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508 无情人最痴情
    处置完六子两人的尸体后,李昊天就下了楼。

    他似乎并没有等候酒会终了的意思,诚如他所说的那样,也没再打扰宋洛神,直接走出了水晶宫大酒店。

    李家大少有一个很共同的习气,无论去哪,他都不会住酒店。

    他钻进停在酒店门口的一辆迈巴赫,半个多小时后,迈巴赫停在了一栋环境俗气欧式作风的庄园。

    以李昊天的身份,无论在哪个城市,弄个暂时住所只不外是举手之劳的事情。

    虽然只是暂时住所,但这栋庄园的配置设备很完全,有管家,还有专业的安保人员。

    可以看到那些冷峻的安保人员西服下的腰间处纤细鼓起,清楚配有热兵器。

    龙国虽然控制严峻,但也有持枪令这种东西,可也要知道,那也不是有钱就可以办的上去。

    李昊天下车,在一众恭敬的问候声中进入庄园。

    “主人,裴小姐在楼上。”

    一名穿着燕尾服的管家走了过去,也是豪门里都喜欢聘用的的英式管家,但是汉语却说的字正腔圆。

    李昊天皱了皱眉,朝楼上看了眼。

    “我知道了。”

    他点了摇头,朝楼上走去。

    主卧的浴室内,浴室大门封锁,外面有水波声传来,进入卧室的李昊天听的清清楚楚。

    很显然,外面有人在泡澡,并且连门都没关。

    李昊天的脚步声不算重,但浴室里人听力却显然很好。

    “昊天,你回来了?”

    有声响从浴室里传了出来,嗓音慵懒,并且透着性感的那种嘶哑,还未见人,就让人骨头酥麻了三分。

    李昊天没有回应,把西装外套脱掉放进衣柜里。

    “哗啦。”

    浴室里传来一阵水花声,似乎是有人从浴缸里站了起来。

    然后一个身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全身上下只裹着一条浴巾,遮掩住重要部位却遮挡不住那凹凸有致的魔鬼身体,大片雪白的肌肤和一双细长弯曲的美腿流露在空气中,身上的水迹都没有完全擦洁净,乌黑的秀发湿哒哒的缠绕在圆融的肩头。

    好一副美人出浴图。

    并且这个女子还长着一张超凡脱俗的绝色脸蛋,眼若点漆,唇若朱涂,睫毛弯曲而细长,眼眸狭长,眼角处有些纤细的上挑,让她的气质里平添一缕妩媚。

    哪怕得道高僧看见这一幕,恐怕都会生起出家的心思,可是李昊天似乎没有七情六欲般不为所动,甚至看着她这幅流露的样子,还悄然皱了皱眉头。

    “你怎样来了?”

    “由于你在这里呀。”

    女子不移至理的回应,随着她朝李昊天走近,一股不知道是沐浴露还是体香的诱惑香味逐渐朝李昊天弥漫过去。

    李昊天似乎心如铁石。

    “把衣服穿上。”

    “可是我澡都还没洗完,听到你回来就赶忙出来了,要不咱俩一同洗吧?”

    她伸出柔嫩的玉手,搭上李昊天的肩头,吐气如兰,性感的嗓音里带着让人难以拒绝的磁性,就像是西游记里的白骨精,风险又诱人。

    “裴诗音,别让我把你赶出去。”

    毫无疑问,李昊天比骑白马那和尚要来得坚决。

    人美名字也美的裴诗音知道男人的特性,也没寻衅男人的威严,灵巧的收回了手,幽怨道:“宋氏女就真的有那么大魅力吗?见了一面转眼就把人家给忘了。”

    裴诗音,虽然没有宋洛神名声那般响亮,但在京都也是响当当的一号名媛,但恐怕没人想失掉,她和李昊天关系如此不普通。

    “你和她没有可比性。”

    在宋洛神面前柔情款款的李昊天此时面对裴诗音,却俨然像是换了副面孔。

    “为什么?”

    裴诗音也不恼怒,笑问道:“就由于她是宋氏秉承人吗?”

    李昊天模棱两可。

    “假定她没了宋氏秉承人这个身份,你会选择她还是选择我?”

    裴诗音很细心的问道。

    “不论你相不置信,我喜欢她,只是由于她是宋洛神,而不是由于她的身份。”

    “啧啧,真是让人感动啊,没想到李家大少爷居然也有如此痴情的一面,惋惜啊,那位宋大小姐此刻不在这里,但退一步说,即使她在这里,听到你这番话也不会有什么摆荡吧?”

    李昊天眯起眼:“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裴诗音刚刚出浴未施任何粉黛的脸蛋上绽放出格外艳丽的愁容。

    “东海的这段日子的谣言你难道没有听说过?你那位弟弟,宋氏大小姐的旧情人回来了,宋氏大小姐前段时间刚刚在一家夜场冲冠一怒为蓝颜,把一个江湖大哥的公子弄进了警备团,宋大小姐以往多么高冷,这次居然为了一个男人如此大动干戈,要知道,他们似乎曾经十年未见了吧?”

    “这份感情,还真是深沉到可歌可泣的境地。”

    裴诗音注视着李昊天:“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无情人最痴情,惋惜的是,昊天,宋洛神选择把无情给了你,把痴情给了他人。”

    李昊天神色明暗不定。

    “这些事情,和你有关吗?”

    “我只是替你感到可悲,你知道你如今像什么吗?就像一条冲宋洛神摇尾乞怜,却得不就职何回应的狗。”

    诛人诛心。

    裴诗音语气并不激昂,相反很平淡,甚至还透着笑意,但是却让李昊天的神色骤然阴沉上去。

    他猛然伸出手,一把扼住裴诗音白皙细长的脖颈,眼神凌厉刺骨。

    “你是在找死!”

    此刻的他,哪还有事前在水晶宫的阳光容貌。

    “堂、堂堂的、李家大少爷,连志向都……不敢招认吗?”

    裴诗音呼吸变得困难起来,但她却毫不恐惧,甚至都没有半点挣扎,由于喉咙被捏住,她悄然仰着头,视野照旧不闪不避的和李昊天对视。

    “昊天、我并不是、故意要讥讽你,我只是想让你明白,有些人,不值得你付出。”

    李昊天眼神摆荡不止,几秒后,伸手一甩,裴诗音被甩在了大床上,浴巾散落,显露大好春光。

    “以后,我要是再从你嘴里听到这样的话,别怪我不顾以往的情分。”

    李昊天转身走出房间。

    裴诗音趴伏在床上,急促的喘着气,听着身后的脚步声,双手死死的抓紧了被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