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651 蛊毒!
    “村老,还望节哀。”

    陪着村老走了十几家村民,步涛神色越发消沉。

    数百位村民一夜之间与世长辞,这种人世惨剧就活生生的迸发在他的面前,哪怕再钢铁般的汉子,恐怕都不成以无动于衷。

    他来这里,是来处置效果的,可是结果就似乎他只是来这里看了一场喜剧。

    一座原本安静祥和的村庄,转眼间就成为了一座修罗天堂,没人知道步嵩心里有多么自责,但他还要强装安静,不能让表情流显露来。

    由于他明白,还有人需求他去安抚。

    那位曾经八十多岁的白叟刚从一位村民的家中走出来,目光已然有些凝滞。

    如今步嵩终于明白,刚才巫木枯为什么没有对这位白叟下手了。

    并不是由于严酷,而是他想让白叟余下的日子都活在痛苦之中。

    有时分,活着往往是一件比死还要愈加困难的事。

    全村的人都死了,只剩下自身一集团活着,这种志向,何其严酷?

    将村老重新送回家中后,步嵩一拳头狠狠的砸在墙壁上。

    “混蛋!”

    秦羽衣跟在他的身边,异罕见证了那一幕幕惊心动魄惨不忍睹的场景。

    “步旅长,谁也没想到会迸发这样的事情,还希望你不要太过自责,毕竟你曾经尽了全力,接上去这里的事情,还需求你来掌管。”

    秦羽衣安抚道,脸上照旧残留着难以置信之色。

    灭村这种事情,她也是头一次碰到,她没想到一集团居然能暴虐到如此境地。

    不论再怎样说,这些村民,曾经也是巫木枯的族人啊。

    “秦小姐,像巫木枯这样的人,真的就可以肆意妄为吗?难道就真的没有方法可以制裁他?!”

    步嵩猛然扭头,可以看到,他的眼眶都红了起来。

    军人就是为保家卫国而生,这种眼睁睁看着一村人死在自身面前的觉得,外人难以体会。

    都说杀人偿命,这几百条人命的血债是谁犯下的,步嵩无比清楚,可是他即使知道凶手,又能如何?

    像巫木枯那种级别的强者,既然跑了,除非他自动,不然恐怕再难发现他的踪迹。

    况且,发现了又能怎样样?

    刚才自身就曾经成功将之堵住,可结果又如何?

    愤怒的同时,步嵩心中同时涌起了一股史无前例过的有力感。

    关于步嵩的效果,秦羽衣没法回应。

    天榜强者,世俗规则对他们的约束力简直曾经可以疏忽不计,或许这世上必定存在让天榜强者也会感到忌惮的事物,但必定不会是步嵩,也不会是她。

    刚才和巫木枯的交手,曾经让她明白了与天榜强者的差距。

    “步旅长,如今虽然是冬天,但这么多尸体,还是不宜久放,并且,这里的事,最好可以隐瞒上去。”

    秦羽衣转移话题,轻声道:“还是让村民们……尽早的入土为安吧。”

    作为军人,步嵩毕竟要比普通人要来的坚强,也明白轻重缓急,暂时平复心境,末尾向昆南方面中止求助。

    秦家大小姐说得对,这里的事,不能传出去,不然影响太大了,这些村民的尸体必需以最快的速度处置,但尸体太多,他带的人手必定不够。

    收到音讯,昆南方面迅速派出人手,特战旅的兵士也没闲着,连夜末尾挖坟,填满村民尸体。

    等援助的人手第二天一早赶到后,双方合力,还是花了足足两天时间,才把村民全部安葬。

    秦羽衣并没有分开,和步嵩一同,参与了吊唁仪式。

    “王团长,必定要对村老好生安插,白叟家年岁大了,这次对他的打击……”

    步嵩没再说下去。

    这种惨剧,哪怕他都难以接受,更何况八十多岁高龄的白叟。

    看白叟萎靡的气色,谁都知道,恐怕白叟曾经时日不多了。

    带队赶来援助的王团长点摇头,表情也很繁重。

    “步旅长请担忧,我们必定会对村老妥善安插,让他安享晚年。”

    “拜托了。”

    步嵩和他重重握了握手。

    “秦小姐,这次多谢了。”

    步嵩随即回头对不时留到如今的秦羽衣说道,眼神中充溢发自内心的感谢。

    这种事情,只是他们军人的职责,秦羽衣一介平民,基本可以置之不理。可是当他上门说清缘由后,这位秦家长公主却毫不犹疑跟着自身分开这穷乡僻壤,甚至不顾安危的正面迎击天榜强者。

    如今,他终于明白国度为何会容忍秦家的存在。

    由于这个家族,胸怀国度大义!

    秦羽衣摇了摇头,看着漫山遍野的土坟,眼神有些哀伤。

    “我并没有帮上什么忙,步旅长这声谢,我可当不起。”

    步嵩默然。

    “步旅长,秦小姐,我先送你们出村吧,这里的事,我的人会接纳。”

    王团长出声道。

    他的兵曾经把这座村庄给包抄戒严,并且会继续很长一段时间,接上去,他会和外地政府商量,研讨后续义务如何展开,下级曾经下令,一村人非正常死亡的事,必定不能传出去。

    步嵩点摇头,如今他们留在这里曾经没有任何用途。

    一行人朝停在村口的军车走去。

    “步旅长,假定高层由于这件事要奖励你,我可以帮你中止解释。”

    步嵩一怔,钢铁般的内心流过一股暖流:“秦小姐,多谢你的好意,不论怎样说,这次确实是我……”

    他话还没说完,就发现秦羽衣面色突然有些不正常。

    步嵩皱了皱眉,“秦小姐,你怎样了?是不温馨吗?”

    秦羽衣摇了摇头,可骤然袭来的昏厥感越加猛烈,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眼前突然一黑。

    “大小姐!”

    跟在身后的凤凰成员反响很快,及时把向前栽倒的秦羽衣给扶住。

    突发状况让王团长也有些愣神。

    “秦小姐这是怎样了?不会是不伏水土吧?”

    这偏远山区环境恶劣,普通人可以真的扛不住。

    “不成以,秦小姐可是习武之人,怎样可以如此薄弱虚弱!”

    步嵩毫不犹疑道,神色很是严肃。

    要知道,此刻清醒不醒的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千金小姐,而是能和天榜强者正面过招的巾帼人物!

    他上前一步,走到秦羽衣面前,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神猛烈哆嗦了下。

    旋即,他伸手,猛然将秦羽衣的左边衣袖拉了上去。

    “你干什么?!”

    凤凰成员差点出手。

    步嵩此刻有意顾及凤凰成员,紧紧朝秦羽衣的手腕看去,须臾间,神色大变。

    很快,那些凤凰成员神色也骤然惨白。

    秦羽衣白嫩如玉的手腕上,赫然出现了一道惊心动魄的黑线,并且正渐渐的向上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