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495 请给我好一点的情敌
    一场大火,把一切罪恶变为灰烬。

    和甘季庄园那场火一样,警方调查事前,很快将之定性为不测事情,没有深究。各种旧事媒体也只是意味性的报道了一番,说朝天路一修建深夜突发大火,对起火缘由与死亡人数只字不提。

    李宝塔没有干预,永兴也没有中止干预,却似乎心有灵犀般与警方和媒体构成了一种无声的默契。

    大火深夜就被扑灭,就似乎永兴这场兵变,也随着这场火的熄灭而渐渐停息。

    虽然照旧存在一些顽固分子,但随着郝斌杰的死亡,那些人曾经不值一提。

    东海市中心病院,顾擎苍手里拿着报纸,慨叹道:“看来不服老不行了啊。”

    报纸的这一页,报道的就是朝天路昨晚的大火,但却只占据了很小的篇幅。

    一场原本有可以招致整个永兴支离破碎的风暴,在短短几天内迅速停息,哪怕是他都不成以做到如此。

    顾擎苍合上报纸,对身边的孙女笑道:“如今世界是你们年轻人的了。”

    接手永兴之后,顾倾城以人眼明晰可见的速度迅速成熟,这一点从她的穿着装扮上就可以清楚看出来,以往那些少女作风的服饰,都被她装进了箱子里然后放进了杂物间,哪怕她如今才二十岁。

    明天的她穿着一身束腰黑色礼服,吊带斜搭在两臂,显露雪白香肩,礼服前端经过精心裁剪,宛如波浪,大气而又端庄。

    最有目共睹的是,她的胸前挂着一个吊坠,吊坠里镶嵌着一颗椭圆形的血钻,和她一对耳环的材质如出一辙。

    很显然,李宝塔送的那块天价血钻,终于被顾倾城运用了起来。

    “丫头,明天装扮的这么斑斓,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顾擎苍似乎才发现顾倾城与以往的不同,脸上略有些惊讶。

    “爷爷,我恐怕不能陪你吃晚饭了。”

    “怎样?”

    顾擎苍笑道:“是和小李有约会?”

    “不是!”

    哪怕如今恐怕整个东海都知道自身对李宝塔的心意,但被爷爷打趣,顾倾城还是不免有些羞赧。

    或许如今也只需在顾擎苍面前,她才会显露些许的女儿神态。

    “既然不是和小李约会,那还有什么事比爷爷还重要?”

    顾擎苍当然是在开玩笑,可顾倾城担忧爷爷曲解,赶忙解释道:“是宋氏集团约请我去参与酒会。”

    “宋氏集团?”

    顾擎苍皱了皱眉,笑意逐渐收敛。

    “嗯。”

    顾倾城点摇头:“宋氏大小姐专门让人给我发的请柬,推脱不了。”

    顾擎苍眉头皱得更紧了,他眼神闪烁,缄默了上去。

    “爷爷,怎样了?”

    顾倾城有些奇特的看着他。

    “丫头,你知道宋大小姐为什么会约请你吗?”

    “我不知道,不外我听说东海很多名流都被约请了。”

    顾擎苍缄默的看了她一会,神色莫名的有些严肃。

    顾倾城逐渐皱起眉,“……爷爷,是哪里有什么不合错误吗?”

    “丫头,有件事我不时没有通知你。”

    顾擎苍渐渐启齿:“你还记得汪登峰的那场葬礼吗?”

    顾倾城点摇头,那场葬礼才过去不到半年,她的记忆里还没差到这个境地。

    “那场葬礼,宋大小姐似乎也来了。”

    “那你知道她为什么会来吗?”

    顾擎苍的这句话无疑把顾倾城问住了,她之前基本没思索过这个效果。

    “事前或许一切人都觉得她来参与葬礼,是看在我的面子,其实并不是。”

    顾倾城皱眉道:“那她为什么要来?”

    顾擎苍没有直接回答这个效果。

    “假定我再通知你,汪登峰就是被她逼死的呢?”

    顾倾城神色一滞,继而百般不解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啊。”

    顾擎苍轻声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顾倾城不由末尾回想起汪登峰葬礼的场景。

    一幕幕画面似乎幻灯片一样在她脑海里急速闪烁。

    突然,她瞳孔收缩了下,记起了一个很关键但却被她不知不觉无视了的效果。

    事前在葬礼上,那位宋氏的天之骄女,和川蜀那位刀马旦一同来向李宝塔道过喜。

    事前她就觉得,对方看李宝塔的眼神很奇特。

    “她和他……”

    顾倾城张了张嘴,想到了一个惊人的可以。

    顾擎苍似乎知道她要说什么。

    “丫头,你应该到如今还不知道小李的过去,爷爷刚刚看法他时,也不知道,但经过这几个月,算是了解了一点,但也必定不算完全。”

    “爷爷之前没有通知你,是觉得没有必要,但既然如今你曾经认定他了,爷爷也不能再瞒着你了。”

    面对顾倾城增加的瞳孔,顾擎苍点了摇头,“你猜的没错,小李和宋氏大小姐,曾经是一对恋人。”

    这个音讯给顾倾城无疑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宋洛神,一个站在云端的女人,居然是自身喜欢的男人的前女友?

    恐怕无论换作哪个女人听到这个音讯都无法坚持安静。

    顾倾城心中各种表情涌动起来,自身都分不清毕竟是什么滋味。

    “爷爷,我真不知道自身是该自豪,还是该担忧……”

    缄默了半饷,顾倾城苦笑着开了口。

    自身喜欢上的男人曾经是宋氏大小姐的男友,这充沛说明自身的目光特殊,可……自身似乎怎样也快乐不起来啊。

    “是不是突然觉得压力很大?”

    顾倾城坦诚的点摇头,“他……怎样历来没有通知过我这些?”

    “不是每一集团都喜欢把过去的事挂在嘴边,他不说,自然有他的缘由。”

    顾擎苍细心道:“丫头,如今重要的事你自身的想法,据我所知,很可以,宋氏大小姐对小李依然旧情难忘,所以……”

    “爷爷,你是让我做好意思预备对吗?”

    顾擎苍安抚道:“宋洛神又怎样了?我真不觉得我孙女哪里比她差。”

    顾倾城苦笑愈浓。

    她可以和苏媛争,甚至可以和沈嫚妮争,但是她怎样也没想到,她最大的对手到头来居然是宋氏大小姐。

    她记得有首歌似乎叫作请给我好一点的情敌,顾倾城此刻真的很想知道作者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