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173 同是天涯沦落人
    PS:说一下更新效果,那些说一天一章的,请你们摸摸自身的良知。每天两章,虽然不多,但是胜在摆荡。当然,请各位担忧,速度必定会逐渐加快,指不准哪天热血上涌,爆个十章也说不定。要对未来有等候嘛。最后,还是老生常谈的话题,假定各位看官觉得本书还合口味,请不要鄙吝你们的保举票,这个票是不要钱的。谢谢支持,谢谢。

    ……

    从宋洛神的房里走出来后,李宝塔扯开了衣领,他感到十分的压制。

    在他的预料里,他和宋洛神本不会再见面,就像两条相交线,过了阿谁相交点后就会越离越远,此生不会再有交集,就像他在绝世所说的那样,各自相安,彼此过着彼此的生活。

    不外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太爱开玩笑,偌大的龙国,偌大的东海,密密丛丛的数千万人,竟安插他和宋洛神再度重逢。

    重逢也就罢了,就似乎千千万分手后的情侣一样,摇头一笑,然后礼貌告别,只当这只是一场不测,可李宝塔从没想过这场不测会演化到如此田地。

    假定不出不测,不论宋洛神会不会落实她最后那句要挟,自身和她今晚事前恐怕要反目成仇了。

    站在电梯门前,李宝塔长长吐出口吻。

    他基本没有想象过阿谁曾经在面前娇嗔撒娇的女孩儿会变成如今这个容貌。

    刚才宋洛神的样子让他不由想起了一位震烁千古的女皇帝,异常的偏执甚至可以说偏激,不允许任何人违抗她的决议。

    走进电梯,李宝塔没再去十八层宴会厅,直接下到一楼,防止酒店大门还有记者蹲守,他从后门分开。

    此时此刻,他心无别念,只想大醉一场。

    金钟罩铁布衫也会存在死穴,不论承不招认,最少到如今为止,宋洛神依然是他的软肋。

    “徒弟,去比来的酒吧。”

    李宝塔拦下一辆出租车。

    “好嘞。”

    见李宝塔一身高档西服,往常很喜欢和乘客侃大山的出租车司机控制住了自身话痨的缺陷,并且他看得出来,这个年轻人面沉如水,似乎心境很不好。

    一路无话,司机也没敢刻意绕远路,花了二十分钟把车开到了比来的酒吧‘1997’。

    李宝塔付钱下车,穿着一身无比耀眼的高档白色西服孤身一人走进了‘1997’。

    别以为只需男人才会猎艳,女人异常如此。

    在名流云集的水晶宫慈善会上这身装束的李宝塔都无比惹眼,更何况在这间酒吧里。

    就像是黑夜里的一道光普通,俊朗绝伦并且看起来年少多金的李宝塔很快惹起了不少女郎的留意。

    虽然说女人考究矜持,但是暂时厮混夜场的女人你能指望她有多委婉?

    有句话说得好,手快有手慢无。

    李宝塔刚在吧台坐下,就立刻有一美女走了过去。

    穿着紧身黑背心和齐臀蕾丝小短裙,显露一双细长白皙的美腿,脚上踩着双亮晶晶的银色高跟鞋,身体确实不错。

    “帅哥,一集团?”

    这个美女不外二十多岁,估摸着也就大学刚毕业的年岁,涂抹着妖艳的黑色眼影,性感确实算性感,但是却有种风尘气。

    隔到近处,她越发感到这个男人五官的无懈可击,那种冲击力简直摧枯拉朽让她完全无法抵御,并且对方身上还流显露醉人的忧郁气质。

    女人是水做的,痴痴的盯着如童话里的白马王子般的李宝塔,这美女一时间甚至情不自禁都末尾起了反响,她觉得哪怕什么都不要就来场一夜情她也情愿,房费她出都可以。

    食色性也,人之本性,在这点上男女并没有区别。

    可是这个美女来得并不是时分,不是每个男人来酒吧都是来寻觅热情的。

    “抱愧,我想一集团安静一会。”

    李宝塔看都没看阿谁美女一眼,找酒保点了杯威士忌。

    这美女一愣,显然很是为难,她没料到李宝塔会如此通情达理。

    不是每个女人都是宋洛神,都有宋氏女霸道的底气。至少这妞在李宝塔面前是没有死缠烂打的勇气的。

    由于她看得出来,这个年轻男人身上穿的西装是前不久才表态古装周的纪梵希限量款,多贵她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她很明白。

    这个男人不好惹。

    “不好意思,打扰了。”

    这美女咬着唇低下头拿秀发遮脸急匆匆的转身分开,她的失败虽然让那些想要举动的女郎们爆发些许踌躇,但显然缺乏以让她们就此坚持。

    短短十分钟内,吧台里的酒保就看见有四波美女像是自投罗网般前赴后继的对这个白西装帅哥中止搭讪,结果毫不例外全部折戟。甚至都没人能让这帅哥转下头。

    原本还真有人来酒吧只是想要喝酒的。

    酒保暗地里啧啧称奇。

    接连五人的失败,终于让李宝塔周围变得安静了些,他又让酒保给他倒了杯酒。

    “先生,你这曾经是第四杯了。”

    酒保好意提示。

    李宝塔笑了笑,没有言语,再度仰头,照样是一饮而尽。

    酒保叹了口吻,无法的给他又续了一杯。在酒吧义务,借酒浇愁的人他见过很多,但看这帅哥的容貌装扮,怎样也不属于那类人啊。他有点想不明白。

    “你一集团?”

    突然,一道独属于女性的柔软嗓音在李宝塔耳边响起。

    曾经喝了不少的李宝塔并没有觉察到‘你一集团’与‘帅哥,你一集团’之间的区别,以为又是像之前的那些搭讪者。

    他没有回应,酒保也好意的对阿谁女人摇了摇头。

    可是阿谁流溢着知性优雅气质的女子像是没看到般,也不介意李宝塔的冷淡,不只没知难而进,反而直接在李宝塔身边坐了上去。

    不得不说,不提姿色身体等要素,光说勇气的话,比起之前那几个美女,如今若无其事坐上去的这位可以算是第一名了。

    “给我也来一杯,和他一样。”

    妈旳,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酒保羡慕的看了眼坐着不动都能吸引美女不时涌来的李宝塔,暗自叹息着也给女人倒了杯威士忌。

    “干杯。”

    这女人似乎自来熟普通,也不理会李宝塔,端起杯子就和李宝塔放在面前的杯子碰了碰,然后仰头,也是一饮而尽。

    或许是女人以前没有这么喝过,也或许是她接受不了高浓度威士忌的安抚,一杯酒下肚立刻末尾咳嗽起来。

    可是幽默的是,咳嗽完后,她把酒杯望吧台上一放,似乎没有吃够甜头般,“再来一杯。”

    这个时分,李宝塔终于渐渐扭过头。

    虽然李宝塔的酒量比普通人要强上许多,但是酒不醉人人自醉,酒精往往要加下表情的堆叠才干发扬出最大的威力。五杯酒下肚,李宝塔脸上曾经看失掉些许醉意,但是还没到神志不清的境地。

    “姚教员?”

    看着身边由于刚才呛酒而神色有些潮红的女子,李宝塔眼神不由收缩了下。

    苏媛的辅导员,东大的美女教员姚晨曦转过头,看了眼李宝塔面前的酒杯,脸蛋上显现一抹甘美的笑意。

    “看来今晚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