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219 苏媛的生长
    假定说李宝塔和沐语蝶的绯闻只是被老百姓当作一个八卦来看待的话,那沈嫚妮被人掌掴的事情,那就彻彻底底是一个旧事事情了。

    新潮网官方推送出来的音讯,没人会去怀疑其真实性,并且照片拍得很清楚,沈嫚妮脸蛋上的掌印相对是报答构成,并且从颜色深浅来看,入手的那人没有任何怜香惜玉之心,没有任何留手。

    那可是在文娱圈位置超然的沈嫚妮啊,是本国人眼里的西方维纳斯,也是他们龙国千千万万男人心目中的梦中女神,居然被人抽耳光?

    毕竟是谁他妈干的?!

    疯狂的评论中,大少数人表达自身的震惊与愤怒之余,都在问凶手是谁,有人希望沈嫚妮能以身作则,恢复事情本相,可沈嫚妮的新潮账号不时如一潭死水,听凭外界暴风暴雨,却不起任何波澜。

    第二天。

    东海时幕集团总部大楼下,曾经有几十位粉丝堵在门口并且拉起了横幅。

    千万不要小看沈嫚妮在龙国的影响力与粉丝的疯狂水平,女神受了那么大的冤枉,这些粉丝希望女神面前的公司能站出来,为女神讨回公允!

    二十三层。

    时幕传媒老总办公室。

    董志远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底下激动的粉丝,神色阴沉。

    “董总,昨晚新潮网音讯一出来后,我就不时试图联络沈小姐,可是她的手机不时打不通。”

    办公室内,时幕传媒的公关总监躬身站着,神情忐忑,额头上甚至冒出了汗。

    沈嫚妮是谁?

    那可是他们公司当之无愧的一姐,是他们时幕传媒标识表记标帜性的人物,并且公司上下圈里圈外有点眼力的人谁看不出那位是他们时幕传媒老总的心上人。

    这样一位人物,居然被人抽了耳光?

    这何尝不是在打他们时幕传媒,在打他们董总的脸?!

    这位公关总监抹了把汗,他完全可以想象董总心头的暴怒。

    “她的几个助理呢?”

    董志远的语气虽然毫无摆荡,但公关总监卫华却感遭到有暴风雨正在酝酿之中。

    “董总,我曾经联络上了沈小姐的助理,据她描画,昨晚沈小姐是被施宏毅约请出去吃饭,之后迸发了什么她就一概不知了……”

    “施宏毅?”

    董志远转过身,眼神眯起,“他有这个胆?”

    居于高位久了,就会自但是然养出一股气势,卫华觉得一股压力瞬间扑面而来,悄然低下头,忐忑道:“属下不知。”

    董志远不再说话。

    郑鹏站在一旁,从始至终不发一语。

    作为董志远最为信任的王牌保镖,有些事情,这位卫总监甚至没有他清楚,比如……沈嫚妮如今与时幕传媒曾经没有任何关系。

    但是合同可以解除,可有些情感不是说斩断就斩断的,郑鹏知道,董志远坚持沈嫚妮,只是一种迫于情势的无法选择,要说这么短的时间就完全放下,基本毫无能够。

    如今发现自身喜欢的女人被人抽了耳光,董志远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时幕传媒……曾经不再适宜直接插手此事了。

    连郑鹏都明白,董志远显然不成以想不到这点,缄默一会后,他渐渐启齿道:“你去把下面那些粉丝安抚好,不要让情势愈加扩展,不论那些粉丝问什么,你都不要公布颁布任何态度,明白吗?”

    “……是。”

    卫华虽然觉得董总这个命令很奇特,但是也不敢多问,摇头领命离去。

    “郑哥,和我出去一趟。”

    看着神色深沉的董志远,郑鹏无声点了摇头。

    他自然知道董志远要去哪。

    …………

    春秋华府。

    李宝塔起来后洗漱出了房门,随即去苏媛的房间敲了敲门,无人应对。

    他以为这丫头还在睡觉,摇了摇头下楼却发现那丫头曾经坐在了餐桌边,看到他下楼,眯着一双大眼睛绚烂一笑:“早。”

    李宝塔一愣,看了眼餐桌上热腾腾的早餐,惊讶道:“你买的?”

    换作以前,面对这种白痴的效果,苏媛多半会回个白眼,可此时她却笑着点摇头:“我正预备去叫你呢,快来吃吧,待会可就凉了。”

    李宝塔神色乖僻。

    从昨晚顾倾城走下舞台末尾,这丫头就末尾变得不正常,走到餐桌边,李宝塔眼神慎重的看着桌上的早餐……这丫头,不会在外面下了毒吧?

    “你担忧我在外面下毒?”

    苏媛似乎看出了李宝塔的心中所想,眼睛注视着他。

    李宝塔为难一笑,坐了上去道:“我只是觉得有些奇特,你怎样突然间变得……”

    “变得不像我了……对吗?”

    苏媛似乎变了集团似的,换作以前恐怕早就和某人大眼瞪小眼吵起来了,可如今她却愁容照旧。

    “以前是我太任性了,抱愧。”

    听到这,李宝塔眼皮一跳,终于忍不住,情不自禁伸出手朝苏媛额头摸去。“丫头,你是不是发烧了?”

    “你才发烧呢。”

    苏媛一把拍掉他的手,瞪了他一眼,终于恢复了点以往的风范。

    李宝塔这才松了口吻。

    不得不说,男人骨子里确实有贱的属性,对他好反而有些不自在。

    苏媛自然没有发烧。

    昨晚顾倾城在台上说出那些话后,她胸腔里确实涌起了滔天愤怒,甚至恨不得把某个招蜂引蝶的花心大萝卜给一口咬死,可随即很快她却冷静了上去,怒火也渐渐的衰退。

    在学校两年,没有一集团发现她是沈嫚妮妹妹,就连周乔张欣兰她们都没有觉察任何异常,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这丫头相对不傻,相反还很聪明。

    而之所以之前在李宝塔面前那么刁蛮任性,那只不外是由于她没有任何顾忌。

    她觉得无论她怎样胡闹,这个男人都会容纳她,宠着她,她享用这种觉得,可是这种万事大吉有备无患的心态在昨晚被打破了。

    顾倾城当着万人表达的惊人举动让苏媛感遭到了压力。

    她虽然自信,但却不自大。

    她很清楚,与顾倾城比起来,无论从外表、性情、家世……各个方面她都没有任何优势。

    那一刻,望着顾倾城眼中的坚决,愤怒之余,苏媛心中还涌生出了一丝压制不住的惶恐。

    她第一次看法到自身真的有可以会失掉这个男人。

    假定她继续胡闹任性下去,她可以会把这个男人推进顾倾城的怀抱。

    这个结果,她无法接受。

    将近二十个年头,她不时没心没肺的依照父母晚辈表姐安插的人生轨迹在走,而这一次,她生平第一次有了想要守护与捍卫的东西。

    顾倾城至少有一句话说得没错。

    宁愿错,不肯错过。

    所以,她必需得学会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