那次如出一辙,对未来的世界情势,都爆发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随后,安倍璇玑又把那块宗主令拿了出来,递到李宝塔面前。

    “干什么?”

    李宝塔眼神疑惑。

    “这是我身上最珍贵的东西,算是定金了。”

    安倍璇玑显然是想以此来标明她的诚意。

    李宝塔一怔,继而摇头一笑。

    “不消,我置信你。”

    “真的不要?”

    “不需求,假定你到时分真的反悔了,要撕毁商定,一块令牌,难道就可以要挟到你了?”

    李宝塔愁容柔和,看着那块令牌:“这应该是你父亲留给你的独一东西了,好好保管着。”

    安倍璇玑眼眸出现哆嗦,看了李宝塔好一会,没再坚持,逐渐把令牌收了回来。

    这一幕。

    在后世记载中,被称为富士山之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