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107 野性警花
    此刻被有数人关注的城南分局。

    明天犯了件默默无闻的大案的某人被带到了一个十米见方不见天窗的隔绝房间。

    一张铁桌,三张铁椅,再加上墙壁上悬挂着的一条横幅……复杂而粗陋的环境便构成了他到警局‘做客’地点的全部配置。

    坦率从宽,依从从严。

    看着横幅上混杂是非的八个大字,行将、不合错误,应该说是曾经沦为阶下之囚的李宝塔眼神玩味。

    那些人民公仆将他带出去后,就很快翻开门又重新走了出去,到如今曾经将近过了一个小时,可再没见一集团影,似乎曾经将他给遗忘。

    换做普通人被关在这种封锁环境这么久只怕不免会焦灼焦躁,可李宝塔依然面如平湖,安之若素,欣赏了会那条正义凛然的横幅标语,见不时无人问津,索性闭目养神。

    不知道过了多久,审问室大门终于再一次被人从外推开。

    李宝塔渐渐睁眼,一道人影带着一缕淡雅的幽香曾经坐到了他的面前。

    “姓名。”

    还是刚才阿谁带队抓他的女警察,之前没来得及好好不雅观不雅观察,等如今面对面近距离而坐,李宝塔才发现这妞五官有种少数民族的深邃,鼻梁高挺散出一种难以降服的野性,看年岁略显青涩,但身体却无比的傲人丰满,睫毛密长,流露在外的脖颈白腻如雪,相对属于难得一见的美女。

    要是每个警察都长成这样,那恐怕立功率会上升好几个层次吧。

    李宝塔眼神悄然闪烁,对她的问话视若无睹,饶有意味的上下端详着面前的警花,那神色完全不像是自身难保的嫌疑犯,反倒像是前去文娱会所挥霍的金主们端详小姐的那种眼神。

    跟着这警花一同走出去的另一名中年男警察清楚留意到了李宝塔的眼神,重重的咳嗽一声。

    “我问你话,你听到没有?!”

    这警花年岁不大,但脾气真不小,见李宝塔像是个聋子般不搭不理,紧皱着眉头,当即拿起记载袋重重砸了下桌子,一双眼睛透射出冰凉寒芒。

    就连她身旁的同伴都被吓了一跳,瞥了她一眼却没有出声,神色间似乎有些无法。虽然这个中年男警察年岁看起来比拟大,但似乎这场审问他只是个伴同角色,那警花才是主导。

    李宝塔这时分似乎看法到自身目前的处境,叹了口吻,淡淡道:“李宝塔。”

    “性别。”

    不知名警花冷哼一声,眼神尖锐继续提问。

    李宝塔哑然失笑,“我说警官,你难道没长眼睛吗?这种效果也有必要问?”

    那妞眯着眼,语气风险道:“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中央?!你如今是什么身份?!我劝你假定不想吃甜头的话,就老老实实问答我的效果!”

    “你的性别!”

    不得不说,李宝塔还是头一次碰到脾气如此暴躁的娘们,比起眼前这妞,即使不时冷冰冰的沈嫚妮似乎倒还显得有些心爱了。

    人在屋檐下的李宝塔最终还是屈服于对方的淫威之下,无法的叹了口吻。“男。”

    “年岁。”

    “二十六。”

    “籍贯。”

    “京都。”

    “义务单位。”

    “刚从国外回来,目前还没来得及找义务。”

    “呦,还真看不出来,你居然还是个海龟?”

    那警花看着李宝塔,眼神泛动着不加粉饰的嘲讽:“你怎样不不时就好好在国外待着,跑回国来祸患干什么?”

    “警官,你这曾经属于人身攻击,知不知道我可以告你?”

    见李宝塔到如今还无比淡定甚至还有心思跟自身耍滑,那警花冷笑一声,终于放下记载的笔,手压着审问本,板着脸道:“你知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李宝塔极端坦诚的点摇头,就在那警花刚显露悄然的满意之色的时分,李宝塔突然启齿说道:“由于仗势欺人。”

    “啪!”

    那娘们神色一僵,然后重重拿手拍了下桌子,桌面猛烈震动,李宝塔眼角哆嗦,看着都觉得疼。

    “你少给我在这嬉皮笑脸,你如今不说,我多得是方法让你启齿,我劝你最好老实点,不然待会你连求饶的机遇都没有!”

    “……”

    看着疾言厉色凶神恶煞的警花,李宝塔怔怔失神。

    自身毕竟是进了警局还是土匪窝?

    但李宝塔毕竟是位威武不能屈的好同志,坐直了身体,挺直腰板,满脸正义凛然末尾维护自身的权益:“警官,你信不信我告你要挟威吓?”

    眼不雅观不雅观鼻鼻不雅观不雅观心坐在一边的中年警察一下子真实没憋住忍不住笑了出来,在看到警花狠狠一瞥后,装模作样的咳嗽一声又赶忙收敛神色充任起了隐形人。

    “告我?”

    警花冷笑,看着似乎还不知自身处境的败类渣滓,甩出了一句喜闻乐见的名言:“你去告啊,就算你喊破喉咙,看有没有人会理会你。”

    要不是李宝塔很确定自身明天是头一次见到面前这个穿着制服的娘们,不然还真会怀疑是不是曾经的罪过她。

    即使注视着着那张脸蛋半饷,脑中还是找不就职何印象,李宝塔还是忍不住不解的问道:“警官,我们俩以前莫非有仇?”

    野性警花不齿一笑,眼中充溢了讥讽,“假定你早点碰到我,你以为你还能逍遥到明天?”

    她的话无疑直接证明了自身确实和她素不相识,但为何看待自身会如上辈子的仇人般火药味如此浓重?

    莫非她也是汪阳的姘头不成?

    李宝塔不由阴暗的想到。

    当然,这警花和汪阳自然没什么关系,这幅恶劣态度也只是由于性情与不时以来的习气使然。

    这警花名叫罗伊人,是城南分局出了名的一朵带刺玫瑰,往年二十四岁,年岁不大,但为人相当的嫉恶如仇,作风比局子里一些老资历老油子还要彪悍,落在她手里的犯人大多受尽熬煎苦不胜言,没方法,谁叫她面前有个在局里说一不贰的老子,所以无论她如何看待犯人,只需不闹出人命,一切人普通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长相确实貌美如花,但实际上却是头母暴龙,李宝塔落到这妞手里,也不知道是种幸运还是该觉得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