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528 女子如龙
    作为东道主兼战略协作同伴,顾倾城很盛情的约请蔡红鲤共进午餐,蔡红鲤也不是一个矫情的人,很小气的允许上去。

    宴请蔡红鲤这种身份的人物,层次自然不能低,顾倾城原本想把地点选在备受名流溺爱的卧龙阁,可是蔡红鲤提出要去李宝塔的战国会所瞧一瞧。

    既然蔡红鲤有意,李宝塔自然不会拒绝。

    既然是商业上的宴请,顾倾城也没忘了跟着蔡红鲤一同前来东海的那些皇锐集团的精英,蔡红鲤也没拒绝顾倾城的好意,一行人在永兴总部楼下集合,然后八辆车浩浩荡荡的杀向战国会所。

    “听说东海最出色的场子,除了那位东海王的皇朝的话,就要属战国了,我来过东海不少次,但还真一次没去过,这次沾了蔡总的光,算是可以开开眼界了。”

    “听说战国的红楼是男人的梦中天堂,不知道那位战国主席明天会不会请我们出来玩一玩?”

    伴同着他话语,这辆车里的几位皇锐集团精英脸上都显露男人都懂得笑意,

    不只仅是这辆车,其他几辆车里的皇锐成员简直都在议论知名遐迩的战国会所。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那位战国主席才多大年岁,简直比我们都小吧?如此年轻就拥有这样的成就,真是让人羡慕不已啊。”

    “黄哥,我们也不消妄自尊大,比起普通人,我们也混得不差了,人要懂得知足不是?不时往高处去看,那基本没有止境的,别把自身活得太累。”

    “说的也是,不外那位战国主席身份估量不普通吧?蔡总对他如此喜欢有加,跟在蔡总身边这么久,我还头一次见蔡总对一个男人如此和颜悦色。”

    “蔡总阿谁世界,不是我们可以讨论的,我们安安心心做好自身格外的事就是。”

    一位在皇锐资历较为深沉的男人开了口,几人也就打住了话头。

    这种正式的宴请,李宝塔也给足了蔡红鲤的面子,把地点设在了江湖楼,并且把欧阳修卢克等人都叫了过去。

    战国会所四个机构的主要担任人都在座相陪,足以显示诚意。

    李宝塔复杂引见了一番,不论是欧阳修等人,还是皇锐集团那些商业骄子,混到这种位置,可以说都是交际的好手。

    双方都没拿什么架子,把姿态摆的很平,脸上都弥漫着恰如其分的热情笑意,谈笑甚欢。

    “这就是你们战国的四大金刚?”

    蔡红鲤坐在李宝塔左边,而他的左边坐着的是顾倾城。

    蔡红鲤视野在正在和自身下属们聊着天的欧阳修四人脸上望了圈,笑道:“李学弟,你什么时分变得这么客气了,还把他们叫出来。”

    “假定只需我们三个吃饭倒无所谓,但既然是集团规格的宴请,必要的诚意还是得拿出来,要不然学姐你的这些下属指不定会以为我和倾城态度傲岸不识礼数呢。”

    “呦,确实是生长了不少,居然思索得如此周到。”

    “来,李学弟,我敬你一杯,感谢你如此盛情招待。”

    这张桌子很大,下面摆满了各种酒,白的红的都有,可是蔡红鲤没拿红酒,而是拿起了一瓶上等的茅台。

    在商场能混出一番效果的人,可以说都是酒场新手,不提千杯不醉的夸张境地,但蔡红鲤的酒量喝倒普通男人还是没太大效果。

    李宝塔和蔡红鲤喝了杯酒,接着站起了身,“倾城,你和学姐先坐会,我去叫几个冤家。”

    蔡红鲤道:“还叫人?这里恐怕坐不下了。”

    “没事,我别的加张桌子。”

    李宝塔和义务人员吩咐一声,然后走出了江湖楼。

    没过多久,他就重新走了回来,只不外不同的是,他的身后多了十二集团。

    当他们一出现,不知为何,整个江湖楼大厅的空气都瞬间变得阴森上去。

    “这是我在国外的冤家,天狼,你们坐吧。”

    在李宝塔眼里,天狼这些人,不是他手里的杀人机器,而是可以生死拜托的战友,所以即使知道这种场所让他们出面有点不适宜,但他还是把他们叫了出来。

    这是一种最少的尊重。

    天狼一行人独自的坐在别的一桌。

    李宝塔重新落座,蔡红鲤盯着那一桌柳眉微蹙的说道:“你这些冤家,怎样看起来有些奇特?”

    李宝塔若无其事笑道:“他们特性就是那样,比拟外向,也很纸上谈兵,学姐不要和他们普通计较。”

    “不是……”

    蔡红鲤不是介意这些人刚才出去的时分招呼都不打,她还没那么小心眼,她只是天分觉得,这些人的气质太过奇特了些,豪门公子,江湖大枭,政坛巨鳄……各种身份的人,她这些年简直都见识过,可是这些人给她的觉得,史无前例,她甚至一时间都无法描画。

    那十二集团坐在另一桌,彼此间没有任何交流,两桌相隔不到五六步远,可蔡红鲤却觉得那些人似乎置身在另一个世界。

    “蔡总,我敬你一杯,希望我们这次能马到成功。”

    顾倾城端起酒杯,酒杯里倒的也是白酒。她亲眼见过天狼杀人,就在永兴总部顶层的会议室里,当着永兴大半高层的面,对方一把扭断了蛇堂堂主范飞的脖子。虽然直到如今她都问过李宝塔天狼这些人的来历,但她也明白这些人必定不是什么正常人,她自然不希望蔡红鲤不时把留意力放在天狼他们身上。

    蔡红鲤视野收了回来,端起酒杯和顾倾城碰了碰,但是脑中思绪照旧在转动,心中疑虑未消。

    她这个学弟带给她的惊讶可是越来越多了,不只仅背负着惊人的家世,甚至这些说是冤家但清楚更像是下属的人,都如此的诡异而微妙。

    菜很快被不时端下去,李宝塔这次拿出了相当大的诚意,说是满汉全席都不为过,并且田万里他们也都是聪明人,看李宝塔的态度就知道自身该如何去做,席间,都很热情的对那些皇锐精英收回约请,让他们稍后去赌场红楼好好消遣一番。

    可以容纳数百人的江湖楼大厅虽然只摆了两桌,但气氛却很热烈。

    就在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的时分,江湖楼一楼大厅门口,突然出现了两道身影。

    一男一女。

    一切人的目光瞬间被吸引,继而很快下看法聚焦在那柄尚未出鞘的长剑上。

    不提皇锐那些精英,就连蔡红鲤一时间都不由有些失神。

    这年代,居然还有人背着一把剑招摇过市?

    阿谁穿着一袭青衣,一出场就被全场注目的女子眸光在江湖楼大厅里转了一圈,然后定格在坐在两个绝世美人之中的李宝塔身上。

    “铮……”

    一抹清光划过。

    面前长剑骤然出鞘!

    她手臂平抬,在众目睽睽下,悍然拔剑,剑锋直指李宝塔。

    全场俱惊。

    女子如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