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552 毛遂自荐
    人质的身份安危固然重要,但在坐在权位上的那些人眼里,他们或许愈加在意的是自身的威严不容寻衅。

    自愿向劫匪俯首,对他们而言毫无疑问是一种无法接受的羞耻,于是乎,一切的压力简直都被压在了罗涛一集团的肩上。

    下面下令不允许妥协,可人质的安危也不能有任何闪失,不然他这个城南分局的局长预先必定是第一个背锅的人,因此,罗涛的神色十分繁重。

    那些头顶官帽的人个个外表上都很坚韧不拔,但内心里什么想法,李宝塔也清楚,或许在那些掌权者眼里,外面的十几位人质还没有他们的面子来得重要。

    看了眼时间,如今曾经快接近两点半,也就是说,警方和劫匪曾经在这里僵持了快一个小时,外面的劫匪见直升机迟迟未到,恐怕随时都有可以发难。

    “罗局,这么拖下去也不是方法,你们警方就没有想到其他方案?”

    “这家银行三面封锁,独一的进出口就只需这块正门,我们完全没方法隐藏出来,正面打破的话……虽然两名劫匪手中持有的只是猎枪,即使改装过,杀伤力也有限,但毕竟人质距离他们太近了,假定我们害怕妄为,恐怕他们立马会狗急跳墙。”

    罗涛消沉的说道,有些一筹莫展。

    李宝塔闻言再度端详了眼这家银行。

    这家银行应该只是一家小支行,只需一楼,地形结构并不复杂,假定警方真有意冲出来,恐怕分分钟就能打破,只不外值得思索的是,当警方冲到那两个劫匪面前的时分,外面的人质还能有几人活着,那就是一个未知之数了。

    透过玻璃,可以看到那些人质都被劫匪限制在了一同,透过穿着可以看出他们的身份不一,男女老幼都有,包含银行的七名义务人员,但脸上如出一辙都带着无法掩藏的恐惧之色,或许他们也怎样都不成以想到明天来趟银行居然会遭遭到这种无妄之灾。

    以李宝塔这个角度,他如今曾经看不到崔梦涵,但是他可以必定自身之前在那块投放屏上并没有看错,并且刚才在罗伊人这里也失掉了证明。

    李宝塔从银行里收回目光,末尾端详起周围环境。

    “罗局,你们就没想过不才面的居民楼里,隐藏狙击手?”

    李宝塔目光定格身后,也就是银行的对面。

    那里临街一楼是一排商铺,往上就是居民住宅,和银行隔着一条马路,彼此距离大约七八十米远,并且简直窗口都对着马路,银行完全掩盖在视野范围内,相对属于绝佳的狙击位置。

    罗涛也朝扭头朝那边看去,可是他还没来得及说话,罗伊人就抢先启齿道:“你以为就你聪明?我们怎样可以没想过暗中狙击的方法,只不外……”

    说着,罗伊人突然停了上去。

    “只不外什么?”

    李宝塔悄然皱眉。

    罗伊人看了他一眼,面色有些不自然。

    罗涛开了口:“我们局里的精锐狙击手有限,能胜任这个义务的只需一人,而劫匪有两名……”

    罗涛脸上也显现一缕羞愧之色,偌大的城南分局,居然找不到几个像样的狙击手,这让他这个做局长的确实有点脸上无光。

    其实也不能说警方无能,城南分局里会玩狙的不少,但一切人都清楚,这次的案子不是儿戏,一旦出手,就必需一击毙命,不然必定会彻底激怒劫匪,到时分自身必定会担负起庞大责任,所以一时间没人敢随意接下这个义务。

    “……”

    李宝塔默然无语。

    罗涛的意思他自然明白,劫匪有两名,一位狙击手必定不够,要出手,必定得同时将两名劫匪击毙。

    “老子再给你们十分钟时间,假定还看不到直升机的话,别怪老子心慈手软!”

    银行里传来了大喊声,与此同时,还伴同着人质惊慌的叫喊。

    “请你们坚持冷静,直升机马上就到,只需保证人质安然,我们警方保证让你们安然分开东海!”

    警方立刻有人拿着喇叭中止安抚。

    “少扯他娘旳蛋!记住,老子只给你们最后十分钟!”

    劫匪或许曾经看出了警方的缓兵之计,或许也可以是由于他们的耐烦快被耗尽。

    “罗局,怎样办?”

    罗涛作为在场的最高指点,一切人都等着他拿主意。

    罗涛神色阴晴不定。

    “罗局假定置信我的话,可以把狙击的义务交给我。”

    李宝塔突然启齿。

    罗涛眼神一凝。

    罗伊人也是一愣,紧接着很快启齿道:“交给你?李宝塔,我知道你能打,可你摸过狙击炝吗?如今可不是你逞能的时分!”

    李宝塔没理会罗伊人,安静的看着罗涛。

    “李先生,你当真觉得自身可以?”

    罗涛低声问道。

    李宝塔并没有放什么长吁短叹,只是无声的点了摇头。

    罗涛眼神显现挣扎之色。

    李宝塔不是警务人员,让他参与这等大案,假定出了岔子,他这个局长必定要担负庞大责任。

    “爸,你不会真的方案置信他吧?!”

    罗伊人不成思议道,甚至都忘了这里不是在家里。

    “小王,你和李先生一同上去,外面十八位人质的安危,就拜托你们了!”

    罗涛沉声道。

    小王估量就是阿谁独一敢接下这个义务的狙击手,容貌看起来很年轻,或许也正是这种年轻人,才有那种责任和使命感。

    他很庄严庄严的对罗涛敬了行礼,“保证完成义务!”

    很快有人给李宝塔送来了一把PSG-1,李宝塔对罗涛点了摇头,然后拎着枪转身朝银行对面走去。

    “爸,你是不是疯了?!”

    罗伊人满脸难以置信,她完全无法置信父亲真的会把如此重要的义务交给一个外人,并且这个外人还是一个罪不容诛的江湖头子。

    这世界毕竟怎样了?

    罗伊人觉失掉一种极度不真实的荒唐感。

    “叫我局长!”

    罗涛沉声道,并没做任何解释,见李宝塔两人曾经走进商铺外面后,他对周围下属吩咐道:“想方法,把外面的劫匪引到视野可以看到的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