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098 速度与热情(4)
    又一条活生生的人命消逝在这个世界上,从急速奔跑的车上摔下去,然后被自身的同伙给碾死。

    死在自身人手里,这位手上沾染了不少血腥汉子算不算某种水平上的死得其所?

    又终了了一条生命后,李宝塔面不改色,转动标的目的盘似乎要给被挤到悬崖边的别克一条生路。

    别克的司机由于曾经被逼到了绝境,稍有不慎就有可以被撞下立交桥,所以他只能牢牢掌握住标的目的盘,不敢有一点的专心,当同伴与李宝塔交手时,他也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法提供一点协助,当听见一声惨叫在身旁响起见同伴被李宝塔拽下车时,他便知道大势不妙。

    李宝塔身后的那辆车由于大汉的尸体而停滞上去,即使是悲天悯人的亡命之徒,他们也保管着一丝底线,不成以不论不顾从同伴的尸体上碾压过去,这与良知或许有关,但关乎于道义。

    前面的同伴暂时无法提供协助,别克车内的司机此时只能自身依托自身,正方案与李宝塔拼命的他突然发现死死抵撞着他的凯迪拉克突然往左边转向移开了一点距离,这让他眼神情不自禁一松。

    蝼蚁尚且贪生,更何况是人?

    绝处逢生的欣喜感让他基本没有功夫去思索李宝塔此举的意图,咬牙死踩油门车身倾斜的往前方疾驰而去,方案一举彻底摆脱右方凯迪拉克要挟。

    见到别克突然卯足劲减速,半边车轮在地上半边车轮在水泥栏上急速转动,明摆着想跑,李宝塔神色晒然。

    手足并用换挡减速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凯迪拉克收回狰狞咆哮,一阵火气从排气孔喷出,凯迪拉克化作一道惊人的闪电朝左前方不到十米远的别克追去。

    砰!

    李宝塔这次没有试图追上后再与其中止先前那无谓的僵持,幽静眼神投射出一缕彻骨的冷漠,手打标的目的盘调整车头以一个刁钻的角度撞向别克的右车尾。

    即使是处在平整的路途上,被如此一撞也必定会失掉控制丧失行进的标的目的,更何况如今还是倾斜在水泥栏上。

    右车尾一点受力,招致别克原本就不服衡车身顿时不受控制,无论外面的司机再如何努力,都无法阻止车尾向水泥栏上方滑去,只见这辆别克末尾倾斜,整个车身与空中简直要构成六十度,假定不是安然带的维护,司机必定会从其中摔落上去。

    “再见。”

    李宝塔眼神冷淡,突然一个刹车,被一路顶撞着的别克由于惯性依然在水泥栏上前滑好近十米,合理由于摩擦失掉动力要从水泥栏上快要滑落的时分,凯迪拉克再次收回狰狞的咆哮,对着斜前方残破不胜的别克显露血腥獠牙。

    “轰!”

    凯迪拉克车身一阵猛烈震动,而似乎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别克车再也没能抗住这次的撞击。它整个车身都似乎失掉了重力普通分开了路面,车尾最先滑落到围栏外,整个车身似乎转了个半弯,小半个车头与凯迪拉克正面相对。

    大半个车身随之悬挂在了水泥栏外,最终与水泥栏迸发最后一次摩擦哀鸣一声,整个画面似乎电影的慢镜头普通,那辆别克在李宝塔眼前渐渐坠落下去。

    甚至在别克车坠落前,依稀可以看到外面的那位司机脸上所凝结的刻骨恐惧。

    原本即使是悲天悯人的亡命之徒,当他们真正面对死亡时还是心存敬畏的。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很快在立交桥下轰然响起,火光四射冒起白烟滚滚,喇叭声、惊呼声随之暄然大作。

    将别克撞下桥后,凯迪拉克只悄然停滞了一会复又浑然无事的重新发起,立交桥下的人震撼莫名的盯着突如其来猛然爆毁的车,然后俯首循着望向半空中的立交桥,以为是出了什么严重的交通变乱。

    而桥上目击了全部经过的车主们愣愣的看着罪魁祸首凯迪拉克绝尘而去,惊骇得堕入了凝滞,明天所迸发的一切势必会让他们铭刻一辈子。

    这次李宝塔并没有再故意加快速度,等前面的那辆别克将大汉的尸体挪开后再次冲下去,可哪里还看失掉目的的踪影,他们只看见周围似乎凝结般运动的车辆,和桥下阵阵的喧哗声,等他们发现路面和水泥栏上的痕迹觉失掉些许不妙,匆忙下车往桥下望去,那照旧腾着火花的车辆残骸让他们目眦欲裂。

    被怒火充盈的头脑中独一想法就给死去的兄弟们报仇,可狰狞可怖的目光环顾周围,看到的只是那些恍惚失神的车主们,罪魁祸首已然飘然远去,他们有火无处发,只能宣泄的朝自身曾经残破不胜的座驾踹了几脚,让不忍直视的车身再添几道新的凹痕。

    发泄了一番后,他们猛然想到此番不只丢了几个兄弟的性命,并且最后还让对方大摇大摆的跑了,他们接上去该何去何从?回去后如何面对暴怒的汪老?

    想到这里,即使身处在炙热阳光的照射下都无法落幕他们心头的冰凉寒意,额头情不自禁冒起涔涔冷汗。

    而始作俑者李宝塔曾经驶下了立交桥,由于撞击,他这辆凯迪拉克的车身也曾经残破不胜,一路上吸引了有数人的惊诧目光。

    迸发了这么大的变乱加上两条人命,不消说警方必定曾经出动,而自身假定还开着这辆破损显眼的凯迪拉克警方必定会很快找上自身。

    李宝塔将车开到一个偏远的小道,然后毫不犹疑泊车,给燕东来打了个电话,冗长陈说了一番状况,他如今要去找汪阳,自然不能让警方盯上,而燕东来在东海呼风唤雨,暂时延缓一下警方的举动应该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李少,你把地址通知我,然后车留下,你人分开,担忧,不会有什么费事。”即使听到又是两条人命的变乱,但燕东来的回复依然沉稳镇定,极具大枭风范。

    “稍后我把定位发过去。”

    李宝塔顿了下,轻声问道:“对了,燕老哥,汪阳在晨阳路贫贱园周围有没有什么居所?”

    马面的定位只能确定大致位置,不成以精准到几层几号房的境地,所以他需求燕东来的帮手。

    “你要去找汪阳?”

    燕东来清楚有些不测。

    李宝塔安静嗯了声。

    燕东来缄默了一下,“我马上让人去查,待会给你音讯。”

    李宝塔挂断电话,把定位发了过去,随即下车,武断的把才买不久的凯迪拉克给遗弃在路边。