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989 Oh……My……God
    姜明珠很清楚病床上躺着的是一个怎样的男人,也很清楚假定自身失败,将会面对的下场是什么。

    但是。

    正如刚才这个男人所言的那样。

    她异常也无路可退。

    苟且偷生,坚持她不时活到明天的目的不是别的,正是病床上的这个男人。

    作为独一的幸存者,她肩负着数十条惨死的冤魂的希冀。

    她必需杀了他,为全族人报仇!

    她一步步朝病床走去,并没有愚笨到立刻入手,重新爬上床,方案等这个男人睡着,再乘机入手,可是还没等她掀开被子,阿谁男人却突然坐了起来,抓住她的胳膊猛然一拽。

    难道被发现了?

    姜明珠的心瞬间沉到谷底,可是并没有坚持最后的挣扎。

    “你干什……”

    她话还没说完。

    “砰”的一声。

    虽然声响比拟纤细,显然经过消音器的处置,可是如此近的距离,扑倒在床上的姜明珠还是听得出来。

    这是枪声!

    拽倒姜明珠的同时,李宝塔抓起被子,猛然朝窗口扔去。

    “砰砰砰……”

    枪声越发迅疾,子弹接连不时打在被子上,被絮纷飞。

    “躲床底下去!”

    李宝塔沉声道,犹如饿虎扑食,迅速朝窗口窜去。

    他预料得确实没错,这帮杀手,居然真得追到了病院里,并且居然不走寻常路,以爬楼的方式,从窗口窜了出去。

    姜明珠有点懵,她本以为是李宝塔发现了自身的杀机,没想到对方居然只是为了救他。

    刚才要不是李宝塔拉了她一把,恐怕那一枪就打在她背上了。

    子弹无眼。

    她立马下床,依照李宝塔的吩咐,躲到了床底下。

    虽然房间里没开灯,但是由于月光以及走廊上的光的缘由,并不算太黑,给人的视野造不成太大影响。

    要知道,这里不是二层三层,而是十三层,这么高的高度徒手爬下去,那可不是普通人做失掉的事,实力与勇气缺一不成。

    姜明珠躲在床底下,并没有瑟瑟发抖,反而睁着双眼,注视着战局。

    一张被子遮挡住了破窗而入的杀手视野,招致连开几枪都没有目的,全打在了被子上。

    好在由于攀楼,他带的不是穿透力极强的机枪,而是易于携带的手枪,不然至少姜明珠此时恐怕曾经被扫成了筛子。

    被絮纷飞中,受地心引力的影响,被子逐渐下落,可是它曾经为李宝塔争取到了珍贵的时间。

    看到被子落下后出如今曾经面前的脸庞,这名杀手瞳孔收缩,立刻方案开枪,可是曾经没有了机遇。

    李宝塔左手探出,一把扣住他持枪手腕,旋即用力往下一带。

    与此同时,左膝上提。

    “咔嚓!”

    那杀手右手手腕须臾延续裂,再也无法握住枪,五指不受控制的寂然伸开。

    “啪。”

    手枪掉在了地上。

    李宝塔看也没看,一脚将之踹到一边,正巧落在离床不远的位置。

    床下,姜明珠看着不到两三米的手枪,眼神摆荡不止。

    这杀手确实是一名硬汉,手腕被砸断,只是闷哼了一声,并没有再去重新夺枪的方案,倏然弯腰,“铮”的一声,被绑在腿上的一把军用匕首被他抽了出来。

    匕首折射出月光,森冷扎眼,并且倒映出蒙面杀手那双冷血凶悍的眼眸。

    无比霸道的一记左手刀!

    划过一道凌厉弧度,直奔李宝塔咽喉。

    这一刀假定落实,李宝塔难逃人头分家的下场。

    姜明珠看到了这一幕,心脏立刻提了起来。

    她不是在担忧,而是在等候,在激动。

    可是旋即,她眼中的光芒很快就暗淡上去,阿谁男人悄然后仰,然后一拳砸在刀柄之上,匕首犹如一道流光,唰的飞了出去,深深扎进了墙里。

    “再见。”

    李宝塔似乎基本没有留活口审问的意思,右手捁住杀手的脖颈,按着他的脑袋,朝墙壁砸去。

    “砰!”

    这一声可比刚才经过消音器处置的枪声要响得多,整个病房都似乎震了一震。

    那杀手瞬间头破血流,看法昏昏沉沉,血水从脑门溢出,流满整张脸,画面让人毛骨悚然。

    李宝塔提起一脚,踹在了他的腹部。

    头晕目眩的杀手比时基本毫无统一之力,直接飞了出去,砸在窗户上,然后,摔下了楼。

    很快,楼下传来了一道闷响声。

    李宝塔并没有走到窗口去看,转身。

    躲在床底下的姜明珠不知道什么时分爬了出来,曾经走到了那把手枪边,手指曾经碰到了枪柄。

    “你干什么?”

    李宝塔轻声道。

    听到声响,姜明珠身体一僵,但还是把那把枪拿了手中,渐渐站起了身。

    李宝塔静静的看着她。

    “给、给你。”

    姜明珠把枪递了出来,嗓音有些哆嗦。

    李宝塔看了她一会,迈步走过去,把枪接过。

    “谢谢。”

    “……下午袭击你的,也是他吗?”

    要是普通的保姆,碰到这种事,恐怕早就被吓破胆了,可是姜明珠虽然神色惨白,但最少还算是冷静。

    “你、为什么,不留活口?”

    “没必要,留活口,也问不出什么来。”

    李宝塔走向门口。

    “你干什么去?”

    姜明珠喊道。

    “你之前说对了,袭击我的,可不是他,而是他……们。”

    姜明珠一怔。

    李宝塔走到房门口,把门拉开,走廊里空无一人。

    可是旋即,枪声大作。

    声响来自楼道。

    李宝塔正方案赶过去,可是小丑王曾经呼哧呼哧的跑了回来,脸上还带着血。

    “大哥,不好了,一帮人冲下去了,估量是要干掉你,火力十分凶残,太吓人了。”

    他大呼小叫,但是脸上看不到惊慌,反而面具下的那双眼睛,涌动着浓浓的亢奋。

    即使不消小丑王提示,听响声,李宝塔也清楚那不是手枪可以收回来的。

    “出去。”

    两人退回病房,李宝塔把那把手枪塞在小丑王的手中。

    “这里交给你了。”

    小丑王一愣。

    李宝塔曾经转身,走到姜明珠的身边,半蹲下身。

    “下去。”

    “干什么?”

    “你想不想被子弹射得满是窟窿?”

    李宝塔问道,虽然危在旦夕,但是嗓音照旧摆荡淡定,慢条斯理。

    姜明珠立刻爬上了李宝塔的背。

    李宝塔背着姜明珠分开窗口。

    “你干什么?你疯了?!这可是十三楼!”

    姜明珠似乎看出了他的意图,惊声大喊。

    李宝塔听而不闻,背着她爬过窗户,很快消逝在了病房里。

    小丑王从窗口收回目光,拿着那把手枪,渐渐翻开房门,走廊里空无一人,那帮杀手很是慎重。

    “砰!”

    他倒是率先朝楼道口开了一枪。

    很快,对方做出了回应。

    “噔噔噔……”

    一个圆形的物体骨碌碌的滚到了他的脚下。

    小丑王俯首一瞧,目光瞬间收缩。

    “……Oh……My……G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