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572 京都四少
    天子脚下,法度威严。

    况且,台上的这几个年轻人可不是平头老百姓,而是棒子国的顶级艺人,一酒瓶把他们的脑袋瓜开了瓢,可不只仅只是故意伤人的效果,结果严重点,可以会触及到外交之争。

    酒吧内的这些年轻男女都看向那道身影。

    那厮穿着灰色风衣,身体细长,双眉如剑,容颜颇为英俊。

    毫无疑问,刚才突然飞出的那惊天动地的一酒瓶必定是他扔的,他也没有遮掩的意思,大小气方的站了起来,嘴角悄然勾起,泛动着若无其事的懒散笑意。

    故弄玄虚,比起舞台上那几个浓妆艳抹的棒子国艺人,这个风衣女子相对要愈加有魅力一些。

    那几个棒子国艺人扶着自身的队长,对风衣女子怒目而视,嘴里叽里呱啦不时在说些什么,虽然说得不是汉语,但从他们的表情,猜都猜的到不是什么坏话。

    “轩辕也真是,和这几个小丑较真干什么。”

    风衣女子边上还坐着五名女子,都不到三十年岁,但却有种异常的冷静与稳重。眼见兄弟捅了篓子,却不慌不乱,依然淡定的坐在那里喝着酒。

    “你以为轩辕真的是在和这几个棒子过不去?不外还真别说,这几个棒子我看的也很是不爽,不男不女不阴不阳的,这种人是怎样火的?”

    酒吧方面的举措很迅速,安保人员很快挨近在T台周围把那几个棒子国艺人维护了起来。

    “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中央?居然敢在这里肇事?!”

    一猛男神色不善的盯着风衣女子,估摸着是酒吧看场的这些人里的头头。

    “别曲解,我没有肇事的意思,只是单纯的看这几个棒子不爽罢了。”

    仪表特殊的风衣女子貌似安然安祥一笑。

    全场默然不语。

    看人不爽就是一酒瓶?

    妈旳,有这么跋扈的吗?

    那猛男皱了皱眉,然后带着两手下走了过去,“还请阁下和我们走一趟。”

    在这里看场子,眼睛自然要放亮,这青年砸伤了本国的艺人还能如此轻松,只能说对方底气很足。

    这里是什么中央?

    这可是卧虎藏龙的京都,一砖头扔到街上指不定就能砸到一位高官子弟,所以哪怕这风衣女子悍然肇事,但这猛男还是比拟按捺,语气还算客气。

    风衣女子看了他一眼,笑了笑:“不好意思,我这还有冤家,恐怕不能和你们走。”

    猛男神色一沉,“那只能得罪了。”

    这么多人看着,假定他一点举动都没有,别说这场子以后还能不能开下去,至少他必定可以卷铺盖回家了。

    眼见对方不肯配合,他挥了挥手,方案强来。

    他身边两手下立刻朝风衣女子走了过去,一人伸出一只手,朝风衣女子肩膀抓去,欲图将之强行带走。

    风衣女子挑了挑眉,不闪不避,当两只手搭上他的肩膀,他才有了举措,双臂扩展,肩膀随之一震,瞬间将对方的手给震开,与此同时,双掌同时探出,如蛟龙出海,结结实实轰在那两人胸口。

    两个魁梧汉子如遭重击,神色煞白,当场被轰飞出去。

    吧台边,李宝塔眼神闪烁了下,静静喝了口酒。

    内行看繁华,内行看门道。

    酒吧里的人只觉得十分酷炫,有的甚至还唯恐天下不乱的为风衣女子叫起好来,可担任看场的那猛男神色一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他退伍前,也是部队里的一名尖兵,这才被酒吧老板委以重担,他哪能看不出这风衣女子是个练家子。

    他深提一口吻,方案亲身入手,可那风衣女子瞟了他一眼。

    “别白费功夫,你不是我的对手。”

    说话的时分,他表情语气都十分平淡,没有任何的自豪或是轻蔑,似乎只是在陈说一个微乎其微的志向。

    “呦,没想到叶大少居然都亲身来给小店捧场,我真实是深感荣幸啊。”

    就在那猛男进退维谷的时分,一道笑语从楼梯口传了过去,恒子一群人渐渐走了上去。

    风衣女子目光移了过去。

    “胡恒,不得不说,你请谁不好?非得请这几个不阴不阳的东西?真是让人倒胃口,你脑子是不是被门夹了?”

    风衣女子似乎是一个拖泥带水之人,想什么说什么,不会隐藏内心境绪。

    “一千集团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叶大少不喜欢,不代表他人也不喜欢。”

    恒子文绉绉的道,哪怕对方说话很不客气,他照旧笑脸相迎,展现出不错的修养。

    “胡恒?没想到这家酒吧居然是他开的。”

    “胡少可是京都四少之一,这风衣帅哥居然敢和他这么说话,胡少也不发火,看来来头不小啊,不知道又是哪个大佬的子孙,难怪那酒瓶扔的那么随意,不外不说,那酒瓶砸的还真是解气啊,我他妈也早看这几个棒子不爽了。”

    酒吧内交头接耳声响起。

    李宝塔阔别京都多年,自然不知道什么京都四少,但经过刚才风衣女子两人的说话,他也明白阿谁胡恒估摸着是这家酒吧的老板,他朝胡恒看了一眼,不外目光很快却被胡恒手边搂着的妖娆女子所吸引。

    这女子体态丰腴,穿着玫瑰色的蝴蝶袖上衣,胸襟处不知为何有些散乱,显露一片雪白柔嫩的肌肤,艳丽妖娆勾魂摄魄。

    李宝塔自然不是一个没见过美女的人,之所以目光放在了阿谁女人身上,是由于这个女人他见过。

    上次他在大唐一品买房的时分,这个女子也如如今这般风情万种的出如今他眼前,只不外事前她依偎的男人,是唐山地产的太子爷唐嘉豪!之后他还和两人在大唐一品内的会所吃了顿饭。

    看着这位还并没有发现他的存在的国际的一线女星,李宝塔不由悄然皱了皱眉。

    他事前就明白,这个江彩娥在唐嘉豪身边必定是情人一类的角色,可如今这又是什么状况?

    看她紧贴在胡恒身边的样子,两人的关系自然无须多做猜想。

    这是和唐嘉豪分开了另攀了高枝,还是背着唐嘉豪给他戴了绿帽子?

    李宝塔不是一个爱管正事的人,但他和唐山地产那位太子爷也勉强算是冤家,碰到这种事,他还当真有些为难,不知道该不该知会唐嘉豪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