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277 天后献吻
    会议室内,董志远正在和一帮公司高层休会,发布的正是沈嫚妮和公司正式解约的音讯。

    “从如今末尾,沈嫚妮将于时幕正式解约,不再与公司有任何纠葛,希望各位周知,并且传达下去,做好善后义务。”

    音讯一出,全场哗然。

    沈嫚妮什么位置,那可不是不起眼的三四流角色,在这个圈子里,沈嫚妮曾经曾经快要爬到高峰,恐怕是任何文娱公司都会视为珍宝的存在,这么一根台柱,居然就这么坚持了?

    况且,这个音讯太突然了,事前一点风声都没听到,在座的时幕传媒的一众高层心中的惊讶可想而知,甚至毫不粉饰的写在了脸上。

    “董总,不知道是什么缘由?”

    有人忍不住启齿问道。

    难不成是由于沈嫚妮这次惹到的对象连董总都得罪不起?

    不少人情不自禁的末尾联想起比来沈嫚妮被人掌掴的事情,下看法觉得恐怕是这个可以。

    也只需这个理由,才干解释董志远为何会突然行此惊人之举。

    要知道沈嫚妮不只仅是公司的摇钱树,并且还是董总不时喜欢的女人啊。

    他们其中甚至有不少人不时在暗自盘算着公司一姐成为他们老板娘的时间。

    假定不是碰到了难以抗衡的压力,董总怎样可以坚持。

    面对五湖四海惊疑不定的注视,董志远并没有给出任何解释,展现出专断专行的铁血作风,斩钉截铁道:“这是决议,不是在和各位商榷,各位只需求做好沈嫚妮分开时幕后的义务就行。”

    这个时分,守候在会议室外的郑鹏敲了敲门,然后走了出去。

    他分开董志远跟前,低声道:“董总,沈小姐和李先生来了,如今正在会客室。”

    董志远眼神悄然一凝,点了摇头,旋即朗声道了句休会,然后不再理会愣神的一众高层,在郑鹏的伴同下径直走出会议室。

    “李少,嫚妮,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走进会客室,董志远启齿就致歉,姿态放得很低,哪像第一次在办公室和李宝塔见面的时分。

    沈嫚妮情不自禁看了李宝塔一眼。

    董志远态度的庞大变化让她再次感遭到了她分开东海的这段时间内这个男人位置的恐惧攀升。

    “董总客气了。”

    李宝塔的容貌倒是和第一次见面没太大不同,不因第一次的‘落魄’而薄弱虚弱,也没因一朝得道而倨傲。

    “董总让我代为转交的东西我曾经交到了嫚妮手上,她这次来,是想专门向董总道谢的。”

    董志远顺势看向沈嫚妮,淡淡笑道:“我和嫚妮本就属于协作关系,这些年我们时幕在嫚妮身上的投资也曾经失掉了丰厚的报答,如今嫚妮曾经到了瓶颈,我们公司也无法再为其提供助力,自然应该让她去寻觅更暗中的前程,何谈谢不谢的。”

    董志远这番话丝毫不提公家感情,并且很潇洒,听起来让人很温馨,但假定细细品味,其实很有些意味深长。

    李宝塔看了沈嫚妮一眼,他知道自身这个时分不适宜启齿了。

    “董总,这些年你对我的照顾我铭刻在心,以后假定有我帮得上忙的中央,我必定责无旁贷。”

    沈嫚妮渐渐启齿,眼中显现感谢之色,虽然不时都在等候着这一天,可真到来的时分,她心底却有些复杂。

    “那是自然,我以后恐怕有不少方面还指望着你能帮手呢。”

    董志远笑道。他这倒不是客套话,以沈嫚妮如今之名望,他以后指不定有需求借助对方人气的时分。

    况且,沈嫚妮如今在他眼里可不只仅只是一位出色的艺人。

    董志远像是不经意看了李宝塔一眼,随即很快又把视野转回沈嫚妮脸上。

    “嫚妮,南阳的事……是我的疏忽,我在这里和你道声歉。”

    沈嫚妮摇摇头,苦笑道:“是我自身的效果,况且曾经过去了。”

    董志远点摇头,自动伸出手,笑道:“虽然不再是同事,但希望我们还是冤家。”

    此刻这位文娱小教父的眼神异常清澈,再也看不就职何的爱恋。

    沈嫚妮含笑与对方一握。

    接上去双方又讨论了一番沈嫚妮身上的代言以及戏约效果,这种事情,李宝塔自然不会插嘴,半个多小时后,沈嫚妮与董志远达成共识,随即起身告别。

    董志远亲身起身相送。

    电梯门口,双方好聚好散。

    “郑哥,你说我是不是太薄弱虚弱了一点?甚至都没争取一下……”

    等电梯门翻开,董志远脸上的愁容渐渐收敛。

    亲手放开自身喜欢的人,又怎样可以真的心如止水。

    郑鹏缄默半晌,轻声道:“识时务者为俊杰,通机变者为英豪,假定沈小姐与您两情相悦也就罢了,不然……不值得。”

    “不值得……”

    董志远喃喃默念了一句,随即转身,神情恢复安静:“回去吧。”

    重新回到地下车库,走出电梯,沈嫚妮脚步突然停住,深深吁出口吻。

    她知道从此刻末尾,她自在了。

    李宝塔扭头笑道:“是不是有种重生的觉得?”

    沈嫚妮没有回答,转过身,静静的注视着他。

    “怎样了?”

    李宝塔有些莫明其妙。

    沈嫚妮突然启齿:“你把眼睛闭上。”

    “干什么?”

    李宝塔愈加疑惑。

    “要你闭就闭,怎样那么多话。”

    李宝塔没有发现,沈嫚妮面颊渐渐泛起一缕不易觉察的羞红。

    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李宝塔犹疑了一会,毕竟还是渐渐闭上了眼睛。

    几秒后,一股温润的觉得撞上了嘴唇,鼻尖甚至还能闻到一股诱人的幽香。

    李宝塔心弦一震,然后猛然睁开眼。可是伊人曾经远去。

    “允许你的,我曾经做到了。”

    沈嫚妮脚步极快,甚至有些一蹶不振的意思,不到半晌就走到玛莎拉蒂旁拉开门上了车。

    李宝塔摸了摸嘴唇,愣愣失神。

    半晌后,他如大梦初醒,眼角抽搐,肠子都快悔青。

    妈的,亏大了!

    之前他和沈嫚妮确实有过商定,说他帮她取得自在她便给他一个吻,只不外李宝塔事前只不外是开玩笑,也没把这事担忧上,可谁料到沈嫚妮居然这么正直自动兑现了承诺。

    嘴唇上似乎还残留着那温润的触感,李宝塔神色猛烈变幻,然后快步朝玛莎拉蒂追了过去。

    “嫚妮,你这是作弊知道吗?我都没做好预备,不行,这次不算,得再来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