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194 有朋自远方来
    PS:更新效果请看书评置顶区,以后不会再回应。

    ……

    春秋华府。

    公寓楼区。

    二栋,不论跳还是攀爬都不会太过困难的三楼,靠南边的公寓内,赫然可以看到两具尸体躺在客厅里,一男一女,三十来岁支配,似乎是一对夫妻,男的胸口被利器洞穿,女的喉咙被割断,可以看出凶手手段相当严酷,也很武断,从流出的血水呈深紫色来看,曾经死亡了一段时间。

    局面惊心动魄。

    可更惊悚的是,此时此刻,这间豪华公寓的电视居然还开着,不时有声响从电视里传来,从那稚声稚气的童声清楚可以分辨出电视里放的不是电视剧,也不是旧事,而是动画片!

    一个男人若无其事的坐在沙发上,啃着面包,背上背着两把武士刀,无视屋里浓重的血腥味和地上的两具死尸,眼睛盯着电视里动画片,专心致志,似乎看得津津有味。

    可以明晰看到,电视屏幕上显示的是一片青青草原与几只心爱的羊,没错,那正是当下最受儿童欢迎的动画……喜羊羊。

    地上惨死的尸体,沙发上啃面包的男人,电视里的喜羊羊动画……种种要素聚集在一同,局面何其的诡异。

    似乎是觉得面包太过无味,男人皱了皱眉,突然站了起来。他走到两具尸体旁边,然后蹲下身子,用面包在尸体的伤口处蘸了蘸,似乎是在蘸果酱。

    随后,男人把被血水侵染的面包拿了起来,放进嘴里尝了一口,这才显露满意之色,然后又走回沙发上坐下看起了动画。

    要是普通人看到这幕场景,恐怕吓都会被吓死。

    这尼玛哪来的变态神经病?

    假定有混江湖的爷们在这里,必定可以迅速认出来这个男人的身份。

    如今东海的道上四处都传着这个男人的画像。

    藤原家族的家族死士。

    藤原刃。

    身在春秋华府?

    ……

    东海国际机场明天下午迎来了两个很特别的人物。

    一男一女。

    男的左边半张脸被一副铁面具掩盖,面具上画着一个狰狞的马面,奇特的外型不只仅引得行人侧目,并且不移至理被机场安保亲密关注,过安检的时分被要求取下面具,被女子以半张脸毁容拒绝。

    出于人道主义的准绳,机场安保人员没有强逼,但随后要求他出示身份证件,女子很配合,从他出示的身份信息,安保人员查不出任何异常,最后只能放行。

    这个女子充其量也就是戴着半张马面面具怪异了点,而他身边的女子则是从头到尾给人一种魔幻般的觉得。

    一头齐腰长发似乎上等的绸缎,出现着稀有的深紫色,深邃平面的五官就似乎人世最珍贵的艺术品,假定说人都是老天爷发明出来的话,那老天爷在发明她的时分,必定破费了很多心思。

    特别是她那双紫色的眸子,看上一眼就似乎有让人沉沦其中的无量魔力,玉骨冰肌,与紫发紫眸构成鲜明的颜色反差,给人一种梦境般的视觉效果。

    美撼凡尘。

    简直就像是神话传说里走出来的人物。

    过安检的时分,她看了义务人员一眼,那些义务人员似乎一瞬间丧失了魂魄般,居然就让她直接走了过去。

    “师娘,我觉得你应该弄一副面纱戴着。”

    面具女子犹疑了下,还是出声提示道,正宗的汉文发音。

    “怎样?”

    紫发紫眸的女子轻笑道,“我见不得人吗?”

    虽然说得也是汉文,但是却荡漾着撩人心魂的异域风情。

    “我不是这个意思。”

    面具女子苦笑一声,唯恐这位主曲解,赶忙解释道:“我担忧的是师娘你的容貌太过有目共睹了,要是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怕什么。”

    紫发女子抿嘴一笑,魅惑众生。“这里是你师父的故土,他会维护我们的,对吗?”

    面具女子苦笑愈浓,他心里本想说你还需求维护,可又没这个胆子。不只仅他,组织内一切人,包含师父在内,谁在面对他面前这个主的时分不感到头疼。

    他其实最担忧的不是他人,正是眼前这个女子。要不是担忧师父应付不了,他也不会违抗师父命令私自跟在她屁股前面跑到龙国来。他如今只希望这位主可以按捺一下性子,不要太过乱来就好。

    “希望师父看到我们的时分不要太过惊讶啊。”

    他悄然叹息。

    “惊讶?”

    女子那双妖异紫眸闪烁,“这新颖的国度不是有句古话,似乎叫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他应该感到惊喜才对。”

    马脸面具男苦笑不语。

    两人走到机场外,拦下一辆出租,直奔浦江,显然有备而来。

    当第一眼见到紫眸女子的时分,出租车司机当即失神,当一道锐利冰凉的视野从面具女子眼中投射过去他才赶忙发车,一路上,还是情不自禁经事前视镜频频后望,要不是忌惮阿谁面具女子,恐怕早就出声搭讪了。

    开了近二十年出租,每天迎来送往少说也见了数万人,但美到这种境地的,他确实是头一次碰到,哪怕他们龙国的国民女神沈嫚妮恐怕在这个紫发女子面前也要逊色三分。

    下车的时分,这司机甚至都忘了收钱,面具女子直接丢下了张百元大钞。

    “师娘,师父既然想过一段安静的生活,我觉得我们不该该打扰他……”

    走进东海最知名的水晶宫大酒店的时分,面具女子还在不死心的劝说。

    “我第一次发现你的话这么多,我如今想安静一会,假定你再废话,我不介意把你的嘴巴给缝上。”

    女子轻描淡写的话语让面具女子心神一震,果真不敢再多说一句,老实的走向酒店前台去开房。

    等他开完两套商务间走回来的时分,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凑在师娘身边在说些什么。

    他眼神眯起,冰凉杀意一闪即逝。

    “小姐,我真的是本性传媒公司的,我们公司正在挖掘新人,我觉得以你的容貌,只需稍加包装,必定可以在模特界大放异彩!”

    说着,这男人掏出一张名片,眼神却依然不舍得分开那张让他惊为天人的容颜。“这是我的名片。”

    “这位先生,我想我们可以上楼详细谈谈。”

    紫眸女子依然没回话,突然一个男人的手把他的名片接了过去。

    自称来自本性传媒公司的女子下看法转起头,看着那张带着半副面具的脸,愣了一愣:“你是?”

    “我是她的冤家,我对你说的事情很有兴味,便当聊聊吗?”

    “当然可以。”

    男人喜不自胜,心神清楚曾经被紫眸女子给迷惑,完全没觉察死神来临,兴奋激动的跟着上楼,当进了房间后,一只手掌瞬间伸出,扼住了他的喉咙,然后毫不犹疑发力。

    咔嚓一声。

    喉骨碎裂,女子当场毙命。

    “师娘,怎样处置?”

    紫眸女子似乎无视了这一切,走进房间,“外面不是有条江吗,剁碎了丢出去喂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