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843 我对你付出了青春这么多年
    从春秋华府回到大唐一品之后,在房间里,李宝塔用自身的账号登录杀手联盟,反省了一下如今的暗花榜。

    玉罗刹确实从不撒谎,他的名字,确实以五百亿的天价酬金,高居暗花榜榜首。

    甚至在他的映像中,如此庞大的佣金,还是头一次出现。

    相较于其他大牌权益,杀手联盟的组织性不算严密,每个杀手都很自在,他们在志向中居于世界各地,甚至有着各种各样的职业。

    只需当接下义务的时分,他们才会化身冷血杀手,收割人命,从而博得佣金。

    甚至,李宝塔曾经也是杀手联盟中的一员,在地府创立以前,他也曾体会过一段杀手生活,也正由于如此,他才与玉罗刹相识。

    杀手联盟有句举世皆知的名言。

    这世上任何一条生命,都是可以用金钱来权衡的。

    换句更深入的话说,那就是这世上没有杀手联盟不敢刺杀之人。

    当然,以李宝塔如今看来,杀手联盟的这句霸气宣言,其实存在一丝言过其实的成分,他们确实允许任何名字出如今暗花榜上,但是有没有杀手敢接,或容许以完成,那就是两说之事。

    譬如,自身的名字如今就出如今暗花榜榜首。

    阎帝。

    佣金五百亿。

    盯着电脑屏幕,李宝塔扑灭一根烟,堕入了思索之中。

    虽然杀手联盟历来不会泄露雇主信息,但是如此明目张胆对他收回悬赏令,足以见面前之人的疯狂,或许说对他的滔天恨意。

    鸟为食亡,报答财死。

    这笔钱,确实足以让世上大少数人疯魔,但李宝塔也并不太担忧,作为地府之主,当世人皇,哪怕是杀手联盟那些阴暗阴森的杀手,恐怕也没几人敢对他发起刺杀袭击。

    毕竟,杀手联盟外面没几个玉罗刹。

    李宝塔吸着烟,合上了笔记本电脑。

    这世上对他咬牙切齿欲处之然后快的人物,相对不少,虽然他并不知道幕后之人毕竟是谁,但是有一点他基本可以必定,这个暗花早不出现,如今却突然出现,应该可以就此推测对方是比来一段时间才与他结怨。

    也就是说,这集团,很可以就在龙国之内。

    烟雾旋绕间,李宝塔眼神明暗不定。

    难道是李昊天?

    他有这个动机,应该也有这个财力。

    无论从各方面来剖析,他确实是值得第一怀疑的目的。

    可是李宝塔心中,却隐隐有一种直觉在提示着他,幕后之人并不是那位曾经离国的李家大少。

    以李昊天以往的行事作风,他应该不会是如此莽撞之人。

    他挖空心思勾搭圣殿设下必杀之局都以失败告终,他怎样可以还会把希望寄予在杀手联盟身上。

    可除了他,自身在国际的死敌,还会有谁?

    ……

    李宝塔最终还是无法确定幕后黑手,不外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对方欲除他然后快,总不成以不时隐藏在幕后,必定会有一天自动显露马脚。

    等了两天,发现洛神真的不方案帮手之后,他无法之下,只能分开了沐语蝶的公司——寰宇文娱。

    身为男儿,自当一诺千金。

    沐语蝶亲身把他带到了老总的办公室。

    “李先生,幸会。”

    陈涌很客气,自动与李宝塔握了握手。

    “李先生是为了语蝶的合约而来的吧?”

    陈涌看了眼沐语蝶,显然两人之前应该曾经有过交流。

    不论如何,想延迟解约,确实是有违契约肉体,李宝塔明白自身是站在没有道理的一方,所以姿态也摆的很是谦和。

    “陈总,十分不好意思,既然你与语蝶曾经交流过,那我就直话直说了,只需陈总情愿成全,违约金的事情,我们会尽数补偿。”

    “先请坐吧。”

    陈涌抬了抬手。

    三人在沙发上坐下。

    “李先生,语蝶固然是我们寰宇培育出来的,但她这些年,也为公司做出了必定的报答,假定语蝶觉得脱离寰宇可以有更好了展开,为了她的出路,我自然不会阻止,只是这事,我一集团,确实做不了主。”

    一个一线艺人想脱离公司,这种事任何公司恐怕都无法忍受。可是陈涌却似乎是个例外。

    他的话说的十分斑斓,但是绕来绕去,却把球抛了出去。

    他这也确实不是推脱,大小姐上次来东海,就唯独接见了沐语蝶,足以见大小姐对其的看重,入了大小姐眼的艺人,他怎样敢私自罢休。

    洛神不肯出面,李宝塔就知道这道坎自身毕竟还是绕不外去,只能启齿道。

    “假定陈总觉得为难,可以给曹小姐打个电话,我和曹小姐也算有点交情,我可以亲身和她说。”

    “这……”

    陈涌犹疑了下,最后还是点了摇头:“那好吧。”

    他掏出手机,站了起来,走到窗边,末尾拨打电话。

    “大小姐,有件事,我想向您禀告一下,”

    李宝塔自然不会偷听,这是基本的礼仪。

    “你和曹家小姐真的看法?”

    沐语蝶猎奇道。

    她知道他看法宋氏的天子娇女,两人如今同时出如今豪庭,并且还与庞厉迸发抵触的事,事前可是在东海闹得沸沸扬扬。

    李宝塔模棱两可,扭头道:“帮你处置了这件事,我们两之间,是不是两清了?”

    沐语蝶一愣,继而咬牙低声骂道:“你混蛋!”

    李宝塔哑然一笑,他自然不外是开玩笑罢了。

    陈涌站在窗边也没说多久,也就两三分钟的时间,就重新走了过去,只是让李宝塔不测的是,对方曾经挂断了电话,并且把手机收了起来。

    李宝塔站起身,“陈总,曹小姐怎样说?”

    沐语蝶也站了起来,有点紧张的看着陈涌。

    陈涌缄默半晌,突然一笑,对沐语蝶伸出手。

    “语蝶,祝你分开寰宇之后,能拥有更广阔的天地。”

    他这话,意思曾经表达的十分清楚了。

    沐语蝶一怔,继而喜不自禁,眉目绚烂如花,伸出柔嫩玉手。

    “多谢陈总成全。”

    “我对你付出了青春这么多年,没想到却换来了一句感谢成全。”

    陈涌叹息道,与她握了握手,难得的开了次玩笑。

    接着,他看着面前从一次进公司时他就觉得很适宜文娱圈的妩媚女子,饶有深意道:“你不该谢我,应该谢谢你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