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1018 外务局
    “主人,今晚菲兹乐被炸的事,是你干的?”

    李宝塔接到了一个电话,从主人这个共同的称谓,就足以识别出是谁打来的。

    上京城不小,面积可是比东海还要大,他分开菲兹乐,可还缺乏三个小时。

    协作的基础,便是坦诚,李宝塔没隐瞒,笑道:“你都听说了?”

    这个时分,藤原三井和藤原祭两父子曾经相继离世,两天前,藤原祭上吊自杀,留下‘罪己诏’,招认弑父夺权的罪行,最后将家族族长之位交由其妹藤原丽姬秉承。

    全族哗然。

    由于家丑,藤原家族也没有为藤原祭举行葬礼,草草下葬。

    临危授命的藤原丽姬哑口无言的就此成为了藤原一氏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女家主。

    “嗯,当然听说了,儿子被炸死,白发人送黑发人,毛利喜之郎如今正下令整个山口组在整个上京范围内搜捕可疑分子呢。”

    其实这事一出来,藤原丽姬第一时间就知道是谁干的。

    那可是山口组组长的儿子,放眼整个倭国,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并且,动用的还是火箭炮这样的重兵器。

    即使是帮派之间的火拼,也不成以夸张到如此境地。

    倭国虽然允许黑权益合法注册,但也是有底线的。

    “你是说,毛利喜之郎还并不知道昨晚是谁动的手?”

    李宝塔问道。

    “应该不知道,不然,就不是搜索,而是发追杀令了。”

    藤原丽姬魅声道:“主人,你如今在哪呢?要不来奴这里吧?在奴这里,毛利喜之郎必定找不到你的。”

    藤原丽姬的提议让李宝塔颇为意动,确实,作为雅库扎的中心家族之一,哪怕山口组教父,也必定不敢随意搜索藤原家族府邸,要是藏在藤原家族,毛利喜之郎即使将上京城翻个底朝天恐怕也很难找到他们,不外李宝塔也没急在这一时。

    上京城很大,而他们如今远离城中心,毛利喜之郎想找到这里来,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

    “不急,有需求的话,我会去你那里的。“

    藤原丽姬温顺的嗯了一声。

    “对了,你那边怎样样?”

    李宝塔问道。

    “一切顺利,有几个族老拿奴是个女子说事,说女子不成掌权,奴就把他们杀了。”

    藤原丽姬嗓音委婉娇媚,但一股浓稠的血腥味却经过她的话语弥漫出来,甚至似乎都可以闻失掉。

    李宝塔哑然失笑。

    女子不成掌权。

    这话不是没有道理。

    女子看起来懦弱,可一旦握有权益,她们往往比男人还要狠辣,譬如历史上的武则天,为了摆荡自身的位置,连自身的儿子都杀。这要是换个男人,恐怕都干不出这等事。

    最毒妇人心,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你自身还是小心一些,虽然小丑王帮你演了出戏,但是只能堵住他们的嘴,你的父兄短短一周之内相继惨死,你作为最大的既得利益者,必定会有很多人怀疑你的,并且藤原家族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女子掌权的事,不服的人必定有,并且估量还不少,你比来还是慎重一些,譬如饮食上,小丑王虽然可以帮你挡住暗杀,但是他也不是万能的。”

    电话那边安静了上去。

    李宝塔疑惑道:“怎样了?”

    “……没。”

    藤原丽姬语气有点恍惚,呢喃道:“只是奴曾经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体会过被人关心的觉得了。”

    李宝塔没有接话,缄默了一会,轻声道:“早点休息吧。”

    藤原丽姬嗯了一声,听到那边挂断电话后。才放下手机。

    她俯首,望向外面的月光,眼眸有些失神,嘴角却渐渐绽放出绮丽的笑意。

    这是一个好兆头呢。

    ……

    “你真的和睦我一同回国吗?”

    第二天,李宝塔亲身将沈嫚妮送去机场。虽然从昨晚和藤原丽姬的通话可以觉察出,毛利喜之郎并没有发现沈嫚妮与此事有关,但沈嫚妮继续留在这里,没有任何益处。

    “不了。”

    李宝塔摇了摇头:“我还有一些事情需求处置。”

    沈嫚妮半吐半吞,但是毕竟没有再追问。

    到了机场,进入登机口的时分,沈嫚妮并没有由于昨晚的格斗而与李宝塔爆发什么隔膜,相反看了李宝塔一会,随即自动与他拥抱了一下。

    “小心一点。”

    李宝塔笑着点摇头:“一路顺风,到了东海,给我电话。”

    沈嫚妮嗯了一声,她也不是一个矫情的女人,并没有太过依依不舍,很快带着两个助理转身分开。

    李宝塔目送她身影消逝在视野。

    直到进入机舱,一切都相安无事,就在广播里曾经响起空姐温顺甜美的提示声,飞机曾经快要下降的时分,在一个空姐的率领下,四个面无表情的西装女子朝贵宾舱走了过去。

    沈嫚妮看到了他们,心里莫名涌现出一缕不详的预见。

    几集团脚步并不快,但目的很明白,当走到沈嫚妮座位边时,停下了脚步。

    其中一名女子拿出一个证件朝沈嫚妮表示了一下。

    “倭国外务局,沈小姐,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沈嫚妮内心一沉。

    “什么事?”

    对方没有回应,侧了侧身,只是道了个‘请’字。

    这种状况,沈嫚妮知道自身没方法统一,只能起身跟着对方走下了飞机。

    停机坪上,一架国际航班才下降不久,旅客正走下飞机。

    一个女子夹杂在旅客之中,身体丰腴,双腿细长而紧致,很有力气感,鹅蛋脸,玉骨冰肌,没佩戴任何饰物,头发被一个发箍扎成一束,清爽而干练,她眼角有一颗泪痣,犹如弄巧成拙,让人不忍移目。

    她无视周围人偷窥的目光,从飞机上走下的那一刻,脚步悄然一顿,表情流利难明。

    继而,她很快留意到了从不远处经过的沈嫚妮一行人。

    虽然沈嫚妮戴了副墨镜,但是她似乎还是将沈嫚妮认了出来,没有见到超级巨星的那种兴奋与惊喜,也没有激动的冲上去,反而眉头悄然一皱,目光扫过那四个将沈嫚妮裹挟在中间的男人,眼神闪烁了下,继而不留痕迹跟了上去。

    沈嫚妮一行人没有走出机场,有车直接停在了机场内。

    目送着载着沈嫚妮离去的三辆黑色轿车,女子轻喃道:“外务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