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226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吃完饭,叫客房效力下去把餐盘收拾洁净后,沈嫚妮看向苏媛,“媛媛,你大老远的赶过去,应该也累了,先去休息下吧。”

    苏媛本想说我不累,可看了看表姐,又看了看李宝塔,嘴唇动了动,毕竟把话咽了回去,灵巧的哦了一声,然后站起来朝卧室内走去。

    这么长时间没见面,她知道表姐和宝塔哥必定有很多话要说,并且顾倾城的压力在前,她恨不得表姐可以和宝塔哥的关系更亲近一点。

    有句话说得好,肥水不流外人田,哪怕自身得不到,能做自身的姐夫也不错。不知道李宝塔要是知道了苏媛的想法,会不会夸她一句真是伟大。

    等苏媛进了卧室翻开了房门,沈嫚妮把目光收回,看向李宝塔,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启齿。

    她确实有些话想问这个男人,但是她的性子清冷,再加上和这个男人的关系太过戏剧化,原本就称不上多么熟习,并且又近一个月不见,不免会爆发一股生疏的觉得。

    可李宝塔似乎一点异常都没有,看着沈嫚妮笑道:“怎样?一段时间没见,是不是觉得我又变帅了?”

    沈嫚妮一怔,嘴角情不自禁悄然弯了弯,但也只是如稍纵即逝,很快就收敛了起来。

    原本还是那么混蛋。

    不得不说,李宝塔的一句话把僵硬的气氛冲散了不少,也让两人之间相处的觉得似乎又回到了一个月之前。

    “你不说话我也知道你心里必定是这么觉得的,男人都是这样,年岁越大越有魅力嘛,惋惜你们女人却恰恰相反。”

    李宝塔恬不知耻道,随即遗憾的叹了口吻:“这才短短一个月没见,没想到你就憔悴了这么多,就像一朵鲜花行将开放一样……”

    初次见面时,沈嫚妮就领教过这个男人的舌力如刀,知道和他争辩除了让自身心生郁结外没有任何益处。所以沈嫚妮基本不接茬,把李宝塔的话直接无视。

    “你还记得我分开东海之前你允许过我什么吗?”

    “当然。”

    李宝塔原本想点根烟,可想到面前的娘们对烟味可是忘恩负义,最后还是按捺住了。他刚才之所以说那些话,不外是想消弭彼此间多日未见的隔膜感,如今看来,效果还不错。

    “我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小人,但允许的事必定会办到。”

    李宝塔似乎是忘了第一次见面被苏媛咬出血的惨痛阅历,笑道:“你刚才也看到了,那丫头白白胖胖的,相对比你分开前长了不少斤……”

    体重对女人而言就是忌讳,这话要是被苏媛听到,相对会摩擦着贝齿扑下去。

    “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些。”

    沈嫚妮很清楚这个男人是在故意的拈轻怕重,一双美眸一瞬不瞬的注视着李宝塔:“她还只是个孩子,很多不雅观不雅观念还不成熟,容易遭到诱惑,我以为事前你明白了我的意思……”

    对此,李宝塔唯有苦笑。他知道以沈嫚妮的精明水平,必定从刚才苏媛的言行举止里发现了不合错误劲的中央,但是这怎样能怪到他身上?

    天不幸见,这一个月来他可是完全依照沈嫚妮临走时的吩咐,尽量不让苏媛对他爆发感情上梦想,但鬼知道事情毕竟是怎样展开到明天这个境地的。

    “我只能说,我对得起自身的良知,可苏媛为什么会对我这么依赖,我也不清楚。”

    李宝塔没有否认,也知道否认不了,但还是慎重的选择了用‘依赖’这个词来描画苏媛对他的感情。

    他确实招认了苏媛对他有些异乎寻常,但是对这段时间毕竟迸发了什么一字不提。

    虽然李宝塔自忖问心无悔,但他也很清楚,要是他真的一五一十的把这一个月来迸发的一切事说出来,说苏媛带他进寝室还和宿管大妈说他是未婚夫、昨晚才当着东大全校师生的面给他唱了首告白气球,哪怕以沈嫚妮的清冷性子,恐怕也会扑下去和自身拼命。

    李宝塔以为自身并没有说谎,只是为了防止曲解,好意的隐瞒罢了。他也并不担忧苏媛会泄露,那丫头不傻,假定这些事抖出来被沈嫚妮知道,第一个倒运的就是那丫头自身。

    沈嫚妮静静注视着他。

    李宝塔知道这个时分相对不能露怯,分毫不让的和沈嫚妮对视,满脸的邪气凌然。

    十几秒后,沈嫚妮再度启齿:“好,媛媛的事暂且不提,但你和语蝶是什么回事?”

    听到这,李宝塔悄然皱了皱眉:“她没和你说?”

    他自然知道沈嫚妮问的是什么事,绯闻迸发后,他确实也曾想打电话解释一番,但觉得沐语蝶应该会和沈嫚妮通气,所以也就没多此一举,可如今看来沐语蝶似乎也没有和沈嫚妮解释过。

    或许沐语蝶是义务太忙忘了吧。

    心里这么想着,李宝塔启齿道:“你也知道阿谁慈善会很多名流都被约请列席,而我和她也在受邀之列,所以想着不如一同去也算是做个伴,之前我也没想到这居然也会传出绯闻,只能说那些狗仔太会胡扯了。”

    沈嫚妮自身就是个演员,在李宝塔说话的时分她不时不雅观不雅观察着李宝塔的表情神态,从始至终都很自然,看不出任何粉饰心虚的迹象,这只能说明这个男人说的是假话,不然的话他的演技就太好了。

    “既然约请的都是名流,你会为什么会被约请?”

    沐语蝶受邀不值得奇特,可在沈嫚妮眼中,这个男人虽然背景微妙,但外表上也只是一个才回国不久的海龟,别提名望位置,他甚至连个正式的义务都没有,这样的人有什么资历进入那场高端盛会?

    这也不能怪沈嫚妮,只能说她分开东海的短短一个月之内迸发了太多不成思议的事,她对李宝塔的印象还停留在一个月以前。

    听到沈嫚妮的话,李宝塔不由愣了下,毕竟这段时间无论走到哪都被人李先生李先生的叫着,他曾经有些习气那种无人不知的觉得。突然被沈嫚妮这么一问,他还当真有些愣神。

    “抱愧,我还没来得及没和你说。”

    李宝塔哑然一笑,在沈嫚妮不解的目光下,他掏出一张名片,递到了沈嫚妮面前,“这么久没见,确实应该重新看法一下。”

    烫金名片异常精致,在光线的照射下,出现出华贵的视觉效果。

    战国会所理事会主席。

    盯着名片上的字,沈嫚妮眼瞳不由深深收缩了下。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