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722 阿波罗的央求
    神祭之日是希腊最重要的一个节日,简直只需条件允许的状况下,希腊人都会分开雅典参与这场盛典,从此刻摩肩接踵的局面就可见一斑。

    但是,阿波罗早在几年前就选择分开了希腊,这个时分回来,难不成是内心还并没有遗忘自身的祖国?

    可无论他自身作何想法,在雅典,他注定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甚至关于雅典而言,他简直可以称得上一个罪人。

    黄道十二宫三人的陨落,虽然不是自杀的,但不成否认与他脱不了干系。

    “阿波罗,请你分开,这里不欢迎你。”

    胸前铭刻一把烈焰长弓的射手站起身。

    与此同时,他周围的八人也同时站起,目光聚集在同一个标的目的。

    阳光打在他们的战袍上,流光溢彩,绚烂耀眼,近乎让人不敢逼视。

    假定可以的话,他们自然想将阿波罗诛杀于此,为陨落的三位同伴报仇,但是此时的现象,显然不允许他们这么做。

    人皇有多么弱小,没人比当年亲身参与那场诸神之战的他们更能体会。

    明天是神祭之日,在场的国民真实是太多了,假定休战,会惹起多大的伤亡他们无法保证。作为这个国度的守护者,国民的安然,显然要排在内心的仇恨之上。

    “神祭之日传承千年,每个希腊人都有权参与,你有何权益让我分开?”

    一头绚烂金发的太阳神望向这个国度的首领。

    “您以为我说的对吗?亲爱的总统大人?”

    作为一国元首,卡帕斯的威严在普通国民意中自然似乎山岳,可是此时面对阿波罗,他的气场甚至被强行压制。

    他清楚有些为难,不由扭头朝站在神庙前的那道身影看了眼。

    阿波罗当年虽然分开了雅典,但是卡帕斯指点的政府却并没有取消阿波罗的希腊公民身份。

    人皇,早曾经超脱了世俗规则的约束,任何一位国度的当权者,在不到真没缺乏地的状况下,都不会去悍然开罪一位人皇。

    由于他们必需忌惮人皇的报复,要是引得人皇这种级别的强者怀恨在心,隔三差五来国际‘闹腾’一番,那国度就会与摆荡绝缘。

    如今雅典卫城最高处的希腊守护神似乎可以了解当权者的苦衷,一双浩瀚如宇宙星河的眼眸静静的望着阿波罗,似乎一点都不不测他的出现。

    “你若觉得有颜面站在这里,自然无人有权益让你分开。”

    底下的国民全部抬起了头,不成思议的望着那位与总统和智慧女神直接对话的男人。

    虽然官方并没有剥落阿波罗的国籍,但他离国之后,不时都在以无声无息的方式不时消弭他的影响,致使于过了三年,希腊国民只知有雅典娜,而遗忘了他们曾经还拥有一位太阳神。

    何采薇无看法的抓紧着李宝塔的手臂。

    她本以为此次出国只不外一段甘美之旅,但没想到她所看到的,却似乎是一个与她原本认知中如出一辙的世界。

    “我为何没颜面站在这里?人生而自在,都有追求自身想要的东西的权益,你情愿在这里当你的守护神,我也有自身想要追求的目的。”

    阿波罗似乎并不觉得自身当年的选择有任何不合错误,直视着神庙前女子。

    “雅典娜,我这次回来,没别的目的,只不外有一个小小的央求。”

    望着那双似乎历来都不会出现表情摆荡的眼眸,他指了指众神庙之中那一片独一的废墟,一字一顿。

    “我希望那里可以失掉重建。”

    “异想天开!”

    胸前铭刻着一上半人身下半局部马身的矮小女子沉声启齿。

    阿波罗转头。

    冉冉光线之中,众目睽睽之下,他的身影骤然在原地消逝。

    下一秒。

    “砰!”的一声响起。

    希腊的国民还不知道迸发了什么,就看到了人马大人莫名的飞了出去,矮小威武的身躯重重的撞击在众神庙的护卫墙上,随即砸落在地。

    尘土飞扬之中,阿波罗取代了他,站在了他的位置。

    “你有意见?”

    其他八名圣徒下看法就方案出手。

    可有人比他们更快。

    宙斯神庙前,雅典娜踏出一步,湛蓝长发随之飘舞,宛如大海泛起波澜。

    她似乎只是轻飘飘的踏出一步,但是空气中却出现了道道飘渺幻影。

    阿波罗将目光从人马身上收回,俯首,眼神悄然一凝,与此同时,双手在胸前划动。

    轨迹玄奥,他的手掌左近似乎有气浪涌动,空气似乎构成了一种本性,于他的身前构建起了一道空气屏障。

    “噗……”

    一只柔软的素手拍在了这道屏障上,收回了近乎低不成闻的声响,就像是手悄然的拍打着水面。

    看似软绵有力,但这层屏障却末尾猛烈震荡起来,没过多久便无声炸裂,空气宛如水滴四散,最后消冺于有形。

    阿波罗退后两步,站住身,赞赏一笑。

    “雅典娜,你这三年提高不小啊,要是当年你有如此实力,说不准可以保下你那三位随从,至少宝瓶应该不会死的那么凄惨。”

    雅典娜照旧没有任何怒意。

    “阿波罗,当年是你自身做出的选择,你既然选择遗弃希腊人民,自然没有资历再享用他们的供奉,你的神庙永远不成以失掉重建。”

    在阿波罗攻击人马时,警戒的兵士里方案抬起枪口,可是总统卡帕斯抬了抬手,无声防止了他们。

    “假定我非要你允许呢?”

    阿波罗笑道,眼中却末尾有光芒凝聚,无比扎眼。

    雅典娜静静的看着他。

    “在父神面前,我不希望看到你血染当场。”

    阿波罗一怔,继而不成抑止的大笑了起来,

    “雅典娜,世人愚笨无知,你还真把自身当成神了吗?”

    “让我血染当场?”

    “凭他们、还是凭他们?”

    阿波罗朝十二圣徒以及下面的兵士指去,语气里满是不屑。

    神榜之上。

    世人皆是蝼蚁。

    雅典娜唇边渐渐扬起一道纤细的涟漪。

    那一瞬间荡漾而出的风情足以倾倒众生。

    “假定加上他呢。”

    她手臂轻抬。

    阿波罗悄然皱眉,扭头望去。

    那里。

    某人摸了摸鼻子,情不自禁显露一抹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