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193 梦圆梦醒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就连姚晨曦都沾了李宝塔的光,不只坐在了全场最有重量的一桌席位上,并且同桌的这些亿万富豪们都朝她显露了友善而客气的愁容。

    当然,能打拼出一份天下,这些大亨可以说都是人精,况且李宝塔和沐语蝶的红毯绯闻依然在外面传得炽热,这种状况下,他们自然不会傻到直接去和姚晨曦打招呼,到时分假定让李先生堕入为难从而记恨他们,那就得失相当了。

    其实他们也不消去问,猜也猜失掉这美女多半也是李先生的红颜知己,以李先生的身份位置,多几个女人罢了,再正常不外的事情。

    应付一番,李宝塔终于得以入座。关腾告罪一声,重新朝外走去,毕竟他作为东道主,还有宾客需求招呼。

    即使如今坐了上去,但姚晨曦还是发现依然有不少目光从五湖四海朝这边望来,焦点大多集中在自身身边的男人,然后彼此交头接耳低声议论着什么。

    “你……毕竟是做什么的?”

    姚晨曦终于忍不住扭头问道。

    李宝塔缄默了下,和姚晨曦目光对视,“你真的想知道?”

    姚晨曦踌躇了半晌,还是点了摇头。她毕竟不是一个不把贞洁当回事的女人,哪怕嘴上装得多么冷静多么若无其事,但关于和自身迸发最亲密关系的男人,有种天分还是让她想要多了解一点。

    “你见过燕东来……”

    李宝塔顿了下,“那你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吗?”

    燕东来这个名字,在东海生活的人谁没听说过?

    姚晨曦点摇头,“你的意思是…你和他……一样?”

    李宝塔笑了笑,悄然摇了摇头。

    姚晨曦皱眉,正方案启齿,突然听到李宝塔启齿道:“我比他更黑更恶。”

    哪怕很片面,但这也是回国以来李宝塔第一次标明自身的身份。

    但很显然姚晨曦无法了解。

    燕东来,人称东海王,在东海那是顶了天的大枭,比他还要凶猛?

    那得是什么层面?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姚晨曦眼神迷茫。

    李宝塔没有再继续解释,关于普通人而言,他阿谁世界太过血腥荒唐,知道并没有任何益处。这个时分,全场的灯光突然暗淡上去,一道音乐声响起。

    “我,不时都想对你说,你给我想不到的快乐,像绿洲给了沙漠……”

    随着动人的歌声,一个黑色西装的男人出现舞台,身体矮小,样貌英俊,经过专业外型师的打理更显得仪表特殊,他此时拿着话筒唱着情歌,眼神温顺的望着前方。

    此时此刻,宴厅中央的空中突然渐渐上升,构成一条走道,走道止境,一个穿着浩荡婚纱妆容精致的女子挽着亨利电器老总关腾的胳膊出如今一切人眼中。

    唯美的灯光变换闪烁,雾气升腾,整个婚礼现场被渲染的美轮美奂。

    不得不招认,这场婚礼的男女主角外形都很出众,当得起一句郎才女貌。

    新郎堪比原唱的歌声还在继续,李宝塔笑了笑:“看来如今没点才艺还真不敢结婚。”说话间,他扭头看了身边的女人一眼。

    此刻这位东海大学的美女教员怔怔的望着舞台上满脸深情的男人,眼神透着恍惚。

    随着歌声,新郎随着升起的过道渐渐走到新娘的面前,在场的宾客脸上显现起祝愿的笑意。

    “新郎的爱意曾经在歌声之中完美表示,真是让人陶醉不已……”

    一曲终了,婚礼司仪出如今舞台。“如今在全场亲朋好友的见证下,请新郎从父亲手中接过你未来终身的伴侣……”

    新郎史墨伸出手,深情似水:“瑞瑞,可否借终身说话?”

    关腾愁容复杂,松开了胳膊。

    新娘笑靥如花,眼眶却透着湿润,把手从一个男人身上收回,渐渐递到了另一个男人手中。

    在那一瞬间,一切人似乎看到了一种责任的交替与传承。

    无需怂恿,如雷鸣般的掌声骤然在全场响起。

    姚晨曦也随大流悄然鼓着掌,脸上的笑意让人心疼。

    “亲一个……”

    不知道是谁突然喊了一嗓子,然后就像是吹响了号角般,婚礼此起彼伏响起了异常的喊声。

    新郎史墨笑了下,然后像是鼓起勇气般深吸一口吻,突然抱紧了羞赧的新娘,在全场宾客面前扮演了一记深情的长吻。

    “舒适的话,就别看了。”李宝塔轻声道。

    “那是我十八岁时的梦想,总得让它画个句号。”

    姚晨曦望着那副郎情妾意的局面,笑意轻柔。“如今梦圆了,也醒了。”

    “恨他吗?”李宝塔问道。

    姚晨曦缄默了半晌,笑着摇头:“他如今还记得请我喝酒,曾经算是给了我一个不时,我没理由再恨他。”

    李宝塔没因由想起了宋洛神,算算日子,她的丧事也应该近了,她会不会也像这个新郎一样宴请自身?自身能否做到如姚晨曦一样潇洒?

    李宝塔发现自身心里并没有答案。

    “总有人脚上系着跟你如出一辙的红线,要对光阴有耐烦。”

    姚晨曦闻言一笑,端起酒杯和李宝塔碰了碰。

    很快一对新人与父母末尾答谢现场宾客,除了亲戚之外,最先敬的就是李宝塔这一桌。

    当新郎史墨看到姚晨曦居然坐在这一桌的时分,清楚愣了下。

    “祝贺。”

    李宝塔站起身,率先举杯。

    “多谢李先生。”

    关腾再度道谢。

    以一个普通家庭出生迎娶亨利电器的千金,新郎史墨清楚是个聪明人,经过岳丈的语气,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再看到姚晨曦亲密的站在这个男人身边,他眼中流显露一抹了然。

    “祝贺。”姚晨曦看向史墨,面带浅笑。

    史墨看了眼李宝塔,摇头一笑:“同喜。”

    现场宾客很多,自然不成以在这一桌耽误太长的时间,敬了杯酒后,新郎新娘就朝下一桌走去。

    看着他们的背影,李宝塔道:“你那声祝贺,真心还是假意?”

    姚晨曦淡淡一笑,透着豁然。

    “我希望他过得很好,只是不要再让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