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941 这不是我的剧本(第四更)
    小丑王,虽然此时曾经掉出了天榜,但假定扫除神榜上那些超脱世俗的巨擘,放眼整个世界,称他一句天下第十一,也应该并不算过火。

    让这么一集团物,去扮演一个采花大盗,这种事情,恐怕普天之下再无第二集团想的出来。

    酒店房间里,某人讲述完自身的方案,然后拍了拍小丑王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我置信你必定可以的。”

    俗话说的话,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

    能得阎帝如此信任,把如此光荣的义务交给自身,小丑王备受感动,那张人皮面具上的表情异常坚决,给人一种虽龙潭虎穴吾亦往矣的小气壮烈感。

    “大哥担忧,保证完成义务。”

    李宝塔满意的点了摇头,继而看了看时间。

    此时八点刚过没多久,首映礼应该差不多终了了,可首映礼终了后,应该还有一个庆贺晚会,如今赶过去,时间上应该恰如其分。

    他站起身。

    “动身吧。”

    ……

    沈嫚妮虽然性情比拟清冷,但毕竟在圈子里的位置摆在这里,况且这部影片,还是与龙腾协作,所以文娱圈里很多大咖都赶来捧场,其中就包含了时幕传媒,并且是时幕太子爷亲身到场。

    “嫚妮,这部片子无论结构层次还是拍摄手法,都十分出色,可以预期必定会大获成功,我就在这先祝贺你了。”

    时幕太子爷董志远浅笑举起手中香槟。

    今晚的沈嫚妮穿着一字肩抹胸礼裙,显露圆润香肩,礼裙雪白色,愈加映托出她的玉骨冰肌,一头润滑柔顺的青丝似乎瀑布,在灯光的照射下流露着淡淡的光泽,假定去做洗发水代言的话,简直不消任何前期修饰。

    并且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位很少佩戴首饰的国民女神今晚晶莹耳垂上也难得的戴上了月牙形的耳环,国色天香的脸蛋上略施粉黛,哪怕这个晚会上有不少光鲜亮丽的女星,可她照旧如鹤立鸡群,美得不成方物。

    真逼逼真的活色生香呐。

    “董总的目光一向是业界公认的,您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终于可以担忧了。”

    沈嫚妮虽然特性清冷,甚至在圈子里显得有些孤傲,但并不代便她不通人情,在这种场所,她作为东道主之一,自然不成以摆出一副拒人千里姿态,况且面对的还是她以前的东家。

    她愁容优雅,也悄然抿了口红酒。

    虽然如今圈子里遭都知道沈嫚妮曾经和时幕‘分手’,自身单飞,可关于其中缘由,还是雾里开花众说纷纭,但不论两人毕竟为何各奔前程,时幕太子爷以前对沈嫚妮的心意照旧是一集团尽皆知的微妙,此时看到他们两站在一同聊天,也没人不识趣的过去打扰。

    “对了,李先生今晚没来吗?”

    董志远环顾一圈,猎奇问道。

    这可是沈嫚妮自立旗帜后投资的第一部影片,重要性显而易见,假定砸了,那污言秽语必定漫山遍野般袭来,这么重要的时辰,李宝塔于情于理,都应该到场陪伴才是。

    听到那集团的名字,沈嫚妮愁容悄然一滞,但也只是瞬间,作为一个顶级演员,她自然明白把控自身的表情与表情。

    “是我让他不要来的,我和他暂时还没有地下关系的方案,他出如今这里,不太适宜。”

    其实某人还真应该多和她学学撒谎的身手。

    董志远不疑有他,看了眼沈嫚妮,叹道:“你也太小心了,你如今曾经是老板,不再是一个单纯的艺人了,曝光爱情,虽然会有一些影响,但其实也不会有以前那么严重,况且以你的年岁,谈爱情不是很正常的事?你也太庇护你的那些粉丝了吧?”

    董志远显然确实是一集团物,懂得取舍,拿的起放的下。

    “多谢董总关心,我会好好思索的。”

    沈嫚妮放下酒杯。

    “抱愧,我去下洗手间。”

    董志远点了摇头。

    沈嫚妮转身朝洗手间的标的目的走去,愁容逐渐消逝。

    董志远固然是一片好意,可是让她心里颇为为难,来参与她的首映礼?那家伙恐怕如今不知道在哪风流快活,估量基本都不知道这事!

    “嫚妮,祝贺了。”

    一路上,不少人对她打招呼,她都笑着摇头回应。

    走进洗手间,她翻开水龙头,面对着严惩的玻璃镜,渐渐呼出口吻,那张让全国男人魂牵梦萦的绝美容颜,又冷的似乎冰山,没有丝毫表情。

    阿谁男人,别说找她,甚至到如今,连一个电话解释都没有,又像是凭空蒸发了一样。

    你有种就别再出现。

    她洗了洗手,还没来得及把手吹干,突然,她瞳孔猛烈收缩。

    由于,镜子里,出现了一张男人的脸。

    要知道,这可是女洗手间!

    “别叫。”

    对方迅速分开她的身后,一个尖锐的物体,抵住了她的背部。

    沈嫚妮清楚,那很大可以是一把刀。

    毕竟不是没见过世面小女孩,沈嫚妮并没有被吓得花容失色,也没有尖叫安抚对方,展现出让人惊叹的镇定与冷静。

    “你是谁?”

    金希灿,或许说小丑王望着玻璃镜。

    “我是谁不重要,你只需求知道,你被绑架了。”

    虽然这话听起来有点乖僻,并且镜子里的这个干瘦男人看起来并不像一个悲天悯人的强盗,可是沈嫚妮心里还是一沉。

    “老实点,跟我走,想必你应该知道怎样做,要是你敢耍什么把戏,我不介意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沈嫚妮的绝色,并没有让小丑王眼中出现任何摆荡,他语气阴森,完美扮演着自身的角色。

    “走。”

    沈嫚妮没机遇再说话。

    小丑王挟持着她走出洗手间,下楼的途中,不免碰到人,可是在腰间那把刀的压榨下,沈嫚妮没有做出失智的举动,就这么被自身的‘保镖’,挟持出了酒店。

    “沈小姐。”

    房车里留守的两个保镖见到沈嫚妮走过去,立刻下车,发现她身后还亦步亦趋跟着一个生疏男人,立刻觉得不合错误。

    “你是什么人……”

    两保镖目露警觉,可小丑王迅速前跨,刀光翻转,隐入袖间,眨眼贴近,两手劈出,砍在两保镖脖颈,两个重金延聘的保镖半点抵抗都没有做出,须臾间就被放倒清醒。

    沈嫚妮眼眸哆嗦,心越加沉了。

    “上车。”

    奔跑房车朝和阎帝商定的地点行驶,坐在后排的沈嫚妮勉强维持冷静。

    “谁派你来的?”

    小丑王照旧不搭话,就在他快要圆满完成义务的时分,一道本不存在于剧本中的身影出如今了他的视野之中。

    就似乎桢格闪烁,他像是只走了一步,又像是只走了两步,眨眼就出现了不到二十米的位置。

    缩地成寸?

    小丑王眼瞳增加,似乎有点呆愕。

    夜色下,那身月牙色的长袍仙风道骨,飘逸绝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