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412 约见燕东来
    等艾莲走后,车内只剩下一男一女。

    局面一时间寂静无声,有缕为难有形中在空气里涌动。

    目送艾莲跑进校园,顾倾城捋了捋腮边发丝,轻声道:“莲子素日里就是大大咧咧的,喜欢说些胡话,但人没有什么坏心眼,你不要和她计较。”

    “像她这样率直的姑娘如今可不多见了。”

    李宝塔笑了笑,回头道:“送你回家?”

    顾倾城点摇头,她虽然不想让爷爷担忧,但她也清楚轻重缓急,这种事情,没方法隐瞒,谁知道接上去还会不会迸发异常的事情?谁又能保证每次都有救星及时出现?

    李宝塔调转车头,两人都很默契的没提阿谁吻的事,但显然明天事前,两人之间的关系不成以再如以往那般单纯了。

    “我觉得你应该给燕先生打个电话。”顾倾城突然启齿道。

    “为什么?”

    李宝塔笑问。

    “庞天云毕竟和燕先生共同打拼多年,他死了,你应该和燕先生中止基本的沟通,不然恐怕会惹起不消要的曲解。”

    李宝塔缄默了下,有点猎奇道:“你不恨他吗?”

    按道理说,燕东来是永兴的宿敌,并且此次绑架的庞天云是燕东来的兄弟,于公于私,顾倾城都应该对燕东来没有好感才对。

    “我为什么要恨他?”

    顾倾城轻笑道:“我爷爷经常说,如今的世道,不提江湖草莽,就算是在普通人外面,无情有义的人都不多见了,燕东来就算一个,我很清楚,像明天这样的事情,相对不成以是燕先生指使的,他假定真想这么做,我哪能安然然安活到如今。”

    李宝塔闻言不由慨叹,家庭对一集团的品性塑造确实至关重要,假定不是有顾擎苍这样的晚辈,或许基本无法培育出顾倾城如此豁达的胸襟。

    李宝塔把车停在路边,给燕东来打了个电话。

    “燕老哥,有时间没?”

    李宝塔拿着手机,目光透过挡风玻璃看向街道上的人流,眼神有些复杂。

    “当然,李老弟有事?”

    听燕东来的语气,应该是还没收到庞天云身死的音讯。

    这种事,在电话里必定无法说清楚,李宝塔约燕东来出来见面,地点就定在了两人第一次正式会面的鹤鸣茶楼。

    燕东来直爽赞同上去。

    “要不我陪你去吧?”

    见李宝塔放下手机,顾倾城启齿道。

    李宝塔只犹疑了半晌,就点了摇头,有顾倾城这个当事人在,有些事情好解释一些,况且,他也不情愿再看到双方的关系由于这件事再度好转,作为永兴的秉承人,顾倾城能和燕东来面对面的直接交流,只需益处没有坏处。

    改动行驶标的目的,李宝塔驱车分开古越路,当他和顾倾城到的时分,燕东来还并没有赶到。

    两人上楼,定了个雅间,没要侍女,顾大小姐亲身泡茶,手法相当专业,优雅冷静,娴静的面容配合着潺潺流水声,看起来令人赏心顺眼。

    “红袖添香,实乃人世一大美事,李老弟好福气啊。”

    就在顾倾城为李宝塔沏茶的时分,燕东来笑声生动的走了出去,显然通完电话后他也立刻动身,并没有让李宝塔久等。

    看到顾倾城在场,他也没走任何神色变化,笑着赞赏道:“顾小姐真是越来越斑斓了。”

    细心算一算,最先的沐语蝶,再到沈嫚妮,乃至此刻的顾倾城,再加上如今传得沸沸扬扬的宋氏大小姐,这个年轻人的艳福当真让他都不由有些羡慕不已。

    “燕老哥。”

    “燕先生。”

    李宝塔和顾倾城都站起身打招呼。

    燕东来摆摆手:“没必要这么客气,坐吧。”

    虽然如今双方之间的关系很是恶劣,但燕东来的态度却并没有多大的不同,坐下后,笑道:“我本以为李老弟如今恐怕应该很是头疼,没想到居然还有闲心约我出来喝茶,想必是有什么要事相商吧?”

    李宝塔知道对方指的是他和宋洛神昨晚在豪庭被曝光的事,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哪怕再权利滔天的人物,恐怕也无法堵住一切人的嘴,外人怎样议论,不是他可以控制的。

    李宝塔不是一个喜欢自寻懊恼的人,既然无能为力,那就顺其自然,他端起茶杯,缄默半晌,静静启齿:“燕老哥,庞天云死了。”

    于无声处起惊雷。

    燕东来愁容凝滞,眉头倏然皱起,目光如电:“李老弟,你怎样知道?”

    以燕东来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特性,显露如此清楚的表情摆荡,可想而知他心底如何的震惊。

    可震惊归震惊,他却一点都没有怀疑这个音讯的真实性,他很清楚李宝塔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

    李宝塔喝了口茶,“他就死在我面前,就在两个小时前。”

    燕东来眉头紧锁。

    庞天云不是去求宋小姐开恩去了吗?怎样莫明其妙就死在了李宝塔的面前?

    “李老弟,毕竟怎样回事?”

    “我觉得这件事,还是由倾城来说比拟好。”

    燕东来目光投向顾倾城。

    面对一代大枭的注视,顾倾城似乎感受不就职何压力,放下茶壶,渐渐启齿道:“明天半夜,庞天云的四个手下在东海大学门口将我绑架,然后带到了东丰区的一所民宅,他们方案逼我吃下椿药,让一个乞丐来玷污我,以此来让我,让顾家,让永兴沦为整个东海的笑柄。”

    顾倾城的语气峻峭,并没有太大的表情摆荡,但燕东来的眼神却猛烈收缩。

    从顾倾城平淡的陈说里,他听出了庞天云的丧尽天良,假定这件事真的迸发,那顾擎苍相对会豁出一切和他拼命。

    庞天云疯了不成?!

    燕东来如今心里波澜汹涌,他没去问顾倾城有没有事,既然顾倾城此刻坐在这里,说明那种结果并没有迸发,只是有一点他怎样都想不通,庞天云好端端的怎样会做出这种疯狂的事。

    如今的情势,哪怕去刺杀顾擎苍,他都可以容易了解一点,可下药欺负顾倾城,他看不到这么做对己方有任何益处。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燕东来第一次把困惑写在了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